南皇记第二百三十八章,尘封(第一卷大结局)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百三十八章,尘封(第一卷大结局)

小说:南皇记 作者:南城岛主 更新时间:2017-12-31 14:02 字数:4102
  “谨遵国主之令,尔等誓死护国”  青云皇室众老祖齐声吼道,如平地惊雷,响遍了青云皇城的每一个角落,为臣民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只是东方雄自己无论如何也吃不下去,因为他知道,自己这十万禁军根本无法抵挡御兽国那百万灵兽骑,光是对面的一个最强老祖,自己这边就无人能敌,因为东方野与另外几个最强的老祖都已经去追杀南城了。  一念至此,东方雄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难道这是事先预谋好的?青云国不会凭空出现一个天赋绝伦的天才,这等千古之资怎能随便出现?  东方雄曾经查过南城,他在去凌云宗之前的经历几乎空白,乃是一个家破人亡的凡人。  试问一个凡人,能在短短三年多的时间达到混元境九重,问鼎乾元境?可如果这时御兽国安排好的话,一切就能解释通了。  先给南城制造一个假身份,然后一步步名动青云国,让南城率领百兽去灭掉燕王府,引出那些皇室老祖,再趁着这个空隙来进攻青云皇城。  这样一来,一切都合情合理,都水落石出了。  东方雄不由得苦笑一声,对天在心中问道,难道我要沦为亡国之君吗?  为何敌军对自己知根知底?为何会选在这个时机冒犯?自己身边到底出了多少叛徒?青云国内到底被安排了多少御兽国的势力?  想到这些,东方雄深感失败,作为国君的失败。  可是他猜错了,也怪不得他猜错了,毕竟南城那百兽,除了御兽国能有能力召唤来,又能有哪些势力做到呢?  “报!国主,皇城之内突然出现了数千名黑袍杀手,都是暗影阁的人,正在屠杀一些王公贵族,城内人心惶惶,都闭门不出!”  一名将士冲了上来报告道,东方雄听后心一沉,心中懊悔万分。  原来暗影阁竟然是御兽国安排的势力!为何自己之前就不能下定决心铲除,在这种危急关头出来搅乱人心,真是独招啊!  “有…坤元境强者吗?”东方雄颤抖着声音问道。  “没有,但是有一批乾元境高手”  “去吧,召集皇室高手,灭个干净,越快越好!”  “遵命!”  东方雄一声长叹,如今他身边没有一个真正的高手,十万禁军守在城楼上,可是士气却低沉得吓人。  然而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桂花香,淡雅的幽香,竟然平定了些许东方雄的心神。  “爱妃,你说,朕是要亡国了吗?”  东方雄没有转头,悠然长问。  “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那桂花香味的主人,集万千宠爱于一人的桂花娘娘幽幽回答到,清冷的声音让空气都凉了几分。  东方雄苦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的那一刹那,一柄匕首泛着幽冷的寒光,刺进了他的皮肉,穿透了他的胸膛。  血液顺着匕首流血,他的生机不断消逝,他的全身灵力与精血都被匕首吞噬着,他就像是刀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一代君王,最后竟要亡在自己的爱妃手里!  桂花冷艳的唇边挂着一抹弧度,然后扑入了东方雄的,怀里,像是在拥抱他。  可她右手握着的那把匕首,也是一把禁器,一把可禁锢人灵力,夺取人精血,灭绝人生机的禁器。  而她的左手,纤细的手指在东方雄的后背上游离着,那锋利的指甲也刺入了他的后背,鲜血淋漓。  “为…为什么?你,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最…受宠…的也是你…”  东方雄无力的念道,不甘之火在他的心头熊熊燃烧。  “为什么?十年前我进宫的时候,你就答应过我,只要我进宫,绝对不会碰我的身子,为了不让那两兄弟反目成仇,我答应了你,可你呢?”  “我清白已毁,这十年来,我日日夜夜愧对他们,每当你在我的肉体上凌辱时,我真的想将你千刀万剐,终于啊,机会来了,你还是死在了我的手中”  “告诉你吧,不仅仅是暗影阁,就连百花谷和青莲门,都已经投靠御兽国了,你啊,只能是亡国之君”  清冷的声音中,满是悲凉,却又透出无尽的恨意,那握着匕首的右手,也不禁用力了几分,指甲入肉,鲜血淋漓。  东方雄笑了,听到了他在人世间的最后几句话,带着不甘的笑容去了…  也好,什么国主,什么慈父,都随它去吧,我解脱了…  至此,两行清泪自桂花眼中喷洒而出,花了妆容,毁了胭脂,一代绝世美人,花容月貌,葬送在这深宫里。那绝世里容颜里也带着一丝解脱,然后她薄唇请抿,咬破了牙齿中藏着的剧毒…  也好,什么红颜知己,什么万千宠爱,都烟消云散吧。  东方宏,你要好好活着…  东方宇啊,我来找你了…  两人紧紧相拥着,一个是君王,一个是宠妃,究竟是谁害了谁,又是谁杀了谁,没人说得清。  一旁的将士们都不忍直视,只当是情深意重之景。  君王哪里能有什么情深义重?不过是权力的游戏而已。  许久,将士们才发现端倪,哀嚎着将国主逝去的消息传遍了全城。  那些正在天空之中迎战的老祖全都哀嚎不断,身上不断挂彩,十万禁军齐哭,哀鸿遍野。  青云国,真的要亡了吗?  无数的铁箭从城墙上射下来,百万灵兽骑冲刺着撞向青云皇城的城门,这是人间的大战,注定血流成河,尸骨成山。  杀戮和死亡不断上演,仿佛世界末日般的画面压在青云皇城内所有人的心头,若是城破,在御兽国灵兽骑的践踏下,青云皇城将浮尸百万,屠杀殆尽。  远方几道老者的身影如闪电般敢来,遥遥就传来一声怒吼。  “御兽国的贼子们,你们好大的狗胆”  听闻此言,御兽国为首的老祖狂笑不止,立于天穹之上,喝道。  “东方野,你终于来了!就让我们这对宿敌今天进行最后一战吧!”  “杀!”  刀光剑影,虚空震荡,一切都仿佛只是一副画面,在这片大地上上演。  百万大军,半步封皇境,杀戮,死亡,悲壮…仿佛没有什么词语可以形容这样的场景。  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飘荡出去很远,这里是人间地狱,权力与欲望的作品,利益与地盘的争斗,最原始的兽性的爆发…  “轰!”  突然神塔浮现,立于苍穹之上,塔身浮在青云皇城之上,巨大的投影遮天蔽日,无论在青云国的哪一个角落都能清楚的看到。  这是青云祖皇名动大陆的灵器,代他守护青云已经万载有余,今日,终究是又在危难时刻出来护国了。  此塔一出,刀剑全停。  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呆呆的仰望着这座震撼人心的神塔。  一塔震天下!  东方野最先反应过来,狂笑不止,战意盎然,青云臣民也是尽数狂呼。  “伟大的祖皇啊,多谢你留下护国的神塔”  “神塔震世,青云有救啊”  “御兽国的贼子们,神塔会制裁你们的!”  “接受神塔的毁灭吧”  从路边的乞丐,到皇室的老祖,无不狂呼,一边祷告,一边怒嚎。  御兽国的百万灵兽骑被震慑住了,可那些老祖们却是意料之中。他们有备而来,自然不会忽略青云国的护国之器。  一方大印从他们手中浮现,然后越来越大,像是高耸的山峰般令人仰望,与阴阳塔隔空对峙。  那是一方刻上了百兽的大印,龙腾虎跃,熊咆鸾鸣…皆是栩栩如生。  同样投放出遮天蔽日的虚影,与阴阳塔分庭抗礼,天地万物,仿佛就只剩下了,一方大印,一座神塔。  东方野面色如土,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下来,他知道,那是御兽国的护国大印,并不输于阴阳塔,只是没料到他们竟然能控制那方大印,随身携带,那可是王阶灵器,有了器灵啊…  “御兽国百万大军,给我践踏青云!”  “青云男儿,死战到底!”  …  …  …  恍惚间,一方巨大的大印在半空中与阴阳塔分庭抗礼,光是气势的对抗就让南城感到心悸。  南城的视线逐渐模糊起来,他听到了脚步声,渐渐逼近,他没有力气去睁开眼睛看看是谁了,他只想沉睡,因为他很累很累…  “南城兄,当日你救我一次,今日我来偿还了”  熟悉的声音传来,南城却想不起是谁,然后他那最后的防备消失殆尽,陷入了昏睡。  “唉”  来人是名年轻的男子,身着青衣,轻轻叹了口气,然后一手浮现一朵青莲,沉沉浮浮,飞到了南城的天灵盖之上,延续着他的生机。  “南城兄,我该怎么救你?全身经脉寸断,五脏六腑异位,灵湖破碎,魂海震荡…这伤势,唉,就算能活下来也只能是凡人一个了,唉”  又是一声叹息,这男子自言自语,却不料身后无声无息出现了几位女子。  为首那位,手持盘龙杖,头戴凤冠,额头两侧是两个金色的小角,眉心处一点鲜红的朱砂痣。生得一绝世容颜,五官晶莹剔透,无可挑剔,一股高贵而又雍华的气质能让众生臣服。  另外两位,身穿七色霓裳袍,像极了仙界的仙子,不染人间烟火。  “公子,我来了”  为首那女子情不自禁的喃喃道。  “谁?!”  那青衣男子刚回头,就被一道七彩光束给打晕了。  然后那少女玉手一挥,南城的身体自土坑中浮起,头顶那两株青莲随之破碎。  “你待公子还不错,竟然动用你的本命青莲为他疗伤,既然如此,就送他一场造化吧”  少女轻声细语,瞟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青衣男子,望向南城的眼神中满是柔情。  “好,救我凤族的姑爷,自然要感谢感谢,只是如今我们该如何救姑爷,他现在可没办法支撑到我们回凤族啊”  少女身后的女子说道,有些小心翼翼,怕让少女伤心。  “去葬龙渊吧,我父皇那里有强大的禁制,与世隔绝,况且父皇跟我说过,葬龙渊底埋有一块鸿蒙元石,将他尘封其中,数十载后,便可重生”  “什么?龙皇的葬处有鸿蒙元石,难不成姑爷他是…”  “鸿蒙圣体!”  “真不愧是我凤族的姑爷啊”  “还不是呢,别乱叫”  “哟,圣女这是害羞啦”  “懒得跟你们贫嘴,我去见他一面,不然下一次就得等到几十年后了”  “去吧去吧,虽说修炼无岁月,几十年并不长,但是对于恩爱的小夫妻来说,那就是度日如年啊”  “……”  南城魂海内,三岁左右的魂童坐在魂海中心的小岛上,像是一艘在海洋中航行的帆船,颠簸不断。  突然,一名绝美的少女来到了这片魂海之上,然后降落在了中心的小岛上,玉手一挥,七彩霞光就平定了震荡的魂海,风平浪静。  魂童突然睁开眼,有点婴儿肥的脸上满是好奇的望着周围,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倩影,不禁呼唤道。  “阿楚~你怎么来了”  少女灿烂一笑,那股高贵得不可近身的气质荡然无存,清泉流淌般的秒声传来。  “前段时间做了个梦,梦到公子有难,我就来了”  魂童,也就是大约三岁左右的小南城听了后不停的傻笑,迈着小短腿朝着阿楚奔去。  “阿楚,我想死你啦,可是我还没去找你,你就来找我了,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没有啊,公子只要没有忘了我就好”  “怎么会…诶,阿楚,你怎么这么高,快蹲下来”  三岁的南城不过才到阿楚的膝盖,不禁嘟嘴道。  阿楚闻言后俏皮一笑,蹲了下来,可是,依旧还需要南城去仰望。  看着满脸黑线一言不发的南城,阿楚俏皮一笑,撅了撅南城肉嘟嘟的小脸,道。  “公子啊,你还真是可爱呢”  “……”  “好啦,笑一个?”  “不,除非你帮我做件事”  “好好好,公子请说”  “我储物戒里有一朵冰神花,配合我体内的炎帝之血就能去救北栀了,她救了我一命,我得还给她的,你帮我去盘龙山脉寻她吧”  “嗯好,公子的恩人就是我的恩人,何况北栀姐姐待我也很好,我一定会救活她的,公子放心吧”  “好,我还有一件事”  “公子你说吧”  “亲我一下”  “……”  “快亲!”  “mua~”  (全书完)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salon365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南皇记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