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是白首第五十六章 你的爱,太卑微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十六章 你的爱,太卑微

小说:却是白首 作者:悦乔人 更新时间:2018-02-13 15:47 字数:2699
  “哟,大公子,这是怎么了呢?让奴家来侍奉你吧!”一女子搂着他的肩膀,弯腰在他耳边轻言细语,庸俗的脂粉味喷他脸上,唐逸厌恶地说了句滚。

  奚雪身上就只有兰花一般淡淡的清香………该死他怎么又在想她?

  周围的女子一哄而散,只留下了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不言不语。

  “你怎么还不滚?”唐逸皱着眉。

  “大公子好像很不开心,有什么伤心的事和我说说吧。”女子温声细语,气若幽兰。

  唐逸冷笑一声:“风尘女子,凭你也配?”

  那女子听了这羞辱的话也不恼,只是淡淡地反问道:“大公子现在不就是来找风尘女子的吗?且小女子卖艺不卖身,也并无不妥。”

  唐逸扫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只是又闷了一口酒。

  她取出琴,唐逸喝酒她便为他抚琴。琴声悠缓,仿佛能让人忘记烦恼。后来唐逸趴倒在桌子上,似乎睡着了。那女子等了很久也不见唐逸有动作,她起身走到唐逸身边,静静地盯着他的眉宇。

  她将他扶起。伸手去解他的衣服,唐逸迷迷糊糊地嘟囔了一句:“奚雪……”,那女子手一滞,又继续解他衣服。

  外袍,腰带,里衣……

  唐逸忽然将她拉进怀里,她贴着他的胸膛,浑身滚烫。她挣扎着,从怀里摸出一个药瓶,将其中所有的粉末倒进酒杯里,端到唐逸嘴边。

  “奚雪……”

  “是我,乖,喝了它。”

  “奚雪,嫁给我好不好……”

  “好,你喝了我就嫁给你。”

  唐逸听话地将杯里的酒喝了一半,那女子将剩下的一半饮尽,然后想将唐逸扶起来,唐逸却如死猪一般不肯动弹。

  “乖,起来……”她试图去拉唐逸,唐逸却突然把她压在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你给我喝了什么?”

  他居然还清醒着?那他为什么要喝这不明不白的东西?

  “酒啊……”女子笑笑,试图掩饰过去。

  唐逸捏住她的脖子,面无表情地盯着她,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我给你喝了什么,你马上就能知道了……”

  唐逸一愣,突然觉得身体燥热起来,他羞恼地站起,厌恶地瞪着她。他堂堂唐门大公子,早就身试百毒,没想到今天居然中了媚药,还是市井上最低劣的那种。

  女子的药效也开始发作,她双颊潮红,狼狈地坐起。

  “你就这么想嫁进唐门?”唐逸扫了她一眼,身子又燥热了几分。那女子身姿窈窕玲珑,酥xiong半掩,竟也有几分姿色。

  女子点点头,扭了扭身子,按捺住自己想要扑上去的心情。在唐逸眼里,却是赤果果的勾引。

  他上前一步将她从地上拽起来,粗暴地撕扯掉她的衣服,恶狠狠地说:“那我就成全你!”

  他在她肩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女子闷哼一声,没有说话。他蹂躏着她,在她身上掐出了一块块青紫,突如其来的进入让女子被疼哭了,向他求饶,唐逸却充耳不闻,反倒加快了动作,和着爱昧的痕迹一室旖旎。

  唐逸第二天一醒来就后悔了,这样一来他和奚雪之间就真得无法挽回了。他起身打算下床,被正巧醒来的女子一把拉住。

  “我不会娶你为妻,最多只给你个侍妾。你若还想进唐门,马上起身和我走。”唐逸掰开她的手,冰冷地说道。以前他说话最多只是没有感情,有些木讷,这还是第一次看出他的冷漠与隔阂。

  女子忍住浑身的酸痛连忙穿衣服,规矩地站在他后面,咬紧了唇,一言不语。

  唐逸也穿戴好,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跨步走出去。

  要他娶这样一个女人?笑话,他连她名字都不知道,她是卑贱的风尘女子,来历不明还给他下药,就这点心机已经无可饶恕。他带她回府不过是履行昨晚所答应的。

  “带她去西厢房。”唐逸对一个家丁吩咐道,西厢房离他住的地方最远,估计以后就不怎么会看见她了。

  唐逸洗了个澡走到奚雪门口,犹豫了一下推开门发现奚雪正在睡觉,便没有叫醒她,静静地看了一会直到装睡的奚雪快要憋不住了才离开,把他安排的“照顾”奚雪的丫鬟叫了出去。

  “她出去过么?”

  “回公子,没有。”

  “有人来过么?”

  “没有。哦不对,有一只狐狸来了。”

  狐狸?哦他想起来了,好像是叫小循来着。算了,还是让它进去吧。免得奚雪在里面无聊想不开。

  “她有好好吃饭吗?”

  “刚开始不吃,吵着要见公子,那只狐狸进去后就开始吃了。”

  “她见我做什么?”

  “奴婢不知。”

  唐逸点点头,又对她说:“这是未来夫人,好生照顾。除了不让她出去和不让人进去以外,她的要求尽管满足。”

  “奴婢知晓。”

  “去吧。”唐逸目送着她进屋,透过房门的缝隙可以看见奚雪躺在床上的背影,他心一痛。

  话说回到小循进屋的那一刻。奚雪已经一天没有出现了,君清等人有些担心,于是跑到她住的地方来找,可是还没进院子就被拦了下来。

  “大夫人和大公子马上要成亲了,公子有令,成婚之前任何人不得见夫人,怕不吉利。”

  这有什么不吉利的?成亲?唐逸那家伙不是喜欢奚雪吗?难道……众人一惊,忙问道:“请问夫人是……”

  “我等如何得知公子和夫人的事情?只听说夫人姓却,不是本地人士。”

  君清和凭凌等人面面相觑,这大夫人分明就是奚雪。可是他们怎么会结婚了?

  “我们是夫人的朋友,让我们见见她吧。”礼陆塞了一锭银子在那侍卫手上,侍卫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将银子如烫手山芋一般丢回给礼陆。

  “大公子专门说了,那些自称是朋友和哥哥的人更不能见。”

  “……”

  小循趁众人不注意赶紧往里面溜,却被其他侍卫撵了出来。小循在那侍卫脚边蹭了蹭,又在地上打滚,各种卖萌讨好,惹得众人哈哈大笑,君清几人不是熟知它的真面目都快被它骗了。

  “这是夫人的宠物,一天没吃东西了,让它进去吧,”君清看侍卫有些动容,急忙说到,“施主看它那么可怜,又只是只宠物,大公子不会怪罪的。”

  侍卫犹豫了一下,小循趁机学猫喵喵叫了两声,不像猫也不像狐狸,逗得侍卫心情十分愉悦,于是点头同意让小循进去。

  小循每每想起那出卖色相的一刻只觉得整个孤生都绝望了,它堂堂狐王见自己主人居然还要几个人类同意,说出去它的狐族子孙不知道会怎么嘲笑它。

  “公子,二公子找你。”一个家丁前来通报。

  唐隐找他?怕是看他笑话吧。唐逸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向东苑,老远就看见唐隐等在门口。

  “大哥。”唐隐笑了笑,将他带到书房,神秘兮兮地关上门。

  唐逸不想和他废话,静静地站在屋子中间,不耐烦地问道:“说罢,找我什么事?”

  “大哥先看看这是谁?”唐隐指向书房内的一个床榻上,上面被绑了一个略显狼狈的人。

  唐逸看清是谁后连忙上去想给她松绑,被唐隐拦了下来。他怒斥道:“你疯了?绑嫣墨做什么?”

  那个人正是去历练的嫣墨。此刻她被绑在床上,塞住了嘴,动弹不得。看见唐隐来,只能呜呜地挣扎。

  “你不是想娶奚雪吗?现在佟嫣墨和却奚落的命都在你手里,还怕她不肯就范?”唐隐微笑着,笑容中有一丝疯狂。

  唐逸抬手扇了他一巴掌,恨铁不成钢地说:“我虽这么威胁过奚雪,可从未想过要这么做。你是唐门的人,行事怎么可以如此狠毒?”

  “那你还希望她自己留下来吗?却奚落一醒,她肯定会马不停蹄地离开。那时候你怎么办?祈求她不要走?”唐隐揉了揉脸,亦提高了音量,嘲讽地看着唐逸,“你现在将她囚禁起来和我所做的事情有什么不同?不都是威胁她?你的爱,太卑微。”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salon365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却是白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