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有客第0141章 延续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141章 延续

小说:江湖有客 作者:说白 更新时间:2018-01-13 23:42 字数:4041
  朝廷上的风波最终是没有能够影响到此时在家中的江有鱼,而江有鱼本人也是看着眼前的宁负卿,而这么一个宁负卿在很多时候是想要去打开远门的。  这已然是临近寒冬的大宁皇城,此时已然是出口就是扑面的冷气了,而这个冷气是让人江有鱼清晨就是多了一份的清醒。  宁负卿是看着眼前的江有鱼,此时那朝廷之中风波还未进入这渊亲王府中,而在这渊亲王府别院之中,已然是多了一些别有含义的风言是流传了。但,这些的风言最终是被宁负卿是压制的很好,更多的却是渊亲王府之外是多了那一份波动的。  江有鱼是看着眼前的宁负卿,可以是看的出来,宁负卿的气色其实不是很好的。这现如今的渊亲王府还是有些的烦心事是让宁负卿是深感操劳的,但这么一份的操劳在很多时候却是没有那么一份办法避免的。  不过,若仅仅是一些渊亲王府的杂事,倒也是不至于让宁负卿是这样的。所以,江有鱼是开口问道,“这些天府中的情况是如何呢?可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是发生吗?总归是十七八的年纪,总是要多笑笑的。”  江有鱼并不是一个会安慰别人的人呢,正式因为如此的,在这宁负卿这里是多了了几分的笑意,而这么一份笑意是很容易也简单让江有鱼是感到一份淡淡的温情。的确,在这时候,虽然这两人之间仍旧是没有任何的一份真挚的感情,也仅仅是在于一些表面的形式是做过一定的形式。但,或许是经过这么一顿时间的磨合,这两人之间是不知不觉是多出一份情愫的。这么一份的情愫,是让江有鱼心中是多出了几分的波动。  “没什么的,不过是府中有些杂言的,所以啊,倒也是没有什么的。”宁负卿看着江有鱼,那眼中是带着一份笑意,又是和江有鱼说了几句,随后就是离开了。正式入冬了,这渊亲王府的杂事依旧是很多的,那每一件事情或多或少都是需要宁负卿去处理的。  眼看着宁负卿是走到那个院门,那眼看是要出门的,随后是就是转头是看着江有鱼的,“若是夫君无事的话,倒也是不用出门的。总是在那南院是忙,总该是要稍稍的抽点时间歇息的。”  江有鱼是摸不清宁负卿这话中的意思,而这他今日倒是真的不准备出去的。江有鱼当然是能够预估那些外界的风波的。江有鱼不是傻子,他知道这些事情最终是为了他身下这个位子来的。这大宁皇城果然是不简单的,自己才是坐上这个大宁南院院监位子的,而这个位子让他这么一个小小的没有一点根基的渊亲王府的姑爷是坐上去的。毕竟,这大宁诸多的势力是没有一家是愿意让这个大宁的渊亲王府是坐上那个此时对于南院是最具强势位子。  这个位子对于很多人而言,无疑是能够让这些大宁皇城的诸多势力是值得耗费心力是去争夺的。对于这些大宁的高手而言,那个南院的权势是他们现在最是需要的东西。而这南院对于这些大宁的朝臣而言,乃是一把悬在他们头上的双刃剑,而这双刃剑对于此事的大宁皇族而言,也定然是不愿意是让这个南院是继续的强大下去的。南院的院正已然是临近那武道巅峰的境界,而在这境界之下,若是此时的大宁帝君是突兀的想要拿下那个南院的执掌职权,怕是要在这大宁皇城是引出一份的不必要的风波的。  所以,这些的朝臣才是敢于在这朝堂之上是提出那诸多的响应,而这么一份的响应是在这最终却是不知为何被帝君给直接压下了。不过,这事情虽然是被帝君压下,但在这大宁的皇城之中却是隐隐是传出了诸多让人心惊留言的。  这世界上很多事情是并不一定要在这朝堂上处理的,起码在于这个大宁境内的诸多世家大族而言是如此的,也正是如此的,那一些有心的世家大族是准备了一份让人无奈的留言是出现的。  留言即便是对于一些超级的武道高手也是一份难以抵挡的攻击方式,而这个攻击方式无疑是对于这现在的南院是生出一份的难言的当头痛击。而这么一份的痛击,最终是让这南院的高手是认清了自己了。整个南院在这现如今的大宁而言,已然是有一些过分强大了。而这这过分的强大的东西,若是帝王不能完全的掌控,那只能是寄托整个大宁诸多势力是分封这个南院的庞大势力。  那寻常的大宁世家,便是那家主也不过是武道二品的强者,甚至那大宁的珏王殿下的势力,那个凌乘风也同样不过是近期刚刚突破那武道二品的,且这武道二品的修为还不算怎样的稳定。而观之这个大宁的南院,姬院正是一马当先的武道一品是不说的,就是这位姬院正的朋友那也是武道跨入一品的存在。当然,剩下在这大宁皇城的诸多提司也都是武道三品的巅峰,而更是在那外地不听宣调的提司那修为更是比起这大宁皇城的诸多提司是更是高出一个层次的。  所以,便是从这高手的层次,就是知晓这大宁是很强大的。而就是这么一份的很强大的南院是宛若利剑一般是悬在这诸多大宁世家的头顶,所以这些世家联合之后,那根本是不会给南院内部是任何的机会是执掌这现在南院的院监位置。  “罗泽,如今你总是要给出一份解释的。那个江有鱼自然不是那么符合我们大家心中的那个院监的最佳人选,但是你这样处理,是让我整个南院都是被动了。若是,此次咱们是能够得到这院监的位子那还是很好说的。不过,那朝堂上的信息是明摆诸多朝臣是不会把这南院的院监的位子是给到我们的。”说话的乃是这监司,这位大宁南院的监司是坐在一张轴色的摇椅上,那苍老的脸上是带着一份不悦,眼神是眯着看着身边的罗泽。  罗泽是这南院的老人,在这南院之中是颇有一份的威势,更是有着不少的执司是或明或暗的依附在这罗泽手下的。且,或许是因为这罗泽是在这大宁南院待得时间很长的,这南院的院正也是在很多方面是倚重这个罗泽的。所以,在这此事上,这位大宁的院监是选择了这位罗泽的。而这罗泽更是心狠的,为了那院监的位子竟然是把自己的儿子是作为这筹码的。  不过,便是这个罗泽与这位南院的监司是暗中筹谋的在多,这最终的朝堂之上的结果的却是让人很是难受的。那帝君根本是没有分裂这个南院的意思,且是听着帝君那话中是依旧信任那位院正姬行书的。而正是因为这样,监司大人才是找到这罗泽算是沟通的。  监司大人在于这件事上,算是半路出家的。这位监司大人也是不愿让这南院的院监的位子是放在这个渊亲王的姑爷的屁股下坐着的。所以,在这罗泽是找上了监司大人,监司大人是并未考虑太久就是同意了罗泽的计划了。  照着二人想来,这个罗泽是用自己的独子是作为引子,是首先把这罗泽提司本身是摘了出来。就是等那姬行书是归来,知晓此事也多半是要把精力是放在这南院其他的提司身上的。毕竟,他罗泽的独子都是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是牵扯到这事件之中,那若是院正在这处理这么一件事情的时候,还是盯着他罗泽那无疑是让人寒心的。而生了这么一件事情,可以说,这大宁的南院最是不能随意坏了的就人心。  这位南院的监司虽然是不愿意是看到眼前的江有鱼是继续坐在那个院监的位子,但是相比那诸多朝臣的想法,那还是不如继续的让这江有鱼是坐着的好。这位南院的监司进入这南院已然是二十余年的,便是这二十余年的生活,这南院早就是成了监司的生活的一个部分的。而这监司也是老了,自然是不希望自己的这生活了不知是多少年的南院是因为什么事情是生出变化的。  “监司,这事情总不会到这里就是结束的,那朝堂之上虽然是没有能够达到预期的效果,但是在这朝堂之下,整个大宁皇城的风言也会让帝君是不得不考虑这后续的事情。所以,我们现如今要做的就是等待的,当然,那后续的安排也是由明转暗罢了。”罗泽依旧是没有放弃的,这事情是到了这么一步他反而是没有办法抽身的。抛出自己的独子,那在于罗泽耗费的代价是不可谓不大的,但就是如此的,罗泽也是没有什么的把握是能够拿下这个南院的院监位子的。  变化依旧是继续的,而这么一份继续的变化在很多时候是不受别人的控制。包括是一手策划了整个局的督军梁半湖,在于他想来自己这么一个局应该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毕竟,无论是从哪一方面来说,这个大宁的那位帝君都是有很大的可能是站在自己这边的。这么一个想法,是在整个大宁的朝臣的思想之中都是想当然的。  南院发展到现在,只要这帝君是有一份的猜疑,就是应该朝着这个南院是之中是安插其他的势力,是坚决不能是让这大宁的南院是继续的铁板一块的。基于此,梁半湖是花费了不少的心力是策划了这么一个局。但此时这一个局更像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让梁半湖心中是多了一份怄火的。  南院是把他身后的势力是追的太紧,而那身后的势力又是给了江有鱼一份压力,而这么一份的压力最终是让梁半湖是面色再次是一狠的。他知道背后这个势力的行事手段,虽然这梁半湖是并不是惧怕这个势力,但多多少少却是要为这个梁家的后辈是考虑的。  而且,这此时的梁家的确是需要一份支持的,且这么一份的支持力度还是不能太小的。  那只能是按照这现有的计划是继续的走下去的,那些个言官团体还是能够再次的利用一下,而他梁半湖作为这督军,那便是有些事情做的过分了一些,也是依旧是有这么一份的底气的。  大宁的军队虽然是强大,但是自从那黑渊军是的统帅也就是那位大宁的渊亲王是突兀的失踪之后,那除却是几个大宁皇族是在保留一定的军队,那其余的军队却是多半是归于这位大宁督军的职权的范围之内。  而既然是这多数的军队是握在这督军的手中,那眼前这事情就是做的过分一些也自然是没有太大问题的。帝君总是要依赖他这位忠心的督军是执掌整个大宁的军伍。且,便是他梁半湖的独子被那江有鱼是砍掉一只手臂,那这么一个仇怨是夹带在这官场之上,出于一个盛怒的父亲,那就是这位大宁的帝君也是没有办法多说什么的。臣子自然是要忠心的,但这忠心并不是意味着臣子是要放弃所有的,所以这事情反而是成为梁半湖不依不饶的一个借口。  大宁的皇城之中乃是风起云涌的,这不知是因和原因,突兀的这整个大宁的诸多势力是再次把目光是落在那渊亲王府的别院之中。朝堂之上那帝君的给出的办法并不能够称之为办法的,那仅仅是追究当事人,这么一个处理办法是让绝大多数的大宁皇城势力都是不满的。  但这么个处理方式是帝君定下的基调,就是这大宁诸多的朝臣再是不满,那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的。只能是在暗中推波助澜,让一些风言风语是继续的流传在这大宁的皇城之中。  而此时,的确的是让江有鱼是感受到一份是来自整个皇城的风言。这么一份的风言自然是不会怎样的好听,多半是说帝君是为了补偿那位失踪的渊亲王才是默认这位什么都是不懂的江有鱼是进入南院的。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salon365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江湖有客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