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流水待君归第三十八章蛇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八章蛇

小说:暮色流水待君归 作者:谢言殇 更新时间:2017-10-12 00:00 字数:4045
  黎言之被风初满一句话堵得愣了半晌,闻言,挑眉十分诧异的样子,“你怎么还在这儿啊?”

  那人握刀的手抖了抖,脸色黑了一圈。

  他这么一个人站在这那么久,他问怎么站在这!

  想他也是孔梦城的将军,样貌也是俊美无双,功夫更是不差,走到哪里不是被人点头哈腰,何曾被这样忽视过。

  一时间怒意上涌,更多的是被忽略的尴尬愤愤,却不知手里的刀是出鞘还是不出鞘,脚步是走还是留!

  恰在这时,一个黑炮阴兵几乎是跑过来,声音不乏慌乱喊道:“将军!”

  将军微微不悦,蹙眉道:“何事如此慌张?”身姿挺拔站立,敛去了方才一身的尴尬怒意,又是一个领军作战的俊朗人物。一双眸子不威自怒地看着眼前跑来的阴兵。

  阴兵双股战战,声音有些发抖道:“刺客……刺客把人被劫走了!”

  将军不可置信失声:“什么?”

  “方才突然出现两个黑衣人……人已经逃了……”

  男子不由得怒喝道:“你们这群废物!”说着就甩袖而走!

  忽然想到什么,他的脚步停了下来,回头狠狠瞪着风初满和黎言之二人,眸中划过几分幽暗,当下冷哼,吩咐道:“把他两给我扔进水牢!”

  没见过阶下囚能这般优哉游哉的,那不慌不乱的模样真是碍眼!

  女子斜斜靠坐在椅上,一身红衣随意褶皱凌乱搭在身上,雪白的手捻着酒杯,一杯又一杯倾酒入喉。

  辛辣入喉,眸中一眶热泪晃了又晃,直到凉了,再也压不回去了,才缓缓自眼角滑落。

  不知饮了多久的酒,眼前已升起一抔炉火,温暖渐渐漫开。

  她盯着那炉火上焚烧的炭火,一簇簇的火苗蹿升,好似她的心在燃烧,可酒喝得再多,也还是抵不住心底的寒凉。

  他讽刺的笑,仿佛还在耳边,一声、一声、又一声回荡……

  男子伸手将她手里的酒杯夺走,劝解道:“姐姐,少喝些吧,酒多伤身。”

  他的声音带着几分阴柔,但男性特有的俊美一样不少,丹凤眉眼微微翘起,唇色有些暗沉,消瘦的脸,颇为俊美。

  那张脸与曲月离有五分相似。

  曲月离迷迷糊糊看向来人,眼睛虽然有些迷糊,头脑依旧十分清醒。她笑道:“是阿羡啊?”

  她轻轻靠在男子肩膀,安心地闭着眼睛,低声道:“阿羡,我……好累啊。”

  她眼窝处犹有泪痕,他伸出一指轻轻替她擦去眼角的泪,眼中全是疼惜,道:“姐姐,累了就靠着我睡一会吧。”

  她蝶翼般的睫毛轻轻颤动,似乎如何都无法安心浅眠,朱红的樱唇仍然散发着酒香,浅浅的呼吸一点一点打在他的侧脸,他的心快要停止了跳动。

  一双眸子渐渐暗沉下来,鬼使神差地想要咬住那朱唇,他头微微倾下。

  他想到什么,如遭电击,很快又抬起头,狠狠地闭上了双眼!

  她是姐姐,是他阿羡的姐姐。谁也不能亵渎的美好,他竟然对她起了这样的恶念……

  十几年来,他在深渊里挣扎中,唯一给予温暖的人。

  她缓缓睁开眸子,从他肩上起身,伸手抚上男子的脸,记忆里那般消瘦的少年,倒在死人堆里,冰冷的身躯如同死人一般,大家都说救不活,她不信,守在他身边七天七夜,终于从阎王爷那里讨回了他的命。如今,不知不觉竟也是如此俊美的男子……

  她欣慰一笑:“阿羡,在这世上,你是我唯一的亲人,姐姐希望你过得幸福快乐。”

  他意识到什么,急忙握住她的手,语气有些急,蹙眉道:“姐姐?”

  她抽回了手,唇角浅浅一笑,伸手直接拿起酒壶往嘴里倒了一口,方开口道:“过几日,让杨将军送你去离幽天居,我师傅那里好不好?”

  他的脸霎时变得难看起来,苍白了语气,问道:“姐姐是想把我送走吗?”

  她没有否认,只是别开眼,饮了一口凉酒,解释道:“孔梦城终究不是久留之地,况且……你也该有自己的人生,是时候娶个喜欢的姑娘,快快乐乐地过一生,不要像我……一辈子老得这么快……”

  她希望阿羡能幸福,能快乐,哪怕碌碌无为,像一个普通人那样就好了。不要像她,想要的得不到,苦苦纠缠之中不得解脱。

  她看了看自己依旧细白的手,还是那么美丽,可是却感觉已经过了一辈子。

  阿羡闻言蹭地站立起来,怒道:“不要!我才不要娶什么喜欢的姑娘,也不要离开姐姐,姐姐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如果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一辈子活那么久有什么意思!”

  说完这话,他立刻僵在那里,他的心思,他苦苦守候的,终于说出来了!姐姐知道了,她会怎么样,会不会觉得自己肮脏,会不会生气。

  不知道为什么,在他说完之后,心里突然舒服了很多,好像狠狠压着的一块巨石被他用力甩开了一样。

  心中既是期待,又有害怕。期待她明白,害怕她会生气。

  曲月离也闻言一愣,眸中的光一点点暗下去,伸手又灌了一口酒,半晌,道:“是啊,不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活那么久有什么意思……”

  看她这样子,阿羡心中一痛,他知道姐姐这又是想起了那个人!

  心中不由得波浪滔天,她没听出来,没看出来自己对她的感情,或者说她从来没有关心过。

  她心里,从来只有那个人!

  自己在她眼里,从来只是好弟弟的角色,虽然得她百般关心爱护。可是,他要的从来不是这些!

  他猛地伸手将她手里的酒壶夺过,朝地上摔个粉碎,魅惑的嗓音带着几分恼怒:“够了!”

  曲月离手里的酒被夺走,一时有些懵,不由皱眉嗔怒道:“阿羡?你疯了!”

  他丝毫不惧地对上她的眼睛,眸中带着几分红色,脸已经因为愤怒有些扭曲:“姐姐喜欢的是那个人对不对,那个顾星辰?那个被关在暗室的男人?”

  曲月离被人扒开往事,不由得脸色一白!如果刚刚是对弟弟不懂事的责怪,那么现在她真的恼了!

  她对顾星辰如何,顾星辰对她如何,在她心里是一根铁钉,别人提一句便是痛一分!“不关你的事!你下去吧!”

  阿羡依旧不依不饶,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继续道:“姐姐,他离开了你,抛弃了你,他根本就不爱你!也根本不值得你喜欢!”

  这些话像是刀子,一刀又一刀,捅进她的心里,流血不止!

  啪的一声脆响!

  曲月离气的胸口起伏,一张俏脸滑下两道清泪,手因为这一巴掌用力还在发麻的痛,她竟然伸手打了他!

  那苍白的脸上挂着红色的掌印,力道果真是不轻!

  她不可置信的回想,自己确确实实打了他,不由得头皮发麻,后悔不已。

  她失声喃喃道:“阿羡……”对不起。

  她走近几步,想去看看他脸上的伤,他后退了几步!眼中满满的不可置信、伤心、惊愕……

  杨恒不知何时站在门外,双手抱臂,脸上挂着惊讶很快隐去,揶揄笑道:“哟,你们姐弟两个这是演得什么好戏?”

  两人连眼神都没给他一个,更别提回答他了。

  阿羡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眼中不乏冰冷:“姐姐,你这是第一次打我,你以前从来都舍不得打我的!”

  曲月离后悔不矢,这样的阿羡是他没见过的,她知道,他定然是生气了!“阿羡,我……对不起……”

  阿羡沉默了半晌,再没说话,转身便离开。

  杨恒心里有些憋屈,抓了两刺客把他当空气不说,现在又被人当空气!他这存在感何时这么低了?

  阴暗的水牢里,水声不断响动,脏兮兮的水在漆黑的地底下分辨不出颜色,但能闻到血腥气和其他夹杂着的臭味,直往口鼻里面灌。

  黎言之在一旁水里窜来窜去,出水时手里便是一条花蛇,手指用力便已经死了。“阿满,你别害怕,我帮你把它们都杀了就是!”

  风初满躲在铁牢的一角,头顶是铁网封住,四周是石墙,光线暗沉,目光视物很不方便。

  她从来都天不怕地不怕,若说有什么是害怕的,那只有两样,一样是……师傅,另一样便是蛇!

  只要看到蛇,她这腿脚就不像自己的,软的走不动道。

  偏生,那个将军竟然心思这样可恶,往这水牢里投放了三十条蛇,花色不一,有毒无毒都是掺杂着。他临走时还可恶地笑道:“看你们闲得无聊,既然有时间打情骂俏,那捉蛇玩玩也不错!不用谢我,我一向喜欢做好人。”

  风初满死死咬牙!他大爷!

  铁牢里一股香味若有若无,风初满透过铁网看到微弱的灯光,冒出缕缕青烟,想来这里一早就是为了关押而准备的,刻意在等里放了迷香,才使得她现在四肢无力!

  要不是现在内力全无,手脚无力,也不至于如此被动。

  捉蛇这项运动,如今算是全权交给黎言之了。

  她靠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牙齿不知道是吓得还是冷的,哆嗦道:“黎言之,你……你最好能保证我们活着回去,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都这样了,还不忘威胁人。

  若是不能回去,又怎么不放过他?

  她吓得已经是手足无措,思绪混乱了。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黎言之笑了笑,又逮住一条蛇,捏死!

  风初满看到那蛇上一秒吐着星子,下一秒就软趴趴的在他手里,咚的一声被扔进水里。

  她感觉那被捏死的是她的心一样!

  突然,她感觉腿间好像有什么动了动,水下本就凉凉的,不知道有什么鬼动了动!

  整个人都僵了!像一座雕像一样一动也不敢动!

  她吓得都快要哭出来了,一动也不敢动,带着哭腔低声道:“黎言之,救命!有蛇……在我腿上……”

  黎言之见她那副模样,险些笑出声,平日里总是清清冷冷的样子,天地万物不能使她畏惧半分,如今,竟因为一条蛇吓得如此胆寒。

  不是没见过她有慌张的时候。

  起码,不会像现在这样明显。

  小脸煞白,哆嗦的嘴唇,明明畏惧极了,却因为害怕而极力隐忍。

  他似乎,又回到了从前,小女孩也是这样在花田里惊慌失措地看着他,喊着阿聂救我!

  夕阳里,那条蛇盘亘成饼状的檀香,一双冰凌做的眼睛,终究也是将他吓了一跳。

  他就像现在这样,将她拦腰扛起,一路在花田里狂奔,拂开两岸的花色,一片一片的花瓣随着秋风飞舞,粘在他们的衣服上,头发上。

  时光,仿佛从未远离……

  黎言之从水里将那“蛇”捞到手里一看!顿时哭笑不得,将她从肩上一转变成了拦腰抱着,风初满连忙勾住他的脖子,不肯松动半分。

  他扬了扬手上的东西,笑道:“一根绳子也能将你吓成这样,越来越没有出息了。”

  风初满一看,果然是一根麻绳,弯弯扭扭的模样在水里肯定是被搅动而碰到了自己,让自己以为是蛇。

  想起刚才自己失态的样子,的确有些……丢人。

  风初满却不肯承认,不由得哼道:“你……你得意什么?我就不信,这世上就没你怕的事物!”

  他轻声一笑:“当然有。”

  风初满眼睛一亮:“什么?”快说来,让她乐呵乐呵!

  他半是认真,从嘴里吐出一个字:“你。”

  风初满闻言一愣,先是划过一丝红霞,很快正色嗔道:“黎言之,我们能不能好好说话!”

  “我们这样只怕也没办法好好说话,不然我把你放下来!我们再好好说。”他眼神示意了一下,手臂似乎真的要松开。

  风初满脸色一白,手臂勾的更紧了!“不要!”笑话,把她放下去被蛇咬!

  只听他在耳边失笑,风初满这才觉得自己被耍了!不由得又气又怒,伸手掐了一下他的肩。

  只听他嘶了一声,脸色好像因为疼痛而微微泛白,一双好看的眉毛轻轻地蹙起。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salon365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暮色流水待君归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