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的江湖第二十七章 杀人之剑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七章 杀人之剑

小说:杀手的江湖 作者:张空空 更新时间:2017-06-19 23:30 字数:3964
  二人身上并没有行囊,一袖盈香没有进家门,径直往山南去了,张思袁紧紧跟在他身后,二人走了片刻,流水声越来越大,转过前面的一块巨石,一帘五丈长的瀑布倒挂而下,冲击着底下的一块巨石,水花四溅,在地面汇聚成溪流,蜿蜒向山下流淌着,几块石头挡住了张思袁的视线,他就此失去了流水的踪迹。  一袖盈香指着瀑布下的那块巨石说道:“日后你便去那块巨石上练剑。”  那块巨石很大,瀑布只不过占据了它的三分之一,还有三分之二露在外面,像一个巨大的磨盘翻倒在这里,上面倒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平台。张思袁有些疑惑,在上面练的哪门子剑?他问道:“在上面怎么练剑?”  一袖盈香道:“瀑布流下来,到了巨石处足有几百斤的力,你每日拿着剑对着水幕刺,日子久了,剑术自然见长。”  刺瀑布?张思袁还没想明白刺瀑布与练剑有什么关系。他还在苦思之时,一袖盈香已经纵身上了巨石,他缓缓抽出剑来,一剑平平刺入水幕中,视从高处掉下来的流水于无物,张思袁不由瞪大了眼睛,剑身虽然不过一寸宽,但这样刺入瀑布中还是会受到很大的力的,一袖盈香就这么刺了进去,他拿剑的手没有丝毫颤抖,甚至连剑都没有没瀑布砸弯些许。  一袖盈香收了剑,跃下巨石,对张思袁说道:“瀑布流下来,力道虽然极大,不过水幕并非处处均匀,总有些地方稀薄,你持剑打水幕稀薄的地方刺进去,便不会受到多大的阻力。你哪日能够如我方才一样,剑四平八稳地刺进去,我这一身剑术便已经学到八成了。”  张思袁突然明白一袖盈香使剑的时候总是剑身横着刺了,这是日日对着瀑布练剑养成的习惯。至于为什么要对着瀑布练剑,目的不外乎三个,其一,瀑布的冲击力很大,借此可以锻炼臂力;第二,水幕薄厚不均,打稀薄的地方刺轻松一些,这是锻炼观察能力,换句话说,也就是提高寻找破绽的能力;其三,大自然的流水蕴含着自然之力,对着瀑布练剑,可以使得剑法刚柔并济,在得到刚猛的剑法路子时,亦蕴含水的柔和之力。  如此练就的剑法,也难怪一袖盈香杀人往往只需要一剑了,不论武力高低,一旦动起手来,或多或少都会有破绽露出来,一袖盈香的剑专攻敌人的破绽,又有几人能够防住?  正当张思袁还在为一袖盈香练剑的法子震惊时,一袖盈香又叹道:“我这剑法虽然不俗,不过始终是走了剑招的路子,对于内力的提升并不大,你若想凭此在十年内练就半甲子功力,只怕难于登天。”  这番话如一盆冷水将张思袁从头浇到尾,彻底将他浇醒了。是啊,我的小命还没抱住呢,现在还不是乐的时候,张思袁虽然知晓十年时间练就半甲子功力对他来说根本没多大希望,但他对活着的渴望将这一线希望放得无限大。而十年时间练就半甲子功力,也成了张思袁背后的鞭子,日日督促着他刻苦练剑,他可不敢大意,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之前孤身一人的时候,他不想死去,如今又认识了些人,他就更想活下来了。  自打这日之后,张思袁每日早早便来到瀑布之下练剑,这个看似简单的动作,对现在的他来说难度并不比杀人来的简单,他一连刺了三个月,手里的剑还没有一次能够在瀑布的冲击下平稳的刺进去一秒,这多少让他有些沮丧,一袖盈香也没打算好好安慰他,只是站在瀑布下方看着他练剑,张思袁向他投来委屈的目光时,一袖盈香只是用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看着张思袁,张思袁只好转身苦练。  这简简单单的一刺,张思袁第一次练得时候,方才半个时辰便抬不起胳膊来了,一袖盈香有心让他休息休息,张思袁却是板着脸苦练,后来一袖盈香见他胳膊快废了,强行让他停了下来,即便如此,他也休息了十天方才恢复过来,打这次以后,张思袁再不敢过度训练了,若是练垮了身子,用来休息的时间可比这多练几分钟的时间长多了。  张思袁用来练剑的剑,不过是一袖盈香给他削的木剑罢了。三个月功夫,木剑便被他弄折了五柄,一袖盈香似乎早已经料到了这种局面,一口气给他准备了十几柄木剑,倒是还可以供应他折腾几日。  三个月一到,一袖盈香便动身去找孟铁匠,张思袁则留在此处练剑。十年寿命已经减了三个月,他倍加珍惜余下的时光。  当一袖盈香到孟铁匠家里的时候,孟铁匠从墙上取下了一把剑,说道:“前几日便打好了,你看看如何?”  一袖盈香接过剑,看也不看便道:“能杀人的剑,都是好剑。”  孟铁匠打趣道:“杀人的可不是剑,而是人心,你若是不欲杀人,剑又如何杀得了人?”  一袖盈香岔开了话题,问道:“我请你打听的事情如何了?”  孟铁匠收了笑容,说道:“打听到些事情,只是没有找到她的下落。”  二人相识了几十年了,一袖盈香知道孟铁匠的脾气,没有用的废话他不会多说半个字,所以他问道:“什么事情?”  “毒娘子的来历。”孟铁匠接着说道:“毒娘子的确是五毒教的人,而且在五毒教地位不低,她娘是五毒教的大长老,在五毒教的地位仅次于教主,教内的《五毒经》就在她手里,五毒教教主忌惮大长老,五年前设计除掉了大长老,毒娘子偷了《五毒经》逃了出来,五毒教害死了她娘亲,如今她只怕对五毒教恨之入骨,一心想着为母报仇。”  一袖盈香不太在意这些江湖恩怨,他关注的是《五毒经》在谁的手里,“这么说来,如今除了毒娘子,没人会《五毒经》?”  孟铁匠轻轻颔首,承认了这一事实。如此一来,张思袁想要除掉体内的蛊虫,似乎只有苦练出半甲子功力方可了。  炉子里的火焰噼里啪啦地冒着,一袖盈香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足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孟铁匠则是打量着自己打造出来的剑,他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全然看不出来他对自己打造的剑是满意还是不满。过了一阵,火焰突然一下子冒的很高,打断了一袖盈香的思绪,他起身说道:“继续打听,有什么消息及时通知我。”  一袖盈香回来的时候,张思袁还在巨石上对着瀑布一剑一剑的刺,他专注于手里的剑和眼前的流水,以至于直至练得手臂酸麻,打算休息一番时才发现一袖盈香已经回来了。他转身看到一袖盈香时,被吓了一跳,不过在看到一袖盈香手里拿着的剑时,惊吓瞬间转换成了惊喜,他雀跃道:“前辈,你回来了。”想了许久,他还是没有想到如何称呼一袖盈香,于是又重新以前辈相称。  一袖盈香也懒得提醒了,他挥了挥手里的那把剑,说道:“这是你的剑,下来看看?”  张思袁跳下了巨石,从他手里接过了那把剑。  这把剑给他的第一感觉是沉重。张思袁还未满十一岁,力气毕竟有限,这把适合成年人用的剑对他来说还是有些沉了。他蹙眉道:“有些重。”  一袖盈香道:“这把剑是成人用的,你现在拿着当然重了。你且背着这把剑,平日里就用木剑练习,等哪日你习惯了他的重量,便换成真剑练习。”  一袖盈香并没有告诉他自己在打听毒娘子下落的事情,眼前这个男孩的心似乎比他想象的还有坚强。无论是谁,在面对死亡的时候,都不可能做到他这般冷静,一袖盈香想到这里,有些奇怪张思袁为何在听说了自己寿命不多的时候还能冷静的练剑。  看着张思袁找了根藤子将剑缚在身后,爬上巨石继续练剑,一袖盈香忍不住问道:“你不怕死吗?这样练下去是不可能在十年里练出半甲子功力的。”  张思袁一剑刺入瀑布,很快就被流水冲开,他踉跄了一下身子,甩了甩被震得发麻的手臂,回答道:“当然害怕,不过除此之外,似乎没有其他方法可以救我的命了,怨天尤人毫无作用,我除了埋头苦练,去争取那一线机会,也没别的法子。”  还有一个可能他没有说,他知道毒娘子不会救他的,虽然当时抱着侥幸心理饶了毒娘子一命,但他并不指望着毒娘子主动救自己。或许日后有机会碰到毒娘子,可以试着逼迫她一下,不过那个疯女人眼里除了养出厉害的蛊虫,似乎就没有其他东西了,包括她自己的性命。张思袁这样想着,又一剑刺入了瀑布里……  一袖盈香盯着张思袁练了一阵子剑,然后默默退开了,直到张思袁再一次练得精疲力尽,瘫倒在地上喘息时,他才发现一袖盈香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  小臂传来的胀痛不断提醒着他,他的生命一直受到潜伏的威胁,他只有累到趴在地上,再无力弯曲一根手指头的时候,才会为自己感到悲哀。  趴在地上休息了一阵,听着瀑布冲击在巨石上发出的有节奏的音调,享受着微风打在脸上带来的舒适感,张思袁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不久,瀑布发出的悦耳的音乐里就夹杂着一个人的呼噜声。  张思袁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太阳还有小半边脸挂在远处的山上,满天的晚霞将天空照得通红,眯着眼睛坐在巨石上欣赏这番美景,张思袁突然有种此生无憾的感觉,也就在这时,他没由来的伸手进怀里摸了摸,没有摸到自己印象中的物件,他仔细回想了一番,突然想起那个香囊已经不知道在哪里丢了,因为晚霞而好起来的心情便有坏了许多。  将脖子里挂着的铃铛取了下来,他对着铃铛说道:“原以为你能救我一命的。”在手里把玩了一阵铃铛,细细抚摸着铃铛上的丝线,张思袁突然放声大笑起来。他就这么肆无忌惮的笑着,笑声划破了瀑布的声音,惊起山林中的不少鸟类。不过这笑声没有持续多久,张思袁便笑不出来了,底下突然冒出来的一袖盈香吓得他硬生生将笑声吞了回去。  一袖盈香有些理解他为什么放声大笑,大抵是因为生命长期处于压抑中的一种放纵吧,这类情绪还是宣泄出来为好,若是憋在心里,会把一个人憋疯掉的。  张思袁将铃铛重新挂回脖子里,从上面下来后,他有些不太敢面对一袖盈香玩味的目光,只得挠挠头问道:“前辈,你怎么来了?”  一袖盈香道:“太阳快落山了,你还不曾回去,我过来看看。怎么?往日我可都是在这里看着你练剑的。”  张思袁连连摇头道:“没什么。”  一袖盈香转身往回走,张思袁连忙跟上,或许是由于背上的剑加了些重量的缘故,他跟过去的时候,被一块小石头绊得踉跄了一下,他赌气似的踢开那块石头,快步跟上一袖盈香,开口问道:“前辈,你这剑法有没有什么响亮的名字?我学了这么久还不知道这剑法的名字呢。”  一袖盈香没有改变脚下步子的节奏,他平静地说道:“没有名字,这不过是一把杀人之剑,也是一种杀人之术。”  语气里没有一丝波澜,张思袁却是被被这话惊住了,呆呆站在了原地。  一袖盈香回头看着他,笑道:“接了我的杀人之剑,感觉如何?是不是怕了?”  害怕?一个性命的快保不住的人是不会恐惧害怕这种情绪的,张思袁摇了摇头,跟了过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salon365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杀手的江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