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的江湖第二十七章 命不久矣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七章 命不久矣

小说:杀手的江湖 作者:张空空 更新时间:2017-06-19 23:30 字数:4112
  客栈房间里,一袖盈香关好了门窗,将张思袁平放到床上,见他额头上豆粒大小的汗水直流,脸已经痛得扭曲了,大为心疼。将张思袁的上衣解开,一袖盈香又瞧见他胸膛的鼓包在向腹部移动,细细一数,正好一十八个,这会儿就快齐聚到他的肚子里了,一袖盈香怒道:“到底是何人干的?下手竟如此歹毒,在人体里养了十八条蛊虫!”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转而低语道:“这似乎是要让十八条蛊虫在他体内互相吞噬,借此养出最强的一只蛊虫,能有如此手段的,只怕是五毒教的人,我能救他一时,却救不了他一世。”  一袖盈香看着张思袁那张已经扭曲变形的脸,叹道:“臭小子,这番救你要费不少功夫,我这一身功夫,你不学也得学了。”  食指与中指紧扣,一袖盈香运气在张思袁身上快速点了数十下,封住了他的奇经八脉,而后左右两只手的拇指抵住他身上凸起的包上,运气用力将此处的蛊虫封到了一个角落里。方才解决了一只蛊虫,一袖盈香脸便苍白了不少,额头也冒出了不少汗水。  接连运气将张思袁身上的其他蛊虫全都封住之后,一袖盈香面色煞白,他蹙眉道:“我虽用内力将他体内的蛊虫封住了,不过刚才让其中一条蛊虫吞噬了一条,如今还剩下十七条蛊虫。此法虽然可以保他一时,将蛊虫互相吞噬的时间往后推,但蛊虫每破封一次,下一次要注入他体内的内力就要加倍,日后封印蛊虫便又危险了一分,且我的内力残余在他体内,他日后习武,这股内力必然会与他自己的内力相冲,导致他武功进境不快,稍有不慎便会走火入魔,轻则武功全废,重则筋脉尽碎而亡,这可如何是好?”  一袖盈香万万想不到会有如此棘手,他有些后悔将内力渡入张思袁体内了,如此一来,张思袁即使学了自己的功夫,也没法将这身功夫发扬光大,再扬自己的威名。  起身落座在桌子旁,一袖盈香开始闭目调息,过了一阵,一袖盈香面色恢复了不少,他睁眼看向张思袁,见他面色已经恢复了正常,看样子不久便能醒来,一袖盈香低声道:“亏本买卖,这次可亏大发了。”  又过了一个时辰,张思袁才缓缓醒了过来,瞧见一袖盈香正看着他,他有些不太好面对一袖盈香的目光,低头说道:“多谢前辈就命之恩。”一袖盈香若是再提收徒之事,他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袁忠唤是他的师父,他是万万不能背弃袁忠唤的,但是一袖盈香三番五次救他,他若是拂了一袖盈香的心意,如何有脸面在面对一袖盈香?  一袖盈香起身问道:“我问你,你这一身蛊虫是这么来的?”  张思袁揉了揉胸口,虽然现在他身上并没有什么不良的反应。他回答道:“之前我被一个老妖婆收养,这一身蛊虫便是她搞出来的。”  一袖盈香道:“五毒教的人。”  张思袁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不过现在不是了,她偷了《五毒经》,逃出了五毒教。”他并不惊讶一袖盈香能猜中毒娘子是五毒教的人,在江湖上有如此盛名,一袖盈香的见识自然宽广。  一袖盈香沉吟一番,又问道:“在人身上养蛊虫可是《五毒经》里记载的?”  张思袁道:“不错。”  一袖盈香起身踱步,蹙眉道:“这就不妙了,若是《五毒经》上记载的东西,恐怕五毒教的人而并不知道解法,而且他们一身功夫邪门得很,我虽然不怕他们,但也不想招惹这群疯子。”  张思袁心道这是一袖盈香想着为自己将蛊虫取出来,鼻子微微一酸,他挣扎着起来说道:“不劳前辈费心了,能留得性命苟活于世已经是小子的福气了。”  一袖盈香道:“我虽然一时抑制住了你体内的蛊虫,但日后它们定会再次在你体内厮杀缠斗,那时你要承受的痛苦只怕是现在的百倍。”  张思袁扯着还有些苍白的脸笑道:“区区痛楚而已,我还忍受得住。”  一袖盈香道:“你体内有一十八条蛊虫,方才被吞噬了一条,待最终只剩下一条蛊虫的时候,只怕便是你丧命之时。”  张思袁心中一惊,他还以为只要将母蛊带在身边便再无危险了。一袖盈香又道:“只是方才你体内的蛊发作时,蛊虫并不噬咬你,这是怎么回事?”  张思袁掏出了脖子里挂着的铃铛,说道:“我一直将母蛊带在身边。”  一袖盈香道:“原来如此。”  “不知道带着母蛊能不能防住最后剩下的蛊虫咬我?”想到此处,他开口问道:“前辈,若是我有了这母蛊,是否可以保住性命?”  一袖盈香摇头道:“此蛊最终养成之时,母蛊早已经不能克制它了。”  张思袁脑子里突然变得一片空白,“我……还是要死吗?”挣扎了这么久,最终还是难逃一死,他有些不甘心。  一袖盈香道:“我用内力将你体内的蛊虫封住了,日后蛊发,我再用内力将它们封住,以延缓下次蛊发的时间,如此一来,你或许还有十年可活,当然,这是建立在我还能再活十年的前提下。”  张思袁声音变得有些沙哑,他问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一袖盈香道:“办法倒是还有两个。一个是你找到给你下蛊之人,她或许可以将蛊虫从你体内取出来,至于第二个法子嘛……”  他微微停顿了一下,张思袁急忙问道:“第二个法子是什么?”  一袖盈香道:“这第二个法子嘛,就是你勤加学武,若是十年里,你能有半甲子的功力,便可以自己将蛊虫祛除。”  张思袁闻言,泄气道:“前辈,十年时间便有半甲子的功力谈何容易。”  一袖盈香道:“不错,若你是武学奇才,十年半甲子功力还有一线希望,只是如今,纵使你是武学天才,这一线希望你也没有了。”  张思袁疑惑道:“为何?”  一袖盈香道:“我为了封住你体内的蛊虫,向你体内渡入了大量的内力,这些内力都残余在你体内,若是你学武,这些股真气与你的相冲,必然会扰乱你的筋脉,你若是强行学武,必然走火入魔,筋脉寸断而亡。”  张思袁一下子瘫坐在床上,呆呆地说道:“如此说来,我只有去找毒娘子将蛊虫给取出来了,可她是断然不会给我活路的。”  “毒娘子?”一袖盈香从他口中得知了下蛊之人的名字,不过这一号人物,他并没有听说过。一袖盈香接着说道:“不过万事并无绝对,你体内的真气源自于我,若是学习我的功夫,或许并不会出现真气相冲的状况,即便会有,也不会丢掉性命。”  话到此处,一袖盈香终于提及了此事,即便得知张思袁的身体恐怕无法学武,他还是固执的想收他为徒弟,一生之内杀了无数人,这次第一次想救活一个人,他想和天斗上一斗。  张思袁闻言,脑子里突然明朗起来,原来说到底,他还是想收自己为徒,不过如今自己已经算是个半残之人了,他为什么还愿意收我为徒?张思袁心中十分不解。  一袖盈香道:“怎么样,你可愿意拜我为师?”  张思袁想了想,拒绝道:“前辈对我恩重如山,如今我这幅模样,只怕无法扬前辈的神威,若是拜前辈为师,会给前辈抹黑,此事还是算了吧,多谢前辈的好意。”  一袖盈香冷声道:“你知不知道,你若是不拜我为师,没我给你压制体内的蛊虫,你活不过三个月。”  三个月……张思袁有些动摇了,不过若是为了活命而违背自己的本心,这与死了又有何异?他说道:“三个月便三个月吧,此番只有辜负前辈的好意了。”  此话一出,别说一袖盈香,就连张思袁自己也惊呆了,他是如此想活下去,如今却放弃了活下去的唯一一线机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脑子里热乎乎的,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在想些什么。  “我是怎么了,怎么尽说些胡话,我还想活着呀。”张思袁在心底谴责自己。  一袖盈香大笑道:“好,不过这武功学不学可由不得你了。”一袖盈香失去了耐心,想要强迫张思袁学武,不过现在他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是为了将一身武艺传下去,还是要救这傻小子一命。  张思袁道:“若是我不愿意学,你还能强逼我不成?”  一袖盈香脸上突然写满了落寞:“拜我这个杀手为师就这么让你为难,拼着连性命都不要也不愿意?”  张思袁很想就此答应下来,不过看着一袖盈香落寞的神情,他总觉得有几分假意,若是他此刻改口,只怕……于是,他义正言辞地说道:“我已经有了师父,不可再拜他人为师。”  一袖盈香确实是在试探他,之前说了这么多,只是为了告诉张思袁一个信息:你若是不学我的武功,三个月后必死无疑。虽然这也是事实,不过若是张思袁为了活命跪在地上哭着喊着求一袖盈香收他为徒,一袖盈香便会直接拂袖离去,不再理会他的死活,不过张思袁的反应让他有些诧异,那对活着的渴望的眼神做不得假,但是他开口拒接了。一袖盈香不认为一个小孩能演到这个程度,心底又高看了张思袁几分,之前淡下去的收徒之念又重新涌上心头。  是不是以师徒相称,对一袖盈香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若是他真的看中了这个人,即便他不愿意拜自己为师,一袖盈香也会将一身功夫传给他的。之前便觉得这个男孩很适合做自己的传人,现在,一袖盈香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将这身功夫传给他,为了自己的功夫不至于失传,也为了救他一命。  一袖盈香一扫脸上的颓意,轻笑道:“我也不再拐弯抹角了,我这身武艺,你是学定了,不过在于你是自愿还是被迫。”  张思袁有些看不懂他了,一袖盈香转身准备出去,走到门口,又回身说道:“是不是师徒对我来说没多大关系,只要你愿意,不拜我为师也可以,我依旧会教你功夫。”  张思袁沉默了,这对他来说很诱人。一袖盈香接着道:“我给你三日功夫,这三日里你好好养伤,三日后给我你的答案。”转身关了门,屋里只剩下张思袁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  真的要拜他为师吗?张思袁心里很纠结,目前看来一袖盈香对他不错,可他始终是个杀手,虽然承了一袖盈香很多情,不过张思袁心底一直提防着,他一直记得,一袖盈香是一个杀手,天下闻名的杀手,就算他再有人请味,双手也沾满了鲜血。张思袁渴望活着,所以他讨厌杀人,也讨厌杀人的人。  不过现在活下去的希望只有这一个了,张思袁犹豫了好久,叹息一声,心中打定了主意。  三日后,一袖盈香抱着他的破剑来了,他问道:“你考虑得如何了?”  张思袁道:“我想好了,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我不做杀手。”  一袖盈香面露喜色,张思袁这话无疑是愿意学他的功夫了,他说道:“我只教你功夫,杀不杀人,你自己决定。”  张思袁又道:“好,不过我已经拜了袁忠唤为师,不可再拜他人,所以不能做你徒弟。”  一袖盈香笑道:“杀手的徒弟不是杀手还能是什么,不以师徒相称也好。”  张思袁正色道:“多谢前辈,接下来我说说我的条件。”  一袖盈香道:“方才说的不就是你的条件吗?”  张思袁道:“不做杀手只是与你说明情况,不以师徒相称也是事出有因,并非条件。”  一袖盈香道:“说说你的条件。”  张思袁一字一句道:“我要你帮我杀一个人。”  一袖盈香道:“我还当是什么条件,原来只是杀人而已,好,我同意了。”  张思袁问道:“你不问问是谁吗?”  一袖盈香自信道:“没有那个必要。”  他确实有这份自信,杀人而已,他已经干了一辈子了,从未失手。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salon365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杀手的江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