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游镜像宇宙后传第三十章 东伯侯在劫难逃 北伯侯急寻依靠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章 东伯侯在劫难逃 北伯侯急寻依靠

小说:魂游镜像宇宙后传 作者:逆向宇宙 更新时间:2017-10-12 00:57 字数:2214
  第二天早晨,姬昌一行人要离开[普度寺]了。临行前,姬昌向主持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主持心静如水地说道:“你的心地,比我们出家人还要善良。要知道,哪里没有危险?知道危险在哪里,就不危险了。最可怕的是那些不知道的危险,比什么都可怕!”  姬昌听了主持的一番话,如同醍醐灌顶,顿时醒悟了。是啊!人世间哪里没有危险呢?我现在就在危险之中,可是我认识到了,它就不成其为危险了。  姬昌当即感谢道:“多谢大师指点,来日定当重修庙宇,以答谢大师指点之恩。”  姬昌言罢,跨鞍上马,带领着众人向朝歌方向奔去。  没几日,姬昌进五关,过渑池,渡黄河过孟津,来到了朝歌  姬昌在朝歌,找到了那几路诸侯落脚的馆驿,见到了来到这里多日的三位诸侯。三位诸侯见西伯侯来到,一同起身相迎。  东伯侯问道:“贤伯侯为何姗姗来迟?”他哪里知道,姬昌早来几日,他自己就将早死几日。  姬昌言道:“因路途遥远,使命官来得晚,故来得迟缓些,诸位请多包涵。”  东伯侯快人快语道:“既然来迟,就当罚酒三杯!”说着,好意将姬昌拉到了桌前。  崇侯虎拦阻道:“且慢!等我问完了,你再罚不迟。上次出兵,你也是迟迟不到,把我害得好惨,你当怎么补偿?”  “我到朝歌,尚比你们迟到几日,何况要到冀州你的属地,那里比朝歌远多了。你若是慢行几日,等一等我,我也就到了。我怕你着急,赶紧派了散宜生大夫,先行一步。没想到,那一纸书信竟起了作用。散宜生回来说明情况,我就没必要再劳师动众了。我说完你也就明白了吧。”姬昌把话说完,崇侯虎气得干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南伯侯鄂崇禹过来,把姬昌按在凳子上。说道:“他不识数,你跟他认什么真?他不喝,我们三个喝。来﹑来﹑来,我们三个起杯!”  崇侯虎本来气性就大,鄂崇禹的几句噎人话,没把崇侯虎噎得背过气去。  “你们喝吧!”崇侯虎一肚子的气没处撒,他转身就要走。  西伯侯姬昌就近伸手拽住了崇侯虎,“都是我不好,这事情怨我,你消消气吧,就当你卖我个人情,我们大家坐在一起多不容易啊......”  崇侯虎只好借坡下驴,黑着脸坐在了凳子上。  姬昌主动连着让了崇侯虎几杯,崇侯虎这才又在酒桌上活跃了起来,他们几个人,一直喝到半夜方才散去,醉醺醺地各自回到自己的房中休息。  费仲得知四大诸侯俱已到齐,他悄悄来到宫中,向纣王通风报信。  “陛下,那四大诸侯已然来到了朝歌,陛下明日早朝,即可将东伯侯除之了。”  “甚好!”纣王闻听大喜。  “明日殿上,不容他说话,立刻将东伯侯推出行刑,方是上上之策。”费仲提示道。  纣王闻听,赞赏道:“卿言甚善!”  费仲见纣王已经心中有数,便告辞纣王,回府不表。  次日,早朝升殿,两班文武山呼已毕,站列两厢。  午门官上殿启奏:“四镇诸侯,齐聚殿外侯旨。”  纣王道:“宣上殿来。”  四位诸侯听诏,上得殿来,施大礼称臣已毕,站在殿中听旨领命。  纣王将脸一翻,手指东伯侯姜桓楚,厉声道:“姜桓楚!你知罪吗?  姜桓楚伏地申辩道:“臣终年镇守东鲁,戍卫边疆,奉公守法,克尽职守,何罪可有?”  纣王恼怒道:“死到临头,尚装无辜。你女受你指使,多日前在宫中刺王杀驾,阴谋篡位,罪恶滔天。今日你胆敢上殿,妄想继续愚弄于朕,其罪难容!”  接着,纣王大吼一声:“武士何在?立即将其绑出午门,碎醢其尸,以正国法!”  姜桓楚始料未及,祸从天降,有口难辩,只能大骂不止。  武士不容分说,立即将姜桓楚捆绑出大殿,直赴午门。  剩下的三位诸侯,见此情景,立刻俯伏在地,乞求纣王开恩。满朝文武再无人敢出声。  纣王面色和蔼道:“众爱卿平身。东伯侯姜桓楚,刺王杀驾,密谋篡权,罪行昭著。本是其咎由自取,与你等无关。”  三诸侯知道与己无关,这才战战兢兢地站起身来。  纣王继续说道:“不但与你等无关,朕还要封赏你们。鄂崇禹﹑姬昌听封,南伯侯鄂崇禹被封为镇国公﹑西伯侯姬昌被封为护国公。  南伯侯鄂崇禹﹑西伯侯姬昌,赶紧跪地谢恩。  北伯候崇侯虎呆愣愣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他心里说:只封了两位,怎么没有我啊?我这脸可丢大了!我哪里比他们差啊?这是怎么说的呢?他转念一想,管怎地,比东伯侯姜桓楚强多了,他连命都没了啊。  这时,纣王又说话了,“朕明察秋毫,赏罚分明。只要众位爱卿尽力辅佐朕,朕会不吝奖赏与你们,反之,姜桓楚就是你们的榜样!”  大殿之上,群臣鸦雀无声。  纣王一声,“散朝!”众大臣如释重负,赶快离开了龙德殿。  崇侯虎出得殿来,看到费仲与尤浑走在一起,有说有笑。他心想:朝中的事情,他们两个知道的多些,我何不去请教请教他们。  崇侯虎上前深施一礼,费仲﹑尤浑见是崇侯虎,忙回礼。口称:“不敢当。”“不敢当。”  崇侯虎将二人领到僻静之处,悄声道:“朝堂之上,波谲云诡,变化万千,弟常年在外,百般不解,无从知晓。二位兄长可有话提醒小弟一二?弟当感激不尽。”  费仲哪里肯信?假装一身正气道:“你想问什么呀?你不是都看到了吗?陛下说的,你也听到了啊。有奖有罚,赏罚分明嘛!”  崇侯虎低声下气地说道:“面上的我都听到了,我想知道一些,这些话后面隐藏的东西。”  尤浑忍不住了,“我看你挺识相,你若是相信我们,我们是一路人了,我就说给你听听......”  费仲知道,尤浑的嘴一旦打开就关不住,真没办法。索性他爱说就让他说吧,出了事他自己兜着。  尤浑这里口若悬河地讲了起来,最后说道:“......你别看南伯侯﹑西伯侯现在挺荣耀,用不了多久,还不知道怎样呢,跟我们在一起,你吃不着亏。”  崇侯虎听明白了,马上给费仲﹑尤浑跪下了。口称:“两位哥哥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费仲﹑尤浑忙将崇侯虎扶起,三个人一路走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salon365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魂游镜像宇宙后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