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意·卫心二十一:孩童的天真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二十一:孩童的天真

小说:逐意·卫心 作者:旭梦心游 更新时间:2017-10-13 09:00 字数:3363
  丁靖析坐在火堆旁,用签子摆弄着什么。  地面上放好的是些野菜,布满水滴早已洗的干干净净。绿色一捧一捧的,被很多人称之为蕨菜,还有半灰色的鲜嫩蘑菇,以及其它各种各样叫不出名字的菜类。这些野菜也很有星原大陆的特点,和其他地方的品种相比,淡蓝色光芒在茎叶中琉璃不定,若隐若现,有如如珐琅质感。  处理好这些找到的野菜,丁靖析将之一一串在提前做好的签子上,又将签子沿火堆旁均匀排开,围绕着篝火摆放一圈。火焰炙烤着,菜品的水分迅速流失,形状也开始变得不规则起来。丁靖析其实觉得这一过程有些意思,因为你无法预料当它们作好之后,又会是怎样的一副形态。可以猜测,也可以期待,总是充满了未知之感。  在野外觅食,一般人会想到的似都是打猎。进食肉类,仿佛是最简单、也最易得的方式。但植物,其实才是最容易寻觅到的,只要可以认出它们。而且适当补充植物,也可以保证营养的均衡。丁靖析知道,如果总是吃肉的话,身体会出大问题。  火光起伏不定,光暗的界限在地面上不停变幻着,始终没有尽头。忽明忽暗中,丁靖析明明自始至终都是那唯一的表情,可是到了这一刻,却仿佛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神态。似生气、似阴沉、似思索、似迷茫......姿势不管怎样,总有一种情感,是无论如何都看不到的。  喜悦,以及最能象征着喜悦感情的——笑。  算准了时间,觉得这些食物差不多应该熟了,丁靖析屈指微弹,火焰随之小了一些,不再直接接触到食物上。温度降低,丁靖析伸手要拿起一根签子。  “有吃的不分享,大罪过啊。”另一只手抢先一步把第一根签子从地上拔起,大快朵颐起来。一边吃着一边含糊不清地说着那句话,明显有“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嫌疑。  看到原本的目标被他人拿走,丁靖析也不以为意,转而变换到了下一根签子上。拿到嘴边却没有立即食用。“你应有食物。”如此说了一句话,才把最上面的蘑菇咬下,吃进了口中。  火候刚好,口感微弹,但味道,却并不怎么样。  “你说那个啊。”敖兴初三下五除二把一根签子上的全部食物吃完,咽下去后继续道:“正常是不用来找你的,问题是现在和他们的关系有些僵,也抹不开脸再让他们去分吃的给我了,我又能怎么办?不过话说回来,你的手艺还真不怎么样,自己做了那么多年吃的,就一直毫无长进吗?”  对于后一句话,丁靖析自然是直接过滤了。  而前一句,他也听明敖兴初所说的,当时的原委了。  仅仅因为他杀了锐?  杀了一个原本想杀了他们的人。  他的确是个孩子,不过在丁靖析的概念中,首先需要把他定义为“人”。  因为“人”都是会犯错的;而犯了错,就都要承担结果的。  虽然别人不一定都会这么想,像是护安村的人,对于锐的第一定义,还是“孩子”。  可是那到底是一个“想要杀他们的孩子”。  可是他们现在却如此对待敖兴初。  “带你们离开这座山,使我们原本的约定。既然约定了,我们就不会违约。只是离开之后,我们就立刻分道扬镳吧!”  这是当天中午他们回来后,司凌焯对二人说的话。  这句话之前丁靖析就听司凌焯说过,但此时的感受,却完全不一样。  因为之前针对的是自己,那一刻针对的,是敖兴初。  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敖兴初?  因为“我们是想杀他,可是没有叫你杀他,所以你杀了他就不行!”吗?  “不是这样的。”敖兴初看出了丁靖析内心的想法,摇了摇头干脆地道:“不是这样的,他们不会这么想的。”  “你相信他们?”丁靖析又拿起了一个签子,沉吟问道。  “因为他们,都是好人。”敖兴初望着不远处另一更大的火光,悠悠叹道。  在那里,是护安村的众人们。他们一如平常一样成一个大圈围坐在火堆旁。西峰等几个青年举杯痛饮,还有一个年轻人早已经喝多了,开始绕着火堆旁又唱又跳。很多人看着他纷纷露出笑容,却没有丝毫的恶意。火中烧烤着食物,瑞昭一直照看着它们,等食物烤好了就将之取下,一一分给在座众人。中年人一边也在饮酒,和年轻人相比速度就要慢了很多,因为他们更多的时间,是在亲切地交谈。司凌焯也在其中,时不时说上两句,略带皱纹的眉间已经舒缓开来,笑意很淡,但能切切实实地让所有人感觉到心安。雪儿乖巧地依偎在他的身边,听着这些大人们在说些闲话。大部分自己虽听不懂,但也并不觉得厌烦。夜风吹来,经过众人的身边,不知是否因为火堆的缘故,化为一阵暖风,洋溢在林间,温暖了寂夜中沉睡的生灵。星光隐逸,在身边浮动不息,树叶上、草地中,如万千萤火虫翩翩起舞,点点光芒联动,照亮了所有人的脸庞,似将这幸福的氛围定格在这一刻,见证了这一切夜梦奇环的美丽图景。  其乐融融的景象,二人在这几天已经见过了很多。原本以为习惯之后,就再无触动。可是此情此景,还是让彼此心中,多了某种特殊的感觉。  “你不觉得,这很美吗?”敖兴初也顺手拿起了旁边的食物,边吃边说:“明明白天还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可是现在,他们共同在一起,仍旧能开心地笑出来,似乎把之前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但这是不可能的,他们不可能忘记,只是共同的集体,抚慰着彼此的身心,才让原本心灵的伤痕迅速愈合,才能让他们像现在这样,单纯地笑出来。”  “其实我挺羡慕他们的,羡慕那些能单纯地笑出来的人。他们不理解你的所作所为,甚至会说你太过专横残忍,但这恰恰证明了他们从没经历过你所承受的那些苦难,才能一直简简单单地活着、一直单纯地笑着。”  “就像他们,不知道那个孩子,其实是恶魔的仆从。而一旦堕入魔道,就永远无法回头,所以锐的确是个孩子,但他的本性,不可能是善良的。他的‘聪明’是用来杀人的,他从一开始,就是真的想杀了他们。”  “他们也不知道,你我到底是什么身份,更不会知道在不知不觉中,有人救过他们两次——算了,这本就无所谓。他们很善良,这也是他们应得的。而像他们这种好人,不应该活得太累。”  这是敖兴初的选择。  我们本就是两条毫无关联的平行线,偶然的转折,让彼此相遇。你们的选择是相信我们这些陌生人,带着我们共同前进;那我的选择,就是在你们不知情时,默默地守护着你。我所处理的,是我的世界中存在的事,你会误解,但我也不想你去理解。因为在这一次转折之后,我们又会回到彼此的世界,那些事不会再在你的世界中出现,我又何必多此一举。  这很洒脱,因为敖兴初随性而为,毫无拘束,事了拂衣,不曾让任何人知道。  这也很拘束,因为如果敖兴初真的随性而为,又何必刻意不去让别人知道?  火焰,因没有人照看已经渐渐熄灭,越来越暗的火光,二人的面庞慢慢和四周的黑暗融为一体,除了还听得到的呼吸,几乎无法判断彼此还在哪里。  丁靖析从敖兴初身上看到了,似从亘古遗留至今的,无法释怀的哀伤。  那种哀伤,本应只因一人而起。  但现在,已经弥漫汹涌,如似三江四海,冲刷着每一个人的心灵。  “说道孩子,这里倒是真的有一个心灵纯洁的孩子。”敖兴初说,悲伤的气氛自他身上骤然消失不见,仿佛刚才只是丁靖析的错觉一般,毫不真实。  丁靖析看向了一旁,看到了雪儿在不远处探头探脑,向着自己的方向望来。小小的脸上露出期待又有些紧张的神色,当然还有孩童独有的恶作剧般的表情。  她又趁着司凌焯不注意偷偷地跑了出来,想来找这位“大哥哥”玩耍。虽然丁靖析总是对她不理不睬,但这也不妨碍她一次又一次来表达自己的好感。这也许算小孩子黏人之处,不过正因如此,孩童才会充满着天真可爱。  丁靖析明白对方因某种偶然喜欢上自己,只是他可以知道天下间很多的事情,唯独无法了解一个孩子的心意。  “你今天还想躲吗?”敖兴初说,他知道这几天丁靖析都在回避着这个小女孩,原因说起来却有些奇怪,因为丁靖析无法从雪儿那里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不过敖兴初并不这么认为,也是由于二人对待同一件事情采用了不同态度的缘故吧。对于注定会分离的人,敖兴初是默默在背后守护,愿留下不再遗憾的记忆;丁靖析则浅尝辄止,宁愿萍水不相逢。  就像两天前,敖兴初默默离开了队伍,去将另一队要趁西峰他们被引走后袭击队伍的人悄然杀死。  那本是丁靖析,所不愿理会的。  “有时候和小孩子多多接触,其实对你想要的答案是有好处的。”站起身来敖兴初拍了拍丁靖析的肩膀,微微笑着说:“因为他们的纯真,可以用最简单的眼光看待事情,那是我们已经失去了的一种能力。”说完,敖兴初转身向后走去,身影即消失在了某一黑暗角落中。  丁靖析注视着他的离去,嘴中咀嚼着食物,更像咀嚼着敖兴初离去前所说的话语。敖兴初已经看出他被某些问题困扰着,这其实并不难以发现,其实从丁靖析和敖兴初碰面的那一刻,他就已经露出了一点端倪。  而追根溯源,这一切都是要说,因为在那一刻,他选择了再次离开她的身边。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salon365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逐意·卫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