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记第88章 老六的麻烦(二)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88章 老六的麻烦(二)

小说:兵记 作者:花溪侯 更新时间:2018-01-14 20:54 字数:3215
  听着老六的讲述,我渐渐的知道了他们在安特卫普遇到的麻烦。而这麻烦,还得从应烈在做厨子的时候说起。  那是应烈刚来比利时的时候,也就是两年前的事情了。他来到比利时,首先到达的就是布鲁塞尔,在他的表舅家开办的中餐馆里打工,这一干就是大半年的时间,在他表舅家打工了大半年后,应烈向他表舅提出了想要自己开一家中餐馆。当然,这也得到了他表舅的全力支持,餐馆很快就在布鲁塞尔热特区的宝纳大街上开业了,餐馆的名字与他表舅家的比较相似,所以,在很多布鲁塞尔的居民都将应烈的餐馆当做是他表舅的分店。而让城里居民对应烈餐馆着迷的是,应烈不同于他表舅那样,只做普通的中餐和外卖,他还增加了中式的烤肉、火锅和蒸菜系列,这样,他的餐馆的生意出奇的好,很快就在布鲁塞尔有了自己的名气。  而伴随着出名的代价,应烈也遭遇到了创业过程中那难以摆脱的厄运。布鲁塞尔与地球上很多城市一样,有白道也有黑道。应烈放弃餐馆的生意也正是因为他在无意中得罪了在布鲁塞尔的黑道。按照老六所说,应烈起先还不知道对方是黑道的人,他只是看到当时有人在他的餐馆中进行着一些私密的交易,而这些私密的交易在大庭广众之下还并不是光明正大的开展,他们都是小心翼翼的进行着,直到又一次应烈发现在他的餐馆中有人在进行着毒品的交易时,他才发觉,原来他的餐馆已经演变成了一个私密的毒品交易地。  随后,在应烈的暗中观察下,他开始发现,来他餐馆中聚餐的,特别是那些要了单独包厢的客人中,有很大一部分客人都是在进行着毒品或者是其他的违禁物品的交易,只要是在包厢中,很多时候他们都是光明正大的将交易的物品摆放在餐桌上,随后他们热闹的进行着讨价还价。而这些事情,在应烈眼中是绝对碾压了他的底线的,慢慢的,他开始张罗着搜集证据的事情。只是,让应烈没有想到的是,在他将所有搜集起来的证据交到警署后,他餐馆的灾难也随之而来了。一开始,他只是觉得他餐馆的生意开始渐渐的走向低谷,原本餐馆里热闹的场面再也没有了,偶尔进来消费的那些顾客,总会在餐点中找出一些蟑螂、苍蝇、蛆虫等昆虫,致使应烈不得不每次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后只能以赔钱了事。  当然,这些事情还只是开始,也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真正让应烈感到气愤的是,在他将证据交到警署后的一个月,当时警署中有探员告诉他,需要他帮忙进行辨认嫌犯,他当然是应声同意,却没想到的是,在他去警署的途中,他与那个探员乘坐的车子被一辆对面急驶而来的工程车给撞了,他万幸在这场车祸中没有丧生,而那个来找他的探员却在这场车祸中不幸牺牲。但没想到的是,他在遭遇了车祸之后,警署中却说他在与探员前往警署的路途中,有阻挠探员办案的嫌疑,才致使车祸的发生,需要他承担大部分赔偿探员家属的费用。  这些需要钱解决的事情,在我们一般人眼里,说白了,只要钱能解决的,那都不算什么大事。然而应烈的遭遇却是不但赔偿了钱财,还被政府责令让他离开布鲁塞尔,为了不牵扯到他表舅,应烈只能关闭了他的餐馆,然后辗转来到了安特卫普。在应烈来到安特卫普的时候,也就是我们前往中东执行任务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他联系了老六,还是老六闲着无事联系了应烈,最后,在老六在知道了应烈的近况后,毅然与我们分别,来到了安特卫普。  在老六来到安特卫普后,才发现,原来应烈遭遇的麻烦还不止是他所说的那样简单。在应烈辗转来到安特卫普的时候,他已经躲过了好几次当地黑道的报复,其中有一次还是在应烈在加油站上厕所的时候,他的车子被人用枪扫射了,那次,幸好他不在车里,而且,车子的车窗也是关闭的,或许是那些黑道的人错把他挂在驾驶座上的羽绒服当成是他本人了,以至于他躲过了这一劫,要不然,现在的应烈也无法再站在我们面前了。  大概的了解了一下应烈的遭遇,我看着讲的口干舌燥的老六,问道:“那现在应烈开了这个废品回收站后,来报复他的还有吗?”  老六叹了口气说道:“有,上周周末的时候就来了几个,当时应烈他不在这里,我原本还以为他们是来收购那些电器或者是我们拆卸出来的那些铜的,没想到的是那些人一进来就掏出了棍子之类的,开始在大门口打砸,不过,他们也真是没长眼,他们也不看看谁在这里,我没几下就把那些来捣乱的人给打跑了。三哥,可能过不了一两天,那些小混混说不定又要来了,你和双杠可要稍微小心些,听应烈说,一开始他在布鲁塞尔也是这样的遭遇,起先都是小混混来骚扰,慢慢的才会是动刀动枪的来。”  我点了点头没有继续再问,毕竟现在我们暂时是不用去担心,我和老六说了几句后,开始休息。  清晨,我站在斯海尔德河岸边做着简单的运动,应烈笑呵呵的端着两杯热咖啡走到我身边,将一杯咖啡递给我,随后,他坐在我身边的石块上,悠悠的开口说道:“老三,虽然我现在已经不是红刀的人了,但我还是习惯咱们在红刀时候的称呼,这样叫你应该不介意吧?”  我笑了笑,捧着咖啡坐到了他的身边,说道:“无所谓,只要是自己人,怎么称呼都可以。”  应烈点了点头,说道:“昨晚六炮应该和你说了我和他的过去吧?这次让你们过来搀和进我的事情中,真是有点过意不去。”说完,他自嘲的笑了笑,低头看着杯中的咖啡。  我喝了一口咖啡,咖啡是一种我不知道品种的咖啡,可能是比利时这边特有的,口感很香,有淡淡的榛果味道。我微笑着对应烈说道:“熘子,不知道你在红刀的时候队长他们是不是早已经在了,我记得队长曾经告诫我们,只要是咱们红刀的,不管是不是在队里,只要一天是红刀的人,那么,这辈子就一直都是红刀的,谁要是遇到了困难,不管天涯海角,红刀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自己人。”  应烈看了看我,问道:“你说的是金队长吧?我是和队长他们同一批进入红刀的,可以说,红刀是在我们这批人中组建起来的。按照六炮说的,老三,你应该是第五批进入红刀的,六炮他是第三批,和你一起来的双杠应该是第四批的。没想到我们红刀的人丁还是挺兴旺的。”  我点了点头,确实,我在我们红刀中,算是进入的比较晚的,到目前为止,我们红刀已经招募进了七八批队员。不过,由于出的任务相对比较多,我在红刀中不管是排名还是资历,现在都可以算是老队员了,只是,我对应烈口中的“六炮”这个称谓还是比较好奇,在这之前,我还不知道老六还有一个叫做“六炮“的绰号,于是,我问道:”熘子,小六怎么叫做六炮了?他在队里一直是被叫做老六或者小六的。“  听到我的问话,应烈笑道:“这你可能是因为来的比较晚才不知道的,在我们这批老队员中,六炮进来的时候也算是新兵,那时,这小子是被队长选中的,他对制作爆破装置和拆解各种装置的能力很强,所以,当时进来的时候队长就给了他六炮的绰号,只是,后来在大家熟悉了之后才发现,这小子对爆破装置的痴迷绝对是咱们队里最强的,而且,在他与我们出任务的时候,最多的一次是折腾出了上百个爆破装置,这些装置在任务中全部被他小子用光了,到最后,我们出任务的几个人愣是没打一枪,全让这小子给炸完了任务,而且,在那次任务中,这小子的爆破装置爆炸的次数都是六连爆。所以,这小子的六炮绰号是怎么也逃不掉了。“  正当我和应烈说的开心的时候,老六的声音在我们身后响起,只听他大声说道:“熘子,你在三哥面前说我什么坏话呢?信不信我给你来个穿天猴?“  我和应烈转身看着身后,老六和双杠一起向着我们走来,双杠似乎还没完全清醒,还不停的打着哈欠,老六则是看上去精神很好,仿佛已经没有了昨晚的那种颓丧感觉。我看着老六,说道:“小六,没想到你还有辉煌的曾经啊,刚刚熘子全告诉我了。“  老六看了看应烈,笑呵呵的对我说道:“三哥,你别听熘子瞎说,我哪有什么辉煌的曾经,都说好汉不提当年勇,我们要低调,低调……”  还不等老六低调完,双杠在一边叽歪道:“你低调个屁,哪次你低调过?大概就是有三哥在的任务你才低调吧,队长让你带队的那几次,你啥时候低调过?都恨不得将任务坐标范围内都炸个遍,你还低调?得了吧。”  老六踢了双杠一脚,笑骂了几句后,转身告诉我们,早餐他已经准备好了,为了不让双杠偷吃,他才带双杠一起过来找我们的。嬉笑声中,我们返回了应烈的房子,开始我们的早餐。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salon365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兵记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