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灵破24.极限逃生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24.极限逃生

小说:四灵破 作者:雅渡流年 更新时间:2017-11-08 00:29 字数:3483
  狼王狂啸!  见久攻不下,清风魔土狼王缩紧暗金色竖瞳,仰头一声长啸,震得树叶纷纷下落,显然失去了耐心。只见围在树下的群狼纷纷向两边退去,匍匐在地主动分开了一条道路,迎接他们的君王。  蹬!蹬!蹬!黄色身影爆动,一个呼吸的时间,几个跳跃就从百米以外的地方串到两人面前,被其后腿当作借力点的树干上留下一个个入木三尺深的巨大爪印。  清风魔土狼王果然与众不同,不算尾巴光狼躯足足有近三米长,如果直立起来怕是比厚土都要高出不少。浑身散发着淡淡的土黄光芒毛发比其他清风魔土狼更亮更光滑,每颗锋利的狼牙上居然还长有倒刺,让人心寒。  张逸风地魂一缩,暗想这速度力量远不是其他清风魔土狼可以比拟的,这要是被咬一口是够得受了,看来这厮很不好对付啊。  吼!吼!清风魔土狼王又低吼了几声,普通的清风魔土狼居然撤开包围圈全部向厚土一方移去。前方瞬间空荡荡一片,只剩清风魔土狼王和张逸风一人一兽,这是要单挑的节奏啊!  清风魔土狼王抖了抖身子,抬着头朝着张逸风点了两下,发出咕咕咕的声音,暗金色的眸子里带出人性化的蔑视。  被魔兽挑衅哪有不战之理。张逸风再度露出一抹无奈的苦笑道:“我说厚土。这些魔兽怕是成精,这狼王是铁心要给他孩子报仇了。身后那群狼就麻烦你多担待一下了。”  厚土铁剑一横,剑气瞬间激荡,用拳锤了锤胸口道:“放心!有我。”  这狼王倒也讲道义,硬是等两人商量完以后才起攻击。四肢用力,咆哮一声,身化流光向张逸风扑来。  “来的好!我倒要看看是我的剑快,还是你的狼爪狼牙快!”棋逢对手也是一件值得人快慰的事情,张逸风兴奋的紧紧了金光蛇信剑,同样身化流光迎了上去。  “春风舞轻柳,灵蝶恋花间。春舞灵蝶剑!”  碰!碰!碰!空气中尖锐之物的碰撞声,如雨打芭蕉一般密集不绝于耳。月光之下,只见两道流光互相拉扯碰撞跟二块牛皮糖似的紧紧相连。  “好!好!好!快点!再快点!”难得有个像样的对手,张逸风战意狂飙,不畏生死一心扑在剑上,剑速越来越来,早就突破了以往的极限。一瞬十剑,一剑三影,比光更快,比月更寒。  “嗷...!”清风魔土狼王也丝毫不示弱,爪子牙齿纷纷亮出,头手肘也等部位也成了武器,不断在树间跳来跳去,俯击、侧攻、横冲、直撞利用不同角度快速攻击。期间一个碗口粗细的树干被它一脚拦腰踢断。  斗了大概半柱香的时间,一人一兽方才稳住身形,身上都并未有明显的伤痕。只是张逸风手腕十分僵硬,握剑都显得有些费力。清风魔土狼王亦不讨好,四肢不停颤抖,好像地下枯叶全是银针刺脚一般。  “嗷...!”清风魔土狼王晃晃脑袋,眼神中蔑视不见了,反而透出一种对对手的尊重。  不知道为何,张逸风进入魔兽域来脑中隐隐能明白魔兽表达的意思。这次更加奇怪,清风魔土狼王的意思清楚的表达在他脑海中:小子你倒是有血性,我很敬重你。不过你伤了我孩子,还打死我族这么多儿郎,我是会放过你的!  “好那你小心了!我要动真格了!”张逸风地魂一动,牵引少量的火元素,与少量的剑气交缠在一起。噗!剑柄尾巴喷出一股红白交错的剑气,跟火箭推器一般,留下一路斑斓星辉,带着一路尖啸而去。  “极火流星刺!”  这招是张逸风加入魔力改良后的流星刺,比之前更快更猛靠着剑魔之力反推急速袭向敌人。当然这招张逸风也是失败过无数次才成功的,毕竟越是少量的剑气和魔力对精准度、控制的要求也就更加高。  划破空气的声音和炙热的火焰,让清风魔土狼王眼神瞬间凝重。它掉头猛跑,跑得极致飞身跃起,双脚猛踢到一个棵巨大的树干,同样借助反弹力,身体绷直伸出尖锐的利爪向张逸风迎去。身后的树震的摇晃了好几下,惊起一众飞鸟。  这次速度更快,一招胜负,这次不是流光,而是两条闪电!不过剑魔气混合的威力怎是一般?爆开后做为推进速度怎是单纯肉体速度可比?  咚!爪剑相接,一股炙热感瞬间从爪部传入清风魔土狼王身体各处,随后一股蛮横的冲击力瞬间尽数轰到狼王胸前,如有巨兽碾过。  “呜...!”一声惨叫不断回响,清风魔土狼王胸前凹陷,直接被击飞出去,口中鲜血狂吐,狼背撞断好几颗树才缓缓下落,靠到树角不停喘息。  “嗷呜!嗷呜!嗷呜!”没一多会,清风魔土狼王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一跛一跛的跳到一棵树的最顶端,朝着月亮不停咆哮。远处小清风魔土狼眼中居然毫无担心之意,反而兴奋的在一旁吱吱吱的叫着。  月光似乎听从清风魔土狼的召唤,把其照的透亮,连带脚下的树都批上了银白。狼身上的毛发慢慢被变成银直至全身,最后金眼睛也渐渐被月光晕染,很快竖瞳也消失了只剩一片银白。  巨狼啸月,身披银白。  噗,竖瞳消失的一瞬间,树顶只留下一个白色的气圈,耳边只听莎莎莎莎的细密的脚步声,清风魔土狼王居然诡异的消失了。  张逸风心中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浑身汗毛乍起,脑海中黄色生命体若影若现的波动,似有似无。  叮,嗤!一道锋利之物打倒金光蛇信剑上,响声还没响起,又瞬间划破张逸风的手臂。待到鲜血滴落,痛觉入脑才反应过来。抬头一看,周围十米内一圈的树干全是密密麻麻的利爪痕迹。  “这清风魔土狼王速度竟然如此恐怖如斯,我的剑根本跟不上它!”张逸风眉头紧皱,连对手的背影都抓不到,那不只有被动挨打吗,这样的感觉他可不喜欢。  噗,树顶之上气圈再生,不到片刻清风魔土狼又在张逸风刚刚伤口的下一点处划出一道新的伤口。  “不对!他怎么不直接袭击我脖子?难道他没有意识?”张逸风又忍痛挨了一下,伤口再次下移,与周围的树干的抓痕一样,都在一点一点的下移。  张逸风思考一阵居然从黑星戒子中摸出白日猎杀的一级魔兽的尸体,放在最新伤口往下一点的位子。噗,又是一道伤口出现,不过这次不是张逸风的,而是死亡的魔兽尸体上的。  把魔兽尸体点点下移再观察了一阵,果然证实了张逸风的猜想。清风魔土狼王如幽灵一般,用不可思议的速度,以最开始那个树顶为起点蓄力,无意识的围绕周边十米成圆形无差别攻击。  “嘿嘿!抓到你了!就是可惜这一级魔兽,我还准备买个好价钱的说。”无良的张逸风摇了摇头随手把破碎不堪的尸体丢到一边,几个从身爬到了树的顶端。  “就是这个现在!”见树顶白色气圈还未成型,金光蛇信剑重重斩下。  咚!一声巨响,清风魔土狼王直接被轰到大树底部,银白毛发逐渐褪去,眼睛也恢复到金色竖瞳,耷拉着脑袋吐着舌头无力的低声喘息。  小清风魔土狼见状彻底急眼了,发出阵阵悲鸣,在和厚土纠缠的清风魔土狼全部望过来,瞬间红眼,不计代价的发起自杀式的攻击。  本来厚土在张逸风与清风魔土狼王的时候,与上百只狼周旋已经很吃力了。上百只狼,分工详细,一波近身攻击,一波远程用石柱骚扰。这种情况下厚土开始还游刃有余,但随着剑气的消耗越发费力。不过为了保护张逸风不受打扰,他硬是用身体硬抗攻击,一道从脖子到腹部的伤痕还在流血,手上腿上全是血洞。  群狼这一发狠,任由厚土剑舞的密不透风,也不管不顾冲上来。一剑刚打落三五只狼,又一只狼张开利齿朝着咽喉处扑来过来。  剑以来不及收回抵挡,但厚土见状居然依旧没有避让。满脸兽血,被血泡红的短短发根根挺立,身上伤痕还不停溢出血,就这样怒目圆瞪直晃晃的站着一动不动。  张逸风转头一看吓得亡魂尽冒,顾不得在收拾狼王,飞身一剑,堪堪救下厚土!  “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厚土裂开嘴,满口鲜血的一笑,两人继续和群狼斗了起来。  月以下垂,战斗持续了二三个时辰,张逸风和厚土都快力竭了,群狼被杀了五六十只,可丝毫不见害怕,如同疯了一般只要不死就爬起继续战斗。  “厚土这样下去不行,我们迟早被耗死在这。要破开一个出口逃出去才行。”张逸风望着如潮水一般的群狼心生退意。他们是来训练的,可不是找死的。  “可这些狼崽子根本不给机会啊!”厚土皱着眉头,强忍着虚弱说道。  “你自己再扛个十秒钟有问题没?给我时机蓄力。”张逸风有些不忍的问向厚土。  厚土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颤颤巍巍的蹲下满是伤痕的身体,剑在肩上,咬着苍白的嘴唇竭力榨出身体的不多的剑气。  “力拔山河盖世兮!霸王扛鼎剑!”  气势不断上升,狼群被压制的不能动弹,像膜拜帝王一样匍匐在地。  一秒...两秒....  厚土越发虚弱,群狼开始挣扎试图挣脱,张逸风依旧闭着眼睛剑上红白交替闪烁。  十秒!  厚土剑未斩出就直接倒下了,他一直都在强撑着虚张声势。  嗷呜!压制解除群狼一阵嘶嚎更加疯狂的扑了上来。  张逸风猛然睁开眼睛,一把揽住厚土放在背上一手扶着。一手握剑,一剑斩出草木失色,星月无光。  “魔剑技:隐隐若火化流萤:烈斩青石剑!”  火焰剑气,瞬间席卷前方百米,一条直线上全是清风魔土狼的断臂残肢,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酸熟的狼肉味让人作呕。  “逸风好样!我说过我不会再让我重要的人受伤!”背上的厚土见到生路已开,彻底晕死过去。  看着肩膀上浑身是血昏迷不醒的厚土,张逸风眼圈一红,沉声道了一句:“好兄弟!”  趁着群狼还没反应过来,踏着一地火焰,夺路而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salon365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四灵破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