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山海阅第十七章 茶馆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七章 茶馆

小说:蝉山海阅 作者:山海阅 更新时间:2017-12-07 18:01 字数:9583
  根据小组的惯例,最后一个到的总是被大家八卦的。  所以今天韩蕾就特地最后一个到,让大家先扒个够。  她到的时候,大家突然都不说话了,就像煮面的师傅往翻滚的面汤里加了两大勺冷水,水面顿时就平静下来了 ……  大家都盯着韩蕾的脸,似乎想从中找到些什么。韩蕾的嘴角始终保持着她招牌的矜持的微笑。  陶大元用茶夹给韩蕾递了一杯茶放在她的桌前,韩蕾拿起了的茶杯,吹了下茶杯上的水雾,喝了一小口,轻轻地把茶杯放回桌面,然后抬头对着大家说,“问吧。”  大家一下子都怔在那里,不知道要从哪里问起。  “疼吗?”古云飞终于忍不住先开口问了。  “真的变漂亮很多耶。”江雪看着韩蕾的脸说。  “确实是细节上的小改动,可以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让五官的搭配变的更加协调漂亮了。”董凡像一个鉴赏艺术品的老学究在讲话。  “是。”陶大元简短地发表了他的看法。  听到大家的赞美,韩蕾的脸颊都泛红了。“好了,你们不要再看了。医生说我这根本算不上整容手术,最多只能说是洗了一把脸。”  开学后大家在奇大八卦网上看到韩蕾整容的消息,那上面还有前后对比的照片。所以开学一周不到,古云飞就召集了这次小组聚会,说是要扒一扒暑假和开学的事情,其实也是想看看整容后的韩蕾。  “真正动手术的只有把眼睛做大,顺便做了双眼皮,其它的就是怯怯斑,美白保养一下。手术一点都不痛,半个多小时就做好了。”韩蕾说。她单独对江雪说,“你已经很漂亮了,不用关心整容的事情了。”  “说不定她已经整过了呢?”古云飞忍不住嘴贱。  “嗯,现在看到漂亮的人说不定或多或少的都已经整过容了,毕竟整容技术已经这么发达了。”江雪对着古云飞说,“长的丑的也许也是整过容的,像你这种就属于整容失败的例子,还不如董凡原始的丑来得有个性和天然呐。”  董凡无辜地躺枪了,“以后大家要向着有个性的方向整容了,像我这种模样的人才够Man,当然有个性而且天然了。江雪,你喜欢的那些帅哥都是整过容的女生脸,怎么感觉你的潜意识里有蕾丝边的倾向呢。”董凡挡住了江雪的乱枪,他也还了江雪一招。  “乱说,你哪里有Man了?”江雪完全不同意董凡的说法,“你脸上的线条不够有棱角,太圆滑了,跟你的性格一样。”  董凡一下子就语塞了,MD,对你好就说我太圆滑。要是凶了你,又说我不够绅士,他心里暗暗地骂着,不过嘴上却说,“你应该去整下容的,不然你的青蛙王子不能在乱花丛中发现你的。”  “我感觉自己已经很好了,不用整了。”江雪撇着嘴说。  “你离我的梦中女孩的标准还差的远呢。”董凡想起了之前在开心酒吧谈论他的梦中女孩的标准——腿长腰细臀肥温柔体贴,他不禁笑了。  “好了,调情的话等到你们的私奔的时候再去谈吧。说说我们暑假的生活吧。” 古云飞说着,忍不住就开始嘚瑟起来,“我暑假里赚了些零花钱,你们猜是怎么赚到的?”。  “嘿嘿,估计是当培训老师赚的呗,这个暑假多少机构请我去当培训老师,我都懒的去。”董凡省掉了大家猜测的过程,直接说答案了。  “哎,去年暑假我们灰溜溜地考奇大的自考,今年却能风风光光的当上培训老师了。这世道变化有多快,真的是风水轮流转呀。”古云飞没想到他的谜题这么快就被董凡破解了,他还是忍不住感叹地说,心里埋怨着董凡不风趣。  今年他的城市很多人想考奇大,都来向他请教,他们想了解去年他是怎么自考的,还有想了解奇大的情况。古云飞索性就开了一个考前培训班赚些零花钱了。  “校长本来说不追求名誉的,却忍不住用天空之城做了回广告,现在我们的生源几乎快与角大、培大和情大相同了。”陶大元也说。  他们县城的人在天空之城的新闻里看到陶大元站在甲板上,都很兴奋。暑假他回来后,还被高中母校的校长请去给同学们做报告。他如实的把他在奇大的学习科研情况给同学们做了个汇报。他不敢吹牛说他参加了天空之城的设计,只是说被邀请去参加开幕式而已。  陶大元去年没考上角大的郁闷一扫而光了。而去年放弃奇大录取通知书去了角大的黄武荣同学,告诉陶大元现在他也有些后悔了。陶大元在这个暑假里也帮一些想考奇大的同学做辅导。他都是义务的,因为要帮忙的人都是通过认识的人介绍的。小县城就是这样,想找一个人帮忙怎样都能找到熟人的关系。  韩蕾的情况和陶大元的差不多。  “我这个暑假只培训了一个人。”董凡淡淡地说,他看着杯子里的茶色,闻了闻茶香,这个应该是陶大元的陈同学上次送的茶叶。  “我也回绝了一些邀请我去做奇大自考的考前培训的。”江雪也说道,“你们看过新闻了吗?据说今年奇大和角大、培大和情大几乎平分天下的状元,还不包括某些被奇大自考刷掉的状元¬——奇大是以自考分数为主,几乎不参考高考成绩的。我们这次是不是扬眉吐气了呢?”  “还有我们学校被列为民办示范大学,获得教育部的教育经费支持。你看这个暑假,我们宿舍楼后面又开始挖地基了,学校要建一幢和我们宿舍大楼一模一样的大楼。”古云飞补充说。“镜像对称的,原来是下睫毛,现在建上睫毛的宿舍大楼。”  “我们每个人都有独立的宿舍,这也是吸引众多考生的原因之一吧。”董凡说,“至少当时报考的时候我是这么想的。”  “嗯,去年计划招300人才来了200来个,今年本来计划招300结果却招了400人。 现在奇大有了教育经费,下一届起每年计划招600个,正好两幢学生宿舍楼都住满了。”韩蕾辅导过参加自考的学生,从他们中间了解了奇大招生的计划。  陶大元用公道杯给大家的杯子里加满了茶水,“最近我在角大、培大的同学告诉我,托奇大的福,他们现在开始可以申请科研经费了。而且新生招生中也明确说明了会有一定的科研经费的——不知道是为了抢生源还是真的要改革了?”  “哈哈,很高兴我们学校的名气一下这么大,以后我们找工作也容易些。”董凡开心地说。“还有,话说本来说好的在开心酒吧的聚会,怎么一下子改到了这个岭头茶馆来了呢?”  岭头茶馆坐落在山坡上背靠着桉树林,面对着大海的位置,风景也是非常的好。只是因为它只提供泡茶与打牌的娱乐服务,没有餐饮,菲鹰小组很少来这里来活动。  “哎,这就要说到新同学的祸害了。”古云飞摇着头说,“现在开心酒吧已经被他们占领了,一桌一桌的新生正聚在那里高谈阔论呢。”  “哦,好吧。”董凡说。  “你们知道现在新同学有多疯狂吗?”古云飞问大家。“他们在开学假期之后主要干了哪两件事情吗?”  “有多疯狂?”陶大元顺着古云飞的话问,这样可以省掉他卖关子的时间。当然,如果没有人搭话,古云飞也会自己往下讲的。  “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申请课题项目,都是一整套设计好的草案,只等经费一到就开始制作了,以个人的名义哦,不是小组。”古云飞有点激动地说。“现在学校只能做出新规定,一年级学生最多每学期只能有一个的个人课题项目。”古云飞说着把杯子的茶一大口喝光了,他以为是在豪爽地喝酒呢。大家看着他的脸上的表情很微妙,心想他有没有被烫到?  “这个正常的吧,二娇不就是带着磁悬浮吧台的科研课题项目考进来的?”董凡说,他没说他自己高中的时候就设计了钓鱼机。“不过我们是不是真的比他们傻些,一年级的时候我们怎么没想到个人也可以做课题项目呢?”  “那第二件疯狂的事情呢?”江雪问。她抿了一口茶,她本来也想着像古云飞那样一口喝光的,这个茶杯那么小。可是看到陶大元一直在烧水、泡茶、分茶,从大家坐下来开始就忙个不停,她就改成一小口一小口斯文地喝茶了。这难道是茶文化的精神所在吗?不过这样喝茶确实比一口闷来得香醇些。  “那就是去考试呀,据说最牛的人已经是三门优秀,五门良,五门通过了。”古云飞有点义愤填膺的说,“这还是人类吗,高中和暑假都在读大学课程的样子呀。TMD,比我现在过的科目都要多。”  “貌似也还好呀,主要是因为你弱。”江雪觉的古云飞有些大惊小怪的,“韩蕾,你告诉他你过了几门。”  “十五门优秀,十门良。”韩蕾说,她没说还有八门是通过的。  “好,算你们狠。”古云飞无奈的说。“反正这新生和我们不是一个材料做的。”  “这个怎么说?韩蕾不解地问道。  “这些人和我们的差别,打个比方说吧。我们在玩泥巴的时候,他们在玩智能百拼;我们在学数学课本,他们在学奥数;我们在学游泳时,他们在学冲浪;我们在打篮球时,人家在打高尔夫了;我们在国内旅游,他们已经周游列国了;我们在铺心镇混,他们在霞市和狐市玩……”古云飞回答。  “那他们有什么不如我们的吗?”陶大元问他。看到大家喝茶的速度慢了下来,他终于停下来喝自己杯中的茶了。  “他们肯定不如我们快乐的,整天都在各种学习中。”古云飞说出了他的想法。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江雪笑着说,“你怎么知道他们不快乐了?他们也有自己的朋友和圈子吧,至少他们还多一些优越感。”  “他强任他强,和你有什么关系吗?”董凡不解地问古云飞,“他们抢了你的科研经费了吗?泡了你的妹子了吗?怎么感觉你苦大仇深的样子,好歹他们也是我们的学弟学妹呀。”  “对呀,我们能狗腿地赞美幂国、特国比我们强大很多的大学科研,就不能接受学弟学妹比我们强吗?”江雪也在旁边搭腔。  “你们……”古云飞指着他们,急得快说不出话来了,他感觉董凡和江雪从来都是一对的,尤其在和他作对的时候。“问题是这些学弟学妹们很狂呀,到处放言说我们二年级学长做的产品很差,没什么科技含量。说什么最好的设计就是碰碰球了,虽然有些幼稚,但是很好玩。”  听得大家都笑了,这算是对他们设计的碰碰球的批评,还是表扬呢?  “这么说你们怼上了?”董凡笑着问古云飞。  “怼上了,没有办法。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必须起风浪。”古云飞像古代武侠小说里的剑客一样冷冷地说。如果在古装偶像剧里,这时就要配上萧飒秋色的画面,几片枯黄的树叶从空中飘落下来。  “什么时候怼上的?怎么决斗?”大家听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昨天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怼上的,相约在艺术节一比高低。”古云飞说,“你们都不看八卦网吗?这么重大的消息。你们真是些老古董,不看八卦网,不玩游戏,不更新脸谱——我和你们有着万丈的代沟,怎么会和你们安排在一个小组呢?”  “确实有很大的代沟,如果叫董凡叔叔显得代沟不够大的话,你也可以叫董凡爷爷。”董凡打趣地说。  大家都打开了桌上的终端屏幕,翻开八卦网,头条仍然是“学弟学长弓张剑拔,相约艺术节一比高低”,里面放的是大熊和一个新生对视的照片,然后眼光中放出闪电。  “又是大熊。”韩蕾叫了出来,大家都笑了,上届艺术节他输了,这次又和新生杠上了。  “我已经加入了二年级的艺术组了,”古云飞说,“大熊让我邀请你们四人参加。”  “我是不会加入的,”董凡很肯定地说,“我有大哥风范,不去和不懂事的小弟小妹们计较的。”  “嚣张的小弟还是得教训一下的。”古云飞并没当有学长的感觉,他要对付的是那些不服气的毛头小子们。  江雪、韩蕾和陶大元也明确表示不参加艺术节小组了,这可是个花时间又耗体力的项目。  “呀,这不是二娇嘛。”陶大元翻看八卦网时,突然叫出声来。  大家凑过来一看,原来头条刚刚更新,“灰姑娘与王子的故事重演”,照片是二娇与刚刚看到的那位和大熊怼上的新生,在一家西餐厅吃饭说笑的照片。由于拍的距离比较远,照片不是很清晰,但人物确定无疑。  “哎,二娇这么快有男朋友了,她不知道我在等她吗?”古云飞懊悔地说。“怎么刚考上奇大,就被撬走了呢?这些新生真的是祸害,居然泡上了我的妹子了,真得好好教训一下他们了。”他自顾自的在那里唠叨着,没人理会他。  “我在想一个问题,如果我们把小学到大学的所有知识打包定量好,然后从小孩子出生后,就开始计划着把这些知识教给他们,那么你们认为最少在他们几岁的时候就可以学完这些知识?”陶大元提出了他的问题,从古云飞说新生提早学习大学课程的时候,他就开始在思考这个问题了。  “十五岁吧”韩蕾经过思考后说。  “也许可以到十二岁。”江雪说。  “我也感觉十二岁就是极限了。”董凡说。  “这种学习会不会像密度一样?金的密度够大了,然后就有锇的密度比它更大。现在又有白矮星、中子星和黑洞的密度是他们的五万倍、甚至更大。”陶大元说。“以后也许能看到新闻,八岁神童学完大学课程。  “我想如果有这样的标准考试,那么从小学到硕士、博士以及科学家都可以通过考试搞定的话,以后的一些中国人的小孩子可以在十八岁前当上科学家了。”古云飞摇头说,中国式的教育都已经疯狂到什么程度了。  * * * * *  “好的,那我们就这么去做了。”江雪关掉桌上的屏幕,往沙发椅后背的软垫靠去,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董凡把桌上的屏幕切换到菜单模式,点了一个慕斯蛋糕和一个抹茶蛋糕。“终于可以开始我们放松的下午茶了。”董凡也往后靠着软垫,身体还往沙发椅里滑下了一大段,几乎整个人埋在沙发里了。  “开始?”江雪说,“我以为我们马上就要回学校了。”  “看来你真的是个工作狂,用我们校长的话来讲叫做……”董凡停下来想那个词。  “木头人。”江雪告诉董凡,她嫌他思考得太慢了。  “对,木头人,没有情调的人,”董凡暗自得意诓到江雪自己说出木头人这个词,“你得停下思考,好好看看四周优美的环境和你眼前的帅哥。”  江雪听到帅哥两个字扑哧地笑出声来了。她环顾四周,他们坐在咖啡厅里靠近阳台的最好位置。阳台的外圈种满了各种花草,现在开的最艳的是那两簇三角梅,洋红色和紫色的两种花混在一起,长的非常茂盛,一大部分枝条都伸出阳台外了。  董凡站起身把阳台推拉门开到最大,让凉爽的海风吹进来。这个半山咖啡馆坐落在面对桉树湾的小山坡上,看得到山下的民房与白色的桉树林,以及远处深蓝色的海平面。  江雪没有反驳董凡说她是个木头人,因为她整个暑假和最近两周都一直在学习中,没有做任何的休息或者去休假。  “你该放松放松了。”董凡指着刚送到的两个蛋糕问江雪,“哪个?”  江雪指了指抹茶蛋糕,董凡把那个浅绿色的蛋糕移到她的桌前。她拿起勺子挖了一小口放嘴里,香纯的奶油和可可的味道马上溶进了她的味蕾里,她感觉自己仿佛立即多了些活力了。她看到远处靠窗的地方有一对情侣在低声地说笑着——这确实是下午茶的美好时光。  “你没事拍我干吗?”江雪放下勺子问董凡,他看到董凡戴上了投影眼镜,镜框上的LED灯一闪一闪的。电子产品的生产规范中明确规定,所有的摄像装备都必须用明显的红色闪光来表示正在拍摄中,这也是出于保护个人隐私的目的。  董凡把江雪桌上的屏幕打开,调出一个程序,江雪看到程序里播放着董凡刚刚拍摄自己的一段视频,屏幕的下方慢慢滚动着诸如“回眸一笑百魅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 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风卷葡萄带,日照石榴裙”等等赞美美人的古代诗词来。  “看看我们开发的软件长大成什么样子了。”董凡开心的笑了,挖了一大块蛋糕送进嘴里。  董凡说他们的软件长大是有道理的。他和江雪开发设计好这个免费软件放到共享网上,很多古诗词的爱好者都加入进来,自发地按照各种场景来增加诗词库。然后他们指定几个比较靠谱的爱好者来维护和管理就行了。现在他们这个《古诗今景》的软件在文学类软件的排名已经很靠前了。  所以现在无论你拍哪里的景色,这个软件都会有实时相对应的古诗显示出来。大家在欣赏美景的同时,也可以学些优美的古诗词,而不是一味的只会说好美好美。  “这有点夸张了吧,让我也玩玩。”江雪不等董凡同意,就摘去了他的眼镜。  “看看对着你会出现什么美好的古诗词?”江雪对着董凡一顿猛拍,董凡摆出了各种耍帅的姿势。  “粗柳簸箕细柳斗,世上谁见男儿丑。”“身长六尺,貌甚丑悴,而悠悠忽忽,土木形骸”……屏幕上出现的是这样的诗句。  “哈哈,还说自己是帅哥,说你猪头没错吧?”江雪指着董凡大笑。  “师妹,你又调皮了。”董凡知道她把设置调到了贬义这一档了。“好久没看到你的笑容了。”看着江雪灿烂的笑容,董凡忍不住问,“最近碰到什么烦心事了吗?”  暑假里他试着和江雪联系,可她的回应不怎么积极。古云飞在小组圈里想组织暑假小组出游活动,江雪也以一些理由拒绝了。董凡知道江雪最近不怎么开心,人看上去也显得有些苍白憔悴了。  “没啥,一些琐碎的家事而已。”江雪轻描淡写的说,“怎么董老大想像帮住陶大元一样来帮我吗?”  “我哪里有帮他了?”董凡马上反驳江雪的说法,“我这也算乘人之危,也许我可以沾他的光,做出个物理学大发现呐。”  董凡不知道他在彩虹花园里邀请陶大元组一个物理学两人小组的时候,有没有像他自己刚刚说的私心。他那时首先想到的是也许我可以帮助陶大元,让他不要那么的焦虑。可是现在对于江雪,他觉得自己完全不是出于帮忙的考虑。  想到江雪说的烦心事是家事,他就不好多问了。  “今天下午放松下,我们做点其他的事吧。”董凡说着把最后一点蛋糕吃掉了。看到江雪有些犹豫,他又补了一句,“为什么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想和你做些学习科研之外的事情呢?”  “哦,”江雪盯着董凡问,“比如?”  江雪不知道董凡会有怎样的回答,她看着董凡并不英俊却有自信的脸想,我想不想和他做些除了学习之外的事情呢?比如约会。他在玩泡妞的套路吗?江雪仔细地看着董凡的表情,表面上能看到的只有真诚和期待。  “比如去做一些我们没做过,但是好玩的事。”董凡也看着江雪明亮的眼睛说。我这是在撩她吗?董凡想,我只是说出了心里想说的话而已。董凡心里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甚至把掩盖失落的话都已经想好了。  “那我们来做点什么吧。”江雪听到自己爽快的答应声。  董凡高兴地站了起来,伸手去拉江雪,江雪迟疑了一下,拉着董凡的手站了起来。  董凡握住江雪温润的手,那肌肤接触的感觉很好,他舍不得放开,但也只能慢慢放开。  江雪忍不住咯咯地笑了,“你这是在撩我吗?”  董凡傻傻地笑了,他不知自己平时的幽默与口才到哪里去了,他只能讪讪地说,“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呀。走吧,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江雪懒得问去哪里,估计问了董凡也不会说。  “我有个建议。”想到董凡刚刚的窘样,江雪突然说。  “什么好建议?”董凡想着江雪是不是要变卦了?他就在建议前面加了个‘好’字。  “我们来玩过家家,当半天情侣好不好?”江雪说。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提出这个建议,反正这个主意就自己来到她的脑子里了。  董凡的心脏如鼓点般的狂跳,他努力稳住自己,笑着对江雪说,“确实是个好主意。”  他其实还有很多问题的,比如“我们互相怎么昵称呀?”“可以拥抱吗?”“亲嘴呢?”……可他都忍住了不能问。虽然他没看过江湖上流传的泡妞宝典,但他知道急不得在所有条款里应该是排位很靠前的。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董凡朝江雪伸出了胳膊弯,江雪却拉住了他的手,那温润的手的触感又一次快速的传到了他的大脑皮层。他稍微加点力握住江雪的手,感受下幸福的真实感。今天是我的Lucky Day了,董凡对自己说。  “只有今天下午,还有记住只是过家家哦。”江雪转过脸,跟董凡再次强调。她怕他当真了就麻烦了,虽然经过一年的小组活动,她知道董凡不是那种拎不清的人。  “收到。”董凡尽量保持他回答的语速和语调稳定如平常。  握住董凡温暖厚实的手,江雪发现自己的心脏砰砰地跳着,比平时快了不少。以前她和前几任男友也是这样子拉着手逛街的,可好像没有和董凡这样拉手的感觉。这也许是过家家的好玩之处吧,江雪也不多想了,她只知道和董凡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很开心和放松的。想到这里她握紧了董凡的手,紧紧地靠在他的身边。  * * * * *  董凡带她到了凤腾陶吧,陶吧就在铺心镇的一条小巷子的深处,巷子的路是由粗糙的石头板材铺的,那板材上手工开采时的石笋槽即使经过了几十年时间的磨砺,依然清晰可见。  推门进去是个小院,院子了种了不少花草,院子左边有棵碗口粗的木瓜树,树上结了十几粒的黄色的和青色的木瓜。  进了院子的里门,就是大厅了。凤腾老师正在给几个小朋友讲解拉胚的技术,看到他们进来就朝他们微微点了点头,又继续讲课了。两人朝左侧的展柜那里走去,欣赏摆在那里的陶器作品。  ……  “欢迎你们,你们是奇大的学生吧?”一个女生走过来和他们打招呼。“我叫希薇,你们是第一次来陶吧吗?”  董凡、江雪也做了自我介绍,“我们是第一次来陶吧。你是凤腾老师的女儿吧?”董凡说。  “啊,是的。” 希薇回答,“这是我们店的网址,你们可以在里面找到关于陶器制作的相关知识。希望你们能喜欢这里,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她讲了一些大概的拉坯要点,然后给他们每人一块泥,你们先拉坯玩玩。  * * * * *  “我知道你的爱好为什么一直改了?”江雪说。  “为什么?”董凡不明白江雪为什么突然提这个话题。  “因为你就是个朝三暮四,水性杨花的人。老实说,这是你的第几个爱好?”  “我没算过,估计是两位数以上了。不过这个爱好我还没喜欢上呐。来的时候不是说带你一起做没做过的事情。以前我就想来这里玩,但是想找个人一起来?”  “Why me?”  “No Why.我知道你会喜欢的,我们的世界很接近的。”  “是吗?”江雪歪头思考这个问题,然后她对董凡说,“你这个家伙又对我使用你的暗示大法了,幸好我比较聪明。”说着她用沾满泥浆的手去抹董凡的脸,被董凡躲开了。  “我们要做什么?董凡停下了抹手中的泥坯,问江雪。  “你做你的,我做我的,我的不告诉你,你的我不爱看。”  “我们合做一个非常规的作品吧,当作是个异类创作。”  “可是,这样子会不会凤腾被老师鄙视呀?”  “我估计他见过太多眼高手低的新手了,我想他现在连做出鄙视的表情,都不大愿意浪费那个力气了。”  董凡提这个建议是因为他们不会经常来陶吧,没时间慢慢从基础学起,只能直接做一个个性化的设计了。不过还好他以前闲暇时有看过一些陶器制作的学习资料。  “好吧。”江雪拿拇指轻推一下手上已经拉成型的碗,然后又退出一下,这样重复几次,碗的边缘就成了波浪形了。“反正我们从来都不是老师喜欢的学生。那我们做什么设计呢?”  “我们用三维设计软件先设计好图纸,然后3D打印出来,再照着模型做陶器。”董凡想了想说。  “你怎么不说直接3D制泥,外加3D喷绘,直接把彩色的泥坯给做出来?”江雪忍不住喷董凡,“然后我们就直接用3D火焰烧制陶器。”  “这个主意不错,可以加入我们的科研课题清单里。”  “不错你个头,先想着现在怎么做吧。我呆会用纸皮做个三维网格线作为参考,你想想要做什么造型。”江雪说着就去找希薇拿纸皮做三维坐标网格了。  董凡想着江雪的反应真快,一下子就想到了做三维网格线来做立体空间的参考。董凡打开三维设计软件在那里思考,想着要构造什么样形状的陶器。  江雪拿着手工做的三维网格板回来的时候,董凡还在发呆,模型做了删,删了又做,结果屏幕上还是一片空白。  看到董凡的呆样,江雪笑了,“你不是很有艺术才华吗?”  “我昨晚做梦游泳掉到漩涡里了,这么都游不出来,很着急。所以我现在想做的只有漩涡,可是又不能这么单薄地表现出来。”董凡说。“你有什么想做的,我们把它们揉合在一起,先不要管什么艺术性了。”  江雪想了想,喃喃地说,“银河系也是个漩涡,人生也是个漩涡,都不由自主地转啊转啊,怎样都游不出来。”她看了一眼董凡,“你的创意很好。我想做的是荷花和荷叶,因为我开始在画图了——它们怎么揉合在一起?”  “等等,你是说你去年开学欠我的那幅画,到现在才开始画了?”董凡装出着急的样子。  “你应该高兴它已经开始了。你没听说过艺术是九十五分钟的发酵,加上五分钟的蒸腾吗?  “特么,你说的是蒸馒头吧,想忽悠我?”董凡摇着头,无可奈何地说。  董凡从题材库里调出了荷花与荷叶,还有风车星系旋涡状的基础模型,把他们比例调整到大小一样,然后重叠到一起。“我们就开始转动它们,或者开始转动我们的脑筋。”  江雪看着慢慢转动的模型,她脑袋里也在转动着,“如果荷花和漩涡结合起来是比较直观的,有动态的。而荷叶是不完全对称的,怎么和它们做在一起呢?”她闭上了双眼思考,感觉自己也被吸进了那个漩涡之中了。  ……  凤腾老师看过太多的初学者,不好好地从拉坯学起,直接就捏小猫小狗,做雕塑的。可这一对小情侣拿着三维作品和坐标网格板做陶坯的做法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个三维的作品看起来还有点艺术的感觉。当然他知道他们的作品不会成功的,不是陶坯做不起来,就是烧制的过程中就裂掉了,所以他也懒得去给他们提醒注意事项——对初学者来说,失败是必须经历的课程。  (第十七章完)  科技相关: 古诗今景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salon365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蝉山海阅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