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主,你又招惹贫僧了第26章·凡尘三千吾独爱卿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6章·凡尘三千吾独爱卿

小说:施主,你又招惹贫僧了 作者:金七邪 更新时间:2017-12-07 17:18 字数:2115
  “我还一眼万年呢。”昆要吾野翻了个白眼。

  “嗯,不好看,我再换本儿?”

  “不用换,就这本,我想看看还有多扯。”

  “好。”

  马车里烛光柔和,风景沉的声音低沉温润。昆吾野用手撑着头,听着故事。

  故事结局是,原来这一切都是个圈套。从姑娘进入寺庙起,就从了局中人。

  书生为了得到姑娘的家财,设了个骗局。从求签到相遇,都是计划好。用一副好皮囊,毁了姑娘的一生。

  最后,姑娘落得个人财两空。姑娘恨自己识人不清,投井自杀。那书生倒好,拿着姑娘的钱财,捐了个官位。从此飞黄腾达,娶得美娇娘。

  不知为什么,这么老套的故事,昆吾野竟觉得很是悲伤。一种无法言说的心痛,昆吾野替那姑娘不值。为什么要用死来成全渣男的一世富贵?她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要自杀!

  醒来的时候,昆吾野躺着风景沉的怀中。她还有些迷糊,眨巴着眼睛疑惑的看向风景沉。

  “到地方了。”风景沉低头看向她这样子,微红着耳尖,心跳了有些快。

  听完风景沉说的,昆吾野就势要下马车。风景沉拉着她手说道:“我带你下去。”

  风景沉一手抱着她,一手遮着她的眼睛,跳下了马车。

  整座山的树上挂满了桃花灯,满山灯火通明。如片片桃花盛开,就连天空都泛着桃花色。

  空中“啪”的一声响,昆吾野抬头便看见,天空中乍开着大朵大朵的烟花,炫烂着整片天空,亮如白日。

  “哇,好美”昆吾野仰头看着说道。风景沉侧着脸看着眼前人,她脸上的笑容比十里桃花让人沉醉,比满天烟花更加绚丽。

  牵起她的手,十指相扣,迎风而立。微风摇曳着裙摆,裙袂相交,两人的长发也在空中交缠着。

  十里桃花堆,与你同坠星夜明媚;微醺凉风吹,与你共赏月下沉醉;烟花绚烂飞,与你并肩携手年岁。

  昆吾野突然转过身看着他说道:“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风景沉见昆吾野看向他,先是红着耳尖,有一种偷窥佳人,又被佳人抓包的感觉。可是听到昆吾野的话之后,那种偷窥被抓包的感觉没有了,只是耳尖更红了。

  “没有,只是想让你高兴罢了。”

  “哼嗯”昆吾野表示不信。

  “尘世三千繁华,吾独爱一者,太阳太阴皆不及卿卿。朝见日东升,夜赏月西沉,唯愿卿与吾相伴一生乎?”风景沉定定的看向她,墨色的眸所显的光华,比之这满天繁星还要璀璨耀眼。

  “气象雪雨阴及极夜,不见日亦不见月。”昆吾野转过头来不再看他。

  “今晚月色很美,烟花很美,这十里桃花也很美。”昆吾野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这繁花美景,只是不看眼前人。

  “如此良辰美景,若有佳音在耳,岂不美哉。风景沉给我弹个小曲儿吧,马车里那张瑶琴是张好琴,是青鸾么?”昆吾野转过头来看向他。

  风景沉压下心底的失落,复而看着她说道:“嗯,偶然得的,听别人说是魔教之物。”

  昆吾野没再说话,只是看着眼前景色。她以前也有两张琴,一张名为青鸾,一张名为野火。

  青鸾浴火重生不死之鸟,野火星点燎原生生不息。

  琴是她亲手做的,她砍了后山那棵百年的梧桐树,这是她唯一一次被师父惩罚的。

  那时师父吹着胡子气呼呼的说,这梧桐树是要引凤凰的!

  可是,还不是被她做成了琴。

  琴上各坠了个穗子,金缕丝做的穗子。那时她缺钱,书上说,金色生财。再不济,卖了这穗子也能换钱。

  上面坠着个色泽如血的赤玉刻成的龙凤盘扣,分别刻着‘野’‘青’二字。

  穗子是她拆了师父的金缕衣编的。嗯,师父还不知道这事。

  昆吾野好奇的看向风景沉,“风景沉啊,你这琴哪里寻来的?”

  “青城派王掌门赠予的。”

  “赠予?”

  “嗯,他有求于我。”

  昆吾野揶揄的笑着说:“有求与你?送一个和尚一张琴?你倒是犬马声色。”

  风景沉看向昆吾野,停顿了下解释着说道:“佛曰,万物平等。我只是可怜着这张瑶琴,落于一个俗人之手。”

  其实他没有告诉昆吾野实话,他那段时间,整晚的做梦。梦见一把琴在哭泣,琴上刻着一只欲飞的鸾鸟。很诡异也很可笑的是,他的心在隐隐的作痛,然后睁着眼睛到天亮。

  当他知道青鸾在殷红舟手上时,他告诉自己,他要得到那把琴。

  后来啊~,殷红舟就乖乖的奉着琴来求他。

  “原来啊。对了,十五年前,魔教的那把火可是他放的?”昆吾野了然,又问道。

  “嗯。”风景沉不清楚当年之事谁对谁错。却知道师父当时,听闻火烧魔教之后,闭关念了七七四十九天的往生咒。出关时只说了一句话,善恶轮回终有报。

  “死都不留全尸,灰飞烟灭,可够狠的。”昆吾野唏嘘道。

  阿砚取下了琴,搬下了软塌。

  昆吾野坐在软塌上想了想说道:“阿砚,这山上的野鸡挺多的,你觉得呢?”

  “您说的极对,不如给您烤着吃。”阿砚一听昆吾野这么说,就知道这位大爷馋着了。

  昆吾野吃着烤鸡,听着风景沉弹着瑶琴。曲子是《凤求凰》,昆吾野嚷嚷道:“不好听,我要听《百鸟朝凤》。”

  风景沉无法子,只能应着她弹了曲《百鸟朝凤》。昆吾野悠闲躺在软塌上听着曲子,眯着眼睛说道:“其实这样,以天为被,以地为塌也别是一番滋味儿。琴音在侧,良辰美景。”

  呵,您这是以天为被,以地为塌么?您身下的软塌是什么?盖着了薄丝锦被是什么?

  昆吾野大爷似的听着曲儿,风景沉小官似的弹着曲儿。

  一曲罢,昆吾野听的意犹未尽。“没想到,你这琴技倒是好。”

  “说出来,你怕是不信,梦中学的。”风景沉看着她笑着说道。

  “噢?前尘旧梦?”昆吾野说道。

  “许是吧,还想听什么曲子。”风景沉抚了抚琴说道。

  “今晚是不听了,这么晚了,有些困了。”昆吾野近来嗜睡,可能是怀孕了吧。

  最后昆吾野困乏的倚在风景沉的怀中,什么时候上的马车都不知道。
金七邪 说:今天和朋友出去玩,更晚了不好意哈,跪着唱认错~emmmm,记得收藏评论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salon365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施主,你又招惹贫僧了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