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道长不是神棍第五章 一首凉凉送给自己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章 一首凉凉送给自己

小说:是道长不是神棍 作者:夜雨声疏 更新时间:2018-01-13 23:15 字数:2012
  美术学院十大怪谈:  五,曾有一个雕塑系的学生喜欢比较猎奇的摆饰,他在西藏看到了两具风化的干尸,就偷偷带了两个头颅回来放在寝室里。半夜醒来时,看到那两个头眼睛居然睁开了,眼珠子放着绿光,正阴森森地对他笑。学生觉得害怕,于是上专业课的时候把这两个人头盖上了厚厚的石膏,做成人头石膏模型,扔在美院二楼的石膏像教室,据说很好分辨它们与其他石膏的区别,只要对石膏头像们拍一张照片,你就会看到其中两个干尸头正咧着嘴对你笑。  六,美院大楼三楼,走廊两边的教室数不一样,那便是消失的教室,据说曾有一位老教授在这间教室中讲课,听他课的人很少,老教授也不点名,最后没有人再听他讲课了,他却像看不到一样一个人坚持讲课,底下一个学生也没有。老教授去世后,这间教室就离奇消失了,但是会在晚上不定时的出现,教室门关着,如果有人从门前走过,那扇门便会突然打开,从中伸出一只漆黑的手将路过的人拽入教室中,永生永世听他讲课。  “非哥,你说我们能熬到十二点进里世界吗?”是以默默蹲在二楼楼梯旁的墙角画圈圈。  我觉得这句话应该换成,我们能活到十二点吗?  为了躲避有可能落在头上的碎玻璃,我和是以上了二楼,二楼暂时很平静,没有会变脸的名画,也没有人呼哧呼哧吹冷风。  这层有那个诡异的石膏教室,但据怪谈说,石膏像们的活动时间是黄昏,我也没听到有什么奇怪的声响,应该是安全的。  这个时候,大门被砰的一声推开了,门口传来保安大叔有些紧张的声音:“谁在里面?”  “非哥。”是以闻声有些蔫吧,无精打采地说,“保安大叔来了,我们的美院探险活动好像没戏了。”  不!是以你清醒点!我们是来找你室友的,不是来探险的!  保安大叔出现的瞬间,一楼恢复平静,出大门的路上我假装系鞋带,拿回了那枚没来得及派上用场的铜币,所有的画作都恢复了正常,该微笑的微笑,该被砍头的被砍头,只有地上那摊红色的碎玻璃以及上头琉璃顶缺失的一块告诉我,刚刚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  这之后,我解释了好久才让保安大叔相信我只是来美院安慰经历了灵异事件的妹妹突遇三急万不得已进大楼找厕所结果差点被突然掉下来的玻璃砸破脑袋。  是以也是个戏精,配合我演出了兄友妹恭的拳拳手足之情。  之后我们各回各宿舍,高材生已经准备睡觉了,看到我后开口要问,我抢先一步道:  “我去考古。那只黑猫让它去。因为乱七八糟的原因爨教授先回来了。我刚刚去美术学院找是以。我知道美术学院闹鬼。还有问题吗?”  高材生悻悻闭上了嘴。  我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拍灰的过程中,我在书架上看到一张白色的卡片,拿起来才发现是罗翰先生的名片,被我顺手放书架上了。  罗翰先生大概会有康天空的电话?就算没有也可以问他有关于那怪鸟的事。  我拿着手机跑到阳台上,照着名片上的号码打出去。  电话很快接通了,罗翰先生的声音从那头传来:“哪位?”  “我是是非。”我说,“有事情想问一下罗翰先生。”  “原来是是非……咳,师叔。”罗翰先生似乎有些尴尬。  我被罗翰先生的称呼惊得一愣,突然有种自己已经奔四了的错觉,这才意识到,康天空管爨教授叫师伯,我和康天空是一辈的,而康天空跟我说过他辈分大。  应该,也许,可能,不会有人需要管我叫师祖吧?  我成功从罗翰先生那里要到了康天空的手机号,这一次电话没有被马上接通,而是过了足有半分多种。  那边没人说话,“天空?”我试探性的问道。  “嗯。”康天空平静的声音传来,“是我,有事?”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那头突然传来利器刺破肉体的声音,还有一声杀猪一样的惨叫。  “你现在很忙吗?”我有些退缩,这架势,大概是在打架?这个时候分心打电话真的好吗?  话说,康天空同学,这才分开多久?你咋又打上了?  “不忙。”康天空道,顿了片刻后又加上一句:“已经在收尾了,有什么事情现在可以说。”  铮的一声剑鸣,我几乎可以想象瘦削人影甩去龙牙刀身上的血渍,侧头回望过来,一双异瞳毫无多余的情感波动,淡漠得有些不像个活人。  “我是来呼叫远程支援的。”我说,“天空,你有没有听说过一种鸟,有四只翅膀、六只眼睛和三只脚?”  康天空嗯了一声:“你身边有人看到了?知道地点么?”  听起来他对这怪鸟挺感兴趣的?  “实际上就在我们学校,我看到了,四只翅膀、六只眼睛和三只脚,橙黄色的,跟鸽子差不多大。”  “你们学校?爨师伯不在么?”康天空那里安静下来,惨叫声和刀剑破空声都消失了。  我告诉他爨教授似乎有什么急事,很匆忙地就走了,康天空啧了一声,没说什么。  “你知道那是什么吗?好像听到它叫声的人都会倒霉?”其实那种程度已经不能算作是倒霉了,简直是要命好吗?  “酸与,山海经中有记载。”康天空道,“你什么也不要做,等我去处理。”  酸雨?那鸟叫酸雨?还有,我已经做了很多了啊?  “实际上,我听到它叫了,你说我现在吃东西会不会被噎死?”我想起是以楼下宿舍那个吃巧克力豆呛气管的女生。  “有可能。”康天空一本正经不似玩笑。  雾草?  “我明天晚上和小黑去申城找你,不要轻举妄动。就这样,挂了。”  喂!等等!距离明天晚上还有24个小时,如果真这么恐怖的话,等你来的时候我怕是已经凉了啊?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