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道长不是神棍第六章 是以你看看人家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六章 是以你看看人家

小说:是道长不是神棍 作者:夜雨声疏 更新时间:2018-01-14 20:48 字数:2018
  美术学院十大怪谈:  七,石膏教室里,除了藏有干尸的石膏头像,还有几个学校从二手市场购入的人头像,据说它们会在夕阳如血的时段自己动起来,重现它们死亡的瞬间。  八,美院大楼的鬼屋画风一直受人诟病,实际上在重修之前,那里是一栋普通的教学楼,有一天午餐时段,教学楼起火了,火是从三楼烧起来的,还好起火时几乎所有学生都正在吃午饭,没有什么人在,但是这天偏偏有一名油画系女生在三楼画画,被困在了三楼画室外的小阳台上。最后只能选择跳楼逃生,头敲在了草地中央花坛的石砖上,当场头部整个变形,脑浆流了一地。当你路过那片草地的时候,说不定脚下踩的,就是那名女生的脑浆。  我刚结束和康天空的通话,手机叮咚一声来了一条消息。  “非哥,我要去趟美院男生宿舍。”  喂,是以我跟你讲你别作死啊?  我在心中怒吼道,手上简单地回了个哦字。  我清楚这货的秉性,没人垫背她是断然不敢自己去瞎闹的。  “非哥,你这满满的已阅感是怎么回事!说好的爱呢?说好的兄妹爱呢?”是以几乎是秒回。  愚蠢的妹妹哦,兄妹爱?不存在的。  第二天我上午上课,下午去爨教授的办公室看书顺便清扫一地的打印纸,等着康天空来救场,本来是打算去趟租书店的,但是怕增加风险度,决定还是事情解决后再去。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我揉了揉后颈,看起来今天美院三楼的石膏像们没作妖。  放在一边的手机响了,是是以的电话。  “怎么了?你又准备去夜探美院大楼?”我问道。  “不是。”是以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失真,“非哥,来美院,我找到菜菜的笔了。”  十分钟后,借着路灯,我看到是以正站在大楼旁边的草地上,我走近了一些她才看到我,对我挥手招呼我过去。  “诺,你看。”是以将一支马克笔递到我眼前,能看见上面贴了一些彩色的纸胶带,握笔的地方已经有些掉色了,但还是难掩其中流露出的满满少女心,总之是一支很有特点的笔,难怪是以可以一眼认出来。  我嫌弃地白了是以一眼。  是以从来不会在她的笔上贴这种东西,她只会在灵感缺失的时候一边抓头发喊:非哥帮我拿包薯片拿瓶可乐,一边在笔尾咬出一圈圈的牙印来。  这大概就是别人家的软萌妹子和我家的糙女汉子之间的区别了。  “所以呢?这有可能是你室友以前掉的,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美术学院前有人掉画笔应该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  我刚说完,身后传来一个怯怯的女声。  “是以……啊,还有是非学长……”  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我很轻易就能分辨出这声音正属于是以那位失踪一天多的蔡姓室友,我回头看过去,隐约能看到一个人影正站在一盏路灯后面,那路灯正好坏了,看不清那人的模样,只能从身体轮廓分辨出是个女生。  “是以……”  我和是以愣神的时候,那女声又幽幽轻唤了一声。  是以反应过来,但是站在原地没有走过去,她在这种时候一点也不傻,大概此时心中有些疑虑。  “菜菜?”  “是以……”  “菜菜!你怎么在这里?你昨天去哪里了?好多人都在找你,哦,对了,其他人呢?”是以问道,能看出她跟这个女生关系很好,另外的室友就三个字“其他人”概括,唯独对这个女生是发自内心的挂怀。  友谊从来不可能是单向的,是以也不是那种会主动上杆子巴结人家的人,居然能忍得了是以,这个姓蔡的女生性格也太好了吧。  “是以……是以……”蔡姓女生没有回答是以的问题,只是不停地叫是以的名字,声音里带了颤抖的哭腔。  “哎!菜菜你别哭啊!”是以有些急,举步就要迎上去,我一把拉住她,这个姓蔡的女生给我的感觉很不对,也许是我过于敏感,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康天空应该快来了,到时候一切交给他就好。  是以看了我一眼,这时灯杆后面的女生已经开始低声的抽泣了,边哭边喃喃着叫是以。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吓到你了?没事,我在这里呢,有什么鬼怪敢欺负你我都帮你揍回去,别站那里了,这么黑,菜菜你先过来,跟我回去好不好?”  我打了个寒颤,面色古怪地看是以,这货什么时候这么软言软语过?我怎么不知道?  灯杆后面的女生就像没听到一样,“是以……是以……呜呜呜……是以……”  是以苦恼地想了想,突然了然,把我往前推了一步:“菜菜,你看我们发现了什么,这是一只野生的是非学长哦!要颜值有颜值要才华有才华的古汉语系No.1,这么难得的机会,你确定你不把他抓回去洗白白然后……”  “喂!是以!”我忍不住打断是以,不打断的话鬼知道这丫头后面要冒出什么惊人之语。  “是非学长……很好看……有一种书卷气……那幅水墨画里白衣书生的感觉……”灯杆女生缓缓道,我觉得她说话很奇怪,前面只是叫是以名字的时候还不明显,现在却能听出明显的违和感。  “那幅水墨画?哪幅?”是以疑惑道,“菜菜你不是从来不喜欢去美术馆的吗?”  “小时候家里……有一幅水墨画……画的是白衣书生和桃花妖……那个书生……和是非学长的感觉很像……”  我听到这话顿时惊呆了。  雾草?柳永和桃夭?谁画的?当时知道这事情的不就柳永桃夭和常蛇吗?柳永有这么无聊?没听说柳永会画画啊?而且清朝的画也不可能完整地留到现在还挂在一个普通人的家里啊?  还有,这妹子怎么看都是对画里的白衣书生动情了吧?敢情这姑娘是柳大词人跨越千年的另一笔情债啊?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salon365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是道长不是神棍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