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路,故乡的云引子 -- 诚意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引子 -- 诚意

小说:故乡的路,故乡的云 作者:子规啼血 更新时间:2018-01-09 10:00 字数:2190
  -  -  五天后。  大雪纷飞。天地间白茫茫一片。  一大早,李克农就站在窗前,两眼注视着外面,双眉紧锁。  柴成文推门走了进来,整个人象个雪人。一边拍打着身上的积雪,一边从文件包里掏出一份电文。喜形于色:李队长,中央同意了我们的报告。  李克农接过电文,大喜:太好了。  柴成文兴奋地:李将军,这样一来,谈判的僵局就可以打破了。  李克农:对!我们是带着诚意来谈判的,换了名单再换人,没什么大不了的。  柴成文:那,我们现在……  李克农拍拍柴成文肩膀:立即通知美方谈判代表。  面对突如其来的消息,利比呆若木鸡,傻坐在椅子上,半晌才缓过神来:(英语)No,No。贵方真的同意交换名单?  柴成文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利比长叹一声,瘫坐在椅子上。  柴成文不动声色,两眼紧盯着对方:尊敬的代表先生,您看,下午我们可以交换名单吗?  “……”利比半晌无语,最后耸耸肩,又是一声长叹,“好吧。”  回到驻地,柴成文和李相朝径自来到了李克农的办公室。  “怎么样?美国人这回该洗澡了吧?”其实,李克农早从柴成文的脸上看出了结果。  柴成文哈哈大笑。  李相朝也笑了。但随即严肃了起来:李队长,关键是目前我们手中掌握的战俘……  李克农淡淡一笑:“放心吧。交换战俘名单,我们早做好了准备工作。”回头朝坐在炮弹箱上的杨末招招手,“小杨,来,你是名单的总负责,给李将军汇报下具体情况。”  杨末下意识地站了一下,但随后又坐在了炮弹箱上,瞅瞅柴成文。  “你这个小鬼呀。”李克农佯嗔地点点杨末的脑袋,转向柴成文,苦笑,“柴大联络官,看来我这个退居三线的队长说话不好使喽。”  柴成文笑了。朝杨末摆摆手,行了,执行队长命令。  “是!”杨末答应着站了起来,转身掀开炮弹箱。炮弹箱里面放着大半箱摆放整齐的档案袋。  杨末立正行军礼:“报告首长,截至今天,关押在我方各个战俘营的联合国军战俘共有11551名,其中南韩军7142人,美军3193人,其他国家军队1216人。所有战俘相关资料全部准备完毕。”说着指指炮弹箱。  李相朝满意地点点头,“好啊!就凭这一点,就足以显示我们的诚意。”  “不错。我们是带着诚意来的。”李克农哈哈大笑,“现在万事俱备,就等下午交接了。”  几乎与此同时,也是在驻地,利比急得就象一只烤在热锅里的蚂蚁来回在屋子里转圈。  希克曼实在憋不住了:(英语)将军,共产党答应了我们的要求,交换战俘名单,这就是我们的胜利,您应该高兴才是,可您……  利比瞅一眼,冷笑:高兴?上校先生,这不是胜利,这是,用中国人的话说,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希克曼耸耸肩。  利比走到桌前,抓起桌上的几张纸,暴跳如雷:混蛋。白痴。战斗已经打响了,两军对垒,剑拔弩张,这帮家伙干什么吃的……  希克曼摇摇头。利比手上的纸是他送来的。他也为难:将军,请息怒。问题是凭我们现在的手中的这些材料,要想统计出准确的战俘数字,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利比恼怒地瞪着希克曼。  希克曼:将军,国防部最新公布的战俘统计数是11万多,而我方此前通过国际红十字转交给共产党方面的战俘总数是15万。还有……  “够了。”利比几乎要发疯了,“天大的笑话。堂堂联合国军,竟然连自己关押的战俘总数都统计不清,岂不是……”利比没有把话说完。他是个军人,讲究的是一板一眼。他不喜欢政治,但他还是懂得的,战争不是目的,政治也不是,只有利益……还有,军人的天职。  “那,下午的交接,要不……”希克曼作为助手,只能提建议性的意见。  “No,No。”利比一拍桌子,“准时交接,”  几个小时后,双方工作人员开始交换战俘名单。  李相朝代表中朝方在交接文件上签字。  杨末将交接文件放到利比面前:(英语)将军,请您签字?  利比面有难色,提起笔,踌躇再三,最后还是放下了笔,将文件推给了坐在旁边的希克曼上校。  希克曼不解地看一眼利比少将,长叹口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利比的脸色很难看,交接仪式一结束,夹起公文包就走,也许是起得过猛,刚站起来又跌坐在椅子上。等出了帐篷,没走两步又摔了个仰八朝天。  回到驻地,利比立即叫部下拿来了刚接收过来的美军战俘名单,看了几页,便恼怒地扔在了桌子上。  希克曼:将军息怒,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  利比拍拍桌上的战俘名单,冷笑:上校先生,看看这份战俘名单吧。共产党提供给我们的这份战俘名单,不仅英、中文对照,而且战俘姓名、部队番号、军衔、甚至连军号,一应俱全。而我们呢?……  柴成文也很恼火。翻看着手中的战俘名单,气愤地直摇头:这简直就是一堆废纸。  李相朝:不错。除了英文字母拼写的姓名和战俘编号,可以说,一无所有。  杨末:首长,我们已经核对过了,这份名单比美方宣称的战俘数字少了1456人,比他们通过国际红十字委员会转交给我们的战俘数字少了44205人。  李克农双眉紧皱:看来,还是乔冠华同志有远见啊。我们是得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了。  转天,柴成文代表中朝方向美方提出了交涉。  利比半晌无语。许久擦擦额头上的虚汗,狡辩道:尊敬的代表先生,实在抱歉。这只是我方工作人员的疏忽,当然还有一些技术上的失误。不过,我们的诚意是无庸置疑的。在此,作为首席谈判代表,本人以人格担保,一定在最短的时间内,向贵方提供一份完整详细的战俘资料。  李相朝冷笑。  柴成文哈哈大笑:那好吧。我们就恭候将军兑现诺言了。  利比淡淡一笑,举起了右手信誓旦旦地:(英语)放心吧,我们美国人是最讲信义的。  可是……  信誓旦旦的利比将军,直到四十一天后,才补充齐了13万中朝战俘的详细资料,而对缺漏部分未做任何交代。  -  -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salon365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故乡的路,故乡的云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