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树下的背包第二十二章 竹篮打水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二章 竹篮打水

小说:榕树下的背包 作者:淅雨飘雪 更新时间:2018-01-13 14:26 字数:4538
  如果说世界上最不可愚弄的东西,那么恐怕就是时间了,当你在愚弄它的时候,它已经把你玩弄于股掌甚至剥去了你的生命;而最不可缺少的,可能就是钱了,即使你再清高、再洒脱,也无法与钱不相闻问,甚至可以说钱也是人生责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一晃两个月过去了,工程依旧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不过少的是从初至此的那份激情。  老赵依旧在每天打着电话与开发商做着沟通,照这样下去,先别说工人怎么样,就连公司恐怕都维持不下去了。  工地上兮兮碎碎的耳语声,传的沸沸扬扬,甚至有小道消息声称开发商挪用资金,已赔的倾家荡产。  这次连最淡定的老古也坐不住了,最近明显他心情很低落,除了发脾气就是和其他人打架,工地已乱成了一锅粥。  老赵也没心管他们,毕竟自己主管这栋工程楼,现在欠了人家那么长时间工资,连躲着还来不及了,哪好意思还去管人家呢?  “哥,你怎么看他们说的?”张小伟和江树宽坐在了一起,讨论着工资的事情。  江树宽看了看四周,叹了口气说道:“我也不知道啊,不过那么多人传,应该不是空穴来风吧?”  “那我们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白干了吗?”张小伟焦躁的捶打着地。  江树宽也低下了头,恐怕这所有人里最需要钱的就是他了。该怎么办?他也想知道该怎么办!  “江树宽张小伟你俩进来。”老赵站在办公室门口向他们喊道。  哥俩互相看了看,不知道这个节骨眼老赵找他们干吗。  “怎么了赵主管?找我们有什么事吗?”江树宽问道。  “先坐下,我慢慢跟你们说。”老赵喝了口茶水,指着凳子说道。  哥俩坐好后看着老赵,等待听他讲话。  “树宽,知道你家里不容易,那么长时间没给你们发钱作为咱五号楼的主管我是真的过意不去。”  “赵主管,你这么说是不是钱拨下来了?”还没等老赵说完,张小伟就急着问道。  老赵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没有呢,本来我们几个主管已经和公司商量好,如果再不拨钱,我们就集体罢工。可是今天公司突然打电话来说已经谈拢了,让我们接着干,先每人给你们一点生活费。”  张小伟听到要给钱一下变得兴奋了许多,已经五个多月没往家里拿钱了,再不发钱恐怕真得喝西北风了。  但江树宽就比较冷静了,听到生活费,知道肯定不会太多的。  “那是给多少?”江树宽直接了当的问道。  “树宽,你家里困难,先给你五百,小伟呢给你三百,其他人给二百。剩下的回头一次性结清。”说完老赵看向了二人。  “三百?看来还是对我特殊照顾了?不是赵主管,这也太糊弄人了吧?”张小伟脸突然黑了下来,这可能是他活到现在表情变化最快的一次了。  “那回头是什么时候?”江树宽依旧冷静的问道。  老赵低下了头,说道:“封顶一个月以后。”话语中毫无底气。  “什么?这是拿我们开涮呢?像这种工作怎么干?等你这钱我一家的命都该没了。”这次连江树宽也变得不淡定了。  “你俩别着急,听我说,这也是公司上层的意思,他们说开发商那边挪用了工程款去外省,但是那个项目却不错,很快应该就可以回款了,甚至可能用不到封顶就可以给我们钱了。”老赵解释道。可是这种解释怎么听都像望梅止渴。  哥俩又看了看对方,谁也拿不定主意,这个时候即便是谎言也得当真话信吧!毕竟凡事人还是都盼望着往好的方向发展的。  “好吧,赵主管,我们就在信你一次吧,但是到时候一定要给我们的,都是打工的家里还指着我们这点钱呢。”张小伟说道。  一旁的江树宽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但是已经被栓住了,也只得继续相信下去。  陆续的,工地上的工人们都领到了那点无济于事的钱,怨着骂着然后继续工作着。  天渐渐转凉了,不知不觉从每天的满头大汗突然就变成了瑟瑟发抖。  其实这两种状态都很难熬,只不过也是没法选择的,这个社会能活着已经算不错了,在生死面前受苦也就变得微不足道了。  江树宽搞不清楚为什么人本来就活的够难了,而人们却还要自己设置障碍。明明可以简单的交谈,却变得防备重重;明明可以平等的去共同相处,却有些人非要趾高气昂;明明标榜的一字千金却被越来越多的谎言与欺骗腐蚀。  有太多的明明和应该,就像明明理所应当的靠双手赚钱,也已增加了要去恳求要去奉承这个环节。  张小伟披着一件大棉袄坐在楼盘的一个角落,手里还拿着一张百元钞票。  “兄弟,这是干嘛了?炫富吗?”老古嘻嘻哈哈的过来问道。  张小伟无力的笑了笑,说道:“炫富?你别逗我了,家里就剩这么一张了,我在想花完了后半个月怎么过。”  江树宽坐在一旁也不言语,这马上要封顶了,这近一年的钱到底还有着落吗?  “没事,信我的,老赵都跟我说了,公司内部消息,开发商那边马上就给拨钱了,等钱到了还能跑得了吗。”老古好像知道的很多,工地上的消息多是从他嘴里传出来的。  “得了吧,老赵都说了不下十次了,眼看眼再有俩月可就要过年了,到时候别连回家的车票都没钱买。”老古的同乡又来泼冷水了。  “怎么会呢,我那天是亲耳听到他跟上面打电话的。这还错得了?”老古不服气的说道。  “得了吧,上次说咱这钱不保准的也是你,你就整天听风就是雨,没个准谱。”这个同乡说起话来毫不给他留面子。  被人当着这么多人数落,谁都受不了吧?结果两人越吵越凶,就像要打起来了。  “别吵了。”平时话不多的江树宽突然嚷了一嗓子,不过确实管用,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到了他这边。  “咱都是出来干活的,自己窝里斗有什么用?眼看眼的就要封顶了,到时候真不给咱们钱怎么办?这才是咱们该讨论的事!”说着江树宽扫了一圈在场的人。  “对啊,不给钱怎么办,你们倒是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