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天第四十节 筹谋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节 筹谋

小说:舒天 作者:茶喝三两钱 更新时间:2018-01-14 20:55 字数:2105
  “那个,刘一手。”舒酷沉思许久之后开口说道。  “诸稽的事情,我已知晓。神宫会派人去接替彭娇的位置。你先行返回即可。”  听到舒酷作出的决定,刘一手心下稍安,这并不出乎他的意料。  只听他回答了一声:“是,大长老。属下领命,属下这就告退。”  舒酷点了点头,可他并不知道,刘一手此去,却是再也不会返回诸稽了。  中央神宫外,一骑绝尘而去。  “来人。”舒酷紧锁的眉头,并没有随着刘一手的离开而舒展。然而他不得不做一些决定。  “大长老,您有什么吩咐?”来人是神宫内的侍应。  “去把舒甲、舒乙二人给我找来。我有事让他们去办。”舒酷吩咐道。  “是。”言毕,便径直寻那二人去了。  片刻之后…  舒甲、舒乙二人已经出现在中央神宫之内。  “甲哥,你说这大长老叫我二人前去,到底有什么事?”舒乙放慢了脚步,开口问道。  “这个,我也说不清,但似乎和诸稽有关。”舒甲边说边摩挲着下巴。  “甲哥,莫非大长老要派我二人去诸稽公干。这可不行啊!”舒乙的脸上透露出万分的不情愿。  “怎么了。你还怕了那只母老虎。哈哈…”舒甲打趣道。  “谁说的,谁说我怕了。”这舒乙却是急忙道。  “那彭娇,虽是皂衣祭司。但说到底,终究不是大长老的嫡系。哪能和我二人比。要不我们资质愚钝,哪里会被派到这种地方来。”舒乙嘴上喋喋不休。  “诶,乙弟,你慎言!”舒甲却是轻声喝止。接着又补充道:“乙弟,这里的人哪个不想回到尊上身边。但哪个又敢明言。这话你和我发发牢骚也便罢了,知道么?”  舒乙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便打了个圆场道:“知道,知道,谢谢哥哥提醒。”  二人也不再聊天,只管向前,不消片刻就来到了舒酷所在的大殿之内。  “大长老。”二人叫了一声,齐齐拱手。  见二人已到。舒酷收回自己的思绪。问道:“我派你二人时刻注意舒嗟的消息,可有进展!”  舒酷的问话让二人一愣。只因他俩做事历来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当日嘴上虽然应承,却一直没有行动。又哪里来的什么结果呢。  “这…这…”两人结结巴巴,不知如何回答。  “哼!混账!”见他俩吱吱唔唔,再加上自己对二人的了解,舒酷的心中隐隐有了答案。心中暗想:“要不是念在这二人与自己同宗,早就一巴掌拍死他们了。”  舒甲、舒乙二人见舒酷动怒,顿时两股颤颤,身子瞬间软了下来。跪在地上大声求饶道:“大长老饶命,我等知错了。只求大长老给我等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啊!”  “闭嘴。”二人不断的讨饶声,惹的舒酷更为不悦。心中愈发的肯定,这舒嗟看来是凶多吉少了。只是不知彭娇之死,和这事有没有关系。  舒甲、舒乙二人见舒酷不说话,以为此事难以善了。而舒酷却不让二人继续说话。顿时这两人不知如何是好,一个劲的痛哭磕头。似乎要把这大殿磕出一个洞来才肯罢休。  “行了,行了。”舒酷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毕竟眼下还得用到他们。顿了顿之后,舒酷才开口说话。“诸稽城主彭娇死了!”  舒甲、舒乙二人闻言,浑身像被闪电击中那般。这消息,另二人十分震惊。两人对视了一眼,一时间竟是忘了继续讨饶。  先是舒嗟父子失踪,现在彭娇身死。这一切很明显就是有人在针对神宫。二人虽然不堪,却也是想到了这一层。  “大,大长老。这莫不是有人想挑战神宫。”舒甲率先反应了过来,小声的说。  “哼,算你还有些脑子。舒甲,你马上带着舒乙,去到诸稽。给我好好查查这事。”舒酷冷冷的道。  “是是是…属下遵命。”二人忙不迭的答应。  “别高兴的太早。我可告诉你们,前面的事,我暂且按下。这次要是还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可别怪我冷酷无情了。”舒酷声色俱厉,目光也逼视着二人。  “滴嘟…”舒甲额头的汗水,掉落在大殿的地板上,清晰可闻。而一边的舒乙早已吓得手足无措,不知做什么才好。  舒酷的逼视渐渐有了厌恶的色彩。这俩个混蛋,竟和老夫是同宗,真气煞我也!  “滚吧。”舒酷不想再理会二人,挥了挥手道。  舒甲、舒乙如蒙大赦一般齐齐起身,口中连连称是。飞也似的逃离了大殿,直奔诸稽城而去。  再看宁城的城门口处,此刻正站着一个老头。  “哎,老夫离开这里许多年了。没想到这宁城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此人正是从诸稽而来的老刘头。当年他离开的时候,宁城还是炎人国的领土,处处能够见到炎人国的印记。而多年之后,当他回到这里,除了熙熙攘攘的车马人流,却是再无其他。人老了总是容易怀念过去。  老刘头感慨过后,进入了宁城的大门。在城内七拐八弯之后,停在了一个小院的门口。  “嗯,应该就是这里了。”老刘头看着小院四周炎人国皇族特有的暗记,点了点头。然后以一定的规律敲起小院的门来。  “咚咚,咚咚咚,咚…”反复三次。  只听得院内有一个沙哑的声音传来。“门外人,你从何处来啊?”  老刘头回答道:“我从来处来。”  “那你又往何处去啊?”屋内的声音再一次传出,却不见有人开门。  “我往去处去。”老刘头不紧不慢的回应着。  “哦?”沙哑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却是显得更加难听刺耳。“你姓甚?”  “老夫姓刘。”  “哈哈哈,原来是你这个老不死的。你终于舍得出山了。等着,我来给你开门。”然后一阵脚步声从小院内传来。  “吱呀”一声,小院的门从里面被打开。开门的是一个面白无须的老者。两只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上下打量着老刘头。  老刘头也是这样看了许久,才吐出几个字:“我回来了,带我去见少主。”  “好,好,好啊…”开门的老者显得有些激动,颤巍巍的让开身子,将老刘头引进门内。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茶喝三两钱 说:求收藏,您的收藏是对我最大的支持,谢谢。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salon365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舒天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