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剑箫第四十三章 赤子之心 神秘主婢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三章 赤子之心 神秘主婢

小说:琴剑箫 作者:夜无愁 更新时间:2018-01-13 05:43 字数:5168
  第四十三章 赤子之心 神秘主婢  蛮牛听完杨寰宇对老夫人的病情的诊断后,对杨寰宇说道:“小恩公,求求你救救我娘,小恩公能诊出我娘的病根,自然能治好我娘。每次蛮牛看见娘受苦,就恨不得让病痛长在自己身上。如果小恩公能治好我娘,我蛮牛以后愿意为小恩公做牛做马。”  说完,咚咚……竟然向杨寰宇磕起头来。  杨寰宇连忙上前去扶,却拉了几下也没拉起来,无奈他只好运起功力,生生将蛮牛提了起来。  那蛮牛惊奇地看着杨寰宇,脸上敬佩之色更浓。  杨寰宇安慰他道:“蛮牛兄弟,小可答应你一定将老夫人的病治好,但是你要答应小可,以后再不许这样。嗯……这样吧!以后你我以兄弟相称如何?小弟今年虚度十八零九个月,兄弟你呢?”  蛮牛一厅,两眼一直,伸出一只大手搔着脑袋,想了一阵,才傻笑这看向老夫人。  老夫人本来一见杨寰宇时,打心眼里就有一股好感,适才又见杨寰宇对自己的病情的一通分析,更是觉得这俊美绝俗的少年不简单,她见杨寰宇竟然愿意与自己的儿子结交,那还不打心底里高兴。她一看自己儿子那幅憨样,就知道他又忘记自己的年龄了,于是啐了蛮牛一口,道:“你今年刚好十八岁,别人看你个子高大,都以为你有二三十岁了,其实你还不过是个刚长大的大孩子,现在还不快拜见大哥!”  那蛮牛一听,又待向杨寰宇跪去,可是杨寰宇却挽着他的手,不管他怎么用劲,就是不让他跪下去。  这时却听老夫人对杨寰宇道:“我这牛儿呀,自七八岁时起,便一年长高半尺,到了他十三四岁时,就已经比常人高出两尺,所以别人都以为他已经二三十岁了,其实呀!他还只不过是个孩子。”  杨寰宇先时一听说蛮牛只有十八岁,他怎么也不敢相信,但是这话却是从老夫人口中说出,他又怎能不信,只因天底下有哪个做娘亲的,会连自己儿子的年岁都记不清的。  于是,杨寰宇以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蛮牛,忍不住打量了起来,想到几年前在凤来客栈中第一次遇见蛮牛时,蛮牛那高大的身形曾使他骇然一惊。  那蛮牛见杨寰宇这样看着他,扯了扯那件被割得破破烂烂的衣服,又挠了挠那颗大脑袋,对杨寰宇傻笑道:“大哥可不要笑话蛮牛,蛮牛自小就饭量大,一顿能吃八大碗白米饭,现在……现在……呵呵……现在一箩米饭都不够了。”  杨寰宇一听,有些忍俊不禁,暗道:“难怪你能长成一座小山一样,原来一顿饭就是普通人家三天的口粮。”  他突然又想到,蛮牛应该是他的外号,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是什么?于是,便问道:“蛮牛兄弟,你的真名叫什么?总不能让小兄老是叫你蛮牛吧?”  老夫人连忙笑道:“哎呀!你看看,老妇真是糊涂了,竟连名姓都没说给相公听。”说着,她突然黯然接着说道:“唉!老妇夫家姓龚,是冀州人氏,老妇本姓裴,是从北方逃难到冀州的,大概二十五六年前与先夫结合,后来几年因为灾荒,便一直南迁,只是半路上丈夫因病过世,剩下当时大腹便便的老妇,只能随着一同迁徙的人来到这个地方。唉!到了这儿时,牛儿才出生几个月,连名字都没取……”  一旁的蛮牛突然咚一声跪在老夫人面前,大叫了一声“娘”,然后脑袋埋在老夫人胸前伤心起来。  老夫人婆娑着蛮牛的头发,又道:“牛儿本名青牛,是在老妇刚来到这儿时,一位老道长所起。只是这几年牛儿在外结识了几个街头混混,才被人起了一个这样的浑号。”说着,对蛮牛道:“牛儿呀!以后你可要听娘的话,再不要和那些人来往了,娘看那些人一个个都不是好东西,你要是再跟着他们鬼混,总有一天遇上嫉恶如仇的人,说不定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你给害了。”  那蛮牛在她怀中连连点头,含糊说道:“不去了,牛儿再也不去找他们了!”  杨寰宇觉得,这蛮牛本姓纯善忠厚,断不会主动与那胜大哥等几人混在一起,一定是那几人看上了蛮牛的一身本事,故意对蛮牛施以好处,这才让蛮牛依赖上了他们。  可是,这蛮牛一身佛门金刚元气又是从哪你来的呢?  这时,却突然听见龚老夫人又是一阵重咳,那蛮牛又连忙为她顺了一会儿气,才见老夫人渐渐缓和了下来。  蛮牛转过身来,对杨寰宇说道:“恩公大哥,求你快开药方替我娘治病吧!”说完,又要跪拜。  杨寰宇连忙扶着他道:“青牛兄弟,你请放心!小兄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办到。”  蛮牛一听,这才放下心来,可是又见他傻傻一笑,对杨寰宇道:“恩人大哥还是叫我蛮牛就好,青年牛听起来……呵呵!”  杨寰宇见他这样,也微笑道:“好!好!那蛮牛兄弟以后就不要再恩人长恩人短啦!”  蛮牛一听又呵呵笑道:“好!以后蛮牛就是你的小弟了,你就是蛮牛的大哥。”  杨寰宇笑了笑,道:“蛮牛兄弟,此处有没有笔和纸,小兄……”  “有!有!有!大哥等一等,马上就有!”蛮牛说完,就冲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只见蛮牛手上抱着一沓纸,另一只手上拿着笔和墨合。  杨寰宇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只取过一张还算干净完整的纸,接过笔墨,就在桌上写了一副药方,然后递与蛮牛道:“蛮牛兄弟,请你去药铺里就着药房抓三服药来。”  那蛮牛一听说这是药方,如获至宝,转身拔腿就跑,等他快出门口时,杨寰宇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连忙将他叫住。  只见蛮牛一脸迫不及待的样子,问道:“恩……大哥还有什么吩咐呀?”  杨寰宇没说话,从怀中取出一锭碎银,抛于蛮牛道:“快去快回!”  蛮牛接过碎银,才愣愣的道:“呵呵!我怎么忘了已经没钱了!谢谢大哥!”说完,呼的一声便没了影。  杨寰宇看了微微一笑,暗道:“好一颗赤子之心!”  那龚老夫人一直看着两人,此时见蛮牛去抓药,便对杨寰宇叹道:“杨相公,老妇虽然识人不多,可是自从老妇第一眼看见相公,便知道相公绝非普通人家,我儿憨厚,而且对人毫无心机,老妇希望将来相公能多多关照我家牛儿,免让他被人利用就好,如此老妇就是死也安心了。”  “老夫人快不要这么说,惘说小可已经与蛮牛兄弟结拜,就算是萍水相逢,小可也会助他一把。而且,老夫人虽然身体羸弱,但是只要将病根除去,身子很快就会好转的。”说到这,突然想到一事,那便是蛮牛身上具有上乘功力之事,他本想借此时机向龚老夫人打听,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妥,只因适才说了这么久,龚老夫人始终未曾透露一点相关之事,或许这是他们家的秘密,如此自己又何必探人的私密,让人家为难呢?  于是,连忙改变话题道:“要除去老夫人的病根其实并不难,小可曾经追随过一位武林前辈学过几手专治内伤内症的功夫,只要老夫人服下小可开的药,再让小可为老夫人以习武之人所说的内家真气将药力行开到全身各处,便可将寒毒拔除。”  那龚老夫人听说自己十余年的顽疾这么容易就可以治愈,虽然她对杨寰宇已经完全信任,可是仍然禁不住疑虑。  杨寰宇自然知道龚老夫人所想,于是连忙解释道:“老夫人的病若是光靠药石的话,就算对症下药,恐怕没个三两个月也绝难根治。因此,虽然小可将老夫人的病根拔除,却也不能立刻让老夫人康复,仍需休养半个月才能完全康复。而且,小可的药方中列了一种极为名贵罕见的草药,料想此地也没有这种药材,因而小可恐怕还要让老夫人多委屈几天。另外……”  他说着,见老夫人脸上有沉吟之色,不明所以,却听老夫人突然抬起头说道:“杨相公说还缺一味药材?”  杨寰宇听得一愣,不知道龚老夫人之意,以为龚老夫人担心找不齐药而治不了病,他连忙说道:“其实这一味药材可有可无,若是真没有这种药材那也无妨,只要多吃几服药也是一样。”  他一边说,却见龚老夫人在床上乱摸乱找了一阵,只见她摸出了一个小木盒子,递与杨寰宇道:“杨相公,这里面还有一颗丸药,这是大约九年前一位怪头陀经过老妇家门时所赠。本来那怪头陀当时送了两颗这种丸药,只因老妇当时实在没有钱买药,而且都已经剩不了几口气了,这才服了一粒。不想,服了那药丸后,老妇的病就好了一大半,虽然当时还不能行走,可精神却好了许多,那时老妇便知那丸药一定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奇药,说来也多亏了那一粒丸药,否则老妇也不会活到今天了。  当时老妇也不知道怎么报答那怪头陀,那怪头陀也真是奇怪,他只说让我家牛儿跟他学几天武艺便算是报答,老妇本来也看得出那怪头陀定不是一位普通人,就想等着将来牛儿长大了再报答他也不迟,于是老妇便答应了他的要求。可是,牛儿去了几天就回来了,还说那怪头陀嫌他笨,仅教了他打坐睡觉的功夫,只嘱咐他必须天天练习,便把他给赶回来了。老妇也无可奈何,只怪牛儿太不争气,受了人家的大恩却不知道报答,唉!”  说着,苦叹一声后,又道:“对了!杨相公,你看这丸药是否用得着?”  杨寰宇到了这时,已经知道为何蛮牛会有这么一身功力,原来是受了高人的指点,想来那位老夫人口中所说的怪头陀定是一位奇人。心中疑团解开,杨寰宇看着手中的小木盒,却见这木盒也没什么特别,便将木盒打开。  才打开一点,一股刺鼻的怪味使他连续打了几个喷嚏,这哪里是什么奇药,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种灵药有这样浓重的刺鼻怪味的。  但是,听龚老夫人说,这丹药的功效确实可以起死回生,因此他也不敢妄加断言。仔仔细细打量那颗药丸,发现这颗药丸却是一颗母指大小的黑色丹丸,杨寰宇不用凑近木盒就能闻到那股刺鼻的怪味。  可是,怪事发生了,只这么一会儿,原来还弥散满屋的刺鼻怪味竟然变成了淡淡的清香,这一下变化可把杨寰宇惊愣在那里,他把木盒凑近一嗅,果然那满屋的清香确实是发自木盒中的丹丸。  杨寰宇嗅得一阵,实在想不出这丹丸是何种药材所炼制,不过他想到这丹丸既是奇人所赠,而且又救过老夫人一命,自然不是一般的丹药。  于是他将木盒合起,递回给龚老夫人道:“老夫人请将这丹丸收好,小可见识浅薄,实在看着不出这种丹丸的来历,可是这丹丸既然能曾救过老夫人之命,定然不是一般的灵药。而且,老夫人此时的病也不需浪费这种救命奇药,请老夫人收起,以免暴殄天物。”  那龚老夫人本来还想说什么,却在这时,只见蛮牛气冲冲地跑了回来,才一进门就听他骂骂咧咧道:“那死老头子说找不到什么凤尾草,我蛮牛就是不信,赏了他一巴掌他就乖乖拿了出来。哼!这死老头子还当我蛮牛好欺负。”  杨寰宇听了倒是吓了一跳,他是惊讶于这么一个小小的普宁镇竟然有这样名贵的药材,不过他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于是,急忙拿过蛮牛手上的药包,打开一看,果然和自己以前看过的药书上说的一模一样,这下他可是有点懵懂了。不过,既然有这种草药,那就再好不过了。  此时,却听龚老夫人对蛮牛训道:“牛儿!你怎么又胡乱打人了?自从你认识了那几个人,整个人都变了,你是不是要把娘给气死呀?”  蛮牛一见自己娘亲伤心,连忙跪在龚老夫人面前,哀求道:“娘,牛儿都是因为担心娘的病,而又气那药铺掌柜的有药不肯卖,这才气他不过,打了他一巴掌。不过娘请放心,牛儿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龚老夫人听了蛮牛的话,也只能无奈叹气。  杨寰宇不忍再看他们母子两悲伤,连忙吩咐蛮牛道:“蛮牛兄弟,此时天色已经不早,你快去准备熬药吧!”  蛮牛应了一声,看了龚老夫人一眼,才抓起要把走出去。  杨寰宇怕他有什么闪失,只得在旁指点着,不过杨寰宇这些担心倒是多余的,只因看蛮牛那娴熟的手法就知道,蛮牛对这熬药的功夫可是比他还在行。  正所谓勤能补拙,蛮牛虽然生相驽钝憨厚,却也不是一个完全没有心思之人,他常常为自己娘亲熬药,而他又是一个极为孝顺之人,总盼望着自己娘亲的病早日康复,因此在这熬药的功夫上确实下过一番苦工。  药已熬好,却已是未时。让龚老夫人服下药后,杨寰宇便吩咐好蛮牛接下来的事,而后他才把龚老夫人扶坐起来,自己则坐在床沿上,左手抵住龚老夫人的后心,运起搜经过穴疗伤心法开始为龚老夫人驱寒毒。  不到一会儿功夫,只见龚老夫人额头上、脸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龚老夫人的一件中衣已经被虚汗浸透,只见杨寰宇撤掌让龚老夫人躺在床上,长长吁了一口气,对蛮牛道:“蛮牛兄弟,老夫人的病根已除,再服几次药、休养几天就可以康复了。小可……”  他还没说完,却听咕咚一声闷响,只见蛮牛双手按住腹部,看着杨寰宇,神色一片尴尬。  到了此时,杨寰宇才想起,自己连午饭都没吃,不过看现在的天色,也快到晚饭的时间了。  杨寰宇看了看蛮牛,又看了看床上的龚老夫人,他知道龚老夫人过不了半个时辰就会醒来,到时她便能下床行走,而且看样子也很久没吃东西了。  于是,对蛮牛说道:“蛮牛兄弟,你在这里照顾老夫人,过一会儿老夫人便能下床吃喝了,小可就先回客栈了。”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块碎银,塞给蛮牛后,自顾自地走了。  只剩下呆站在那里的蛮牛,蛮牛呆了一会儿,突然“哎呀”一声,整个人跳了起来,叫道:“我这买药还剩下不少钱呢!”说着,就追了出去,可是哪里还有杨寰宇的身影。  回到客栈中,杨寰宇舒舒服服沐浴过后,换了一身白色的儒衫,顿觉身心一阵清爽,而且想起蛮牛母子的事,内心更是说不出的快慰。  晚饭就叫店小二送到了房中,吃饭时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今晚的灯火大会,他白天听那胜大哥等人说,在灯火会上要去劫持今年的花魁,此时没有了蛮牛的协助,也不知道他们会搞出别的什么名堂。  只是此时估计着时辰,那灯火会怕不已经结束了,就算自己有心助人恐怕也已经来不及了。因此,也就只能等到明天再去打听了,而且他明天还要到蛮牛家中看看龚老夫人的病情是否有变。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salon365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琴剑箫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