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刀夜第二十六章 魂力奇质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六章 魂力奇质

小说:御刀夜 作者:炮孩子 更新时间:2018-01-11 17:16 字数:2629
  “即夺得他人之物,若再取其性命,便与盗贼无二了。”  忽闻一人厉声高喊,令洛耀闻声止住了恶爪。  他抬头撇了眼来者,淡淡笑道:“原来是地商家秋德掌柜。”  秋德慢慢走向四方阵,身后跟着井风与井木。  洛耀轻笑一声,道:“不知秋掌柜阻挡小子,是何用意?此于我掌下之人,应与秋掌柜无干系罢。”  秋德摇头一笑,道:“秋某自然不认识此人,只是……”  “只是甚么?”洛耀一脸笑意,看着秋德。  秋德道:“也没甚么,我与此人有些渊源,不知能否请洛公子看在老朽薄面上,绕他一命,放他生路。”  洛倩儿悄近其身旁,于他耳边细语道:“耀哥,这老家伙修为......”  洛耀微微点头,悄声道:“这老家伙月前方结泉后期,现却无魂念可感知。只怕已有灵念境甚至破束境修为,也只爹爹能与他交手了。”  洛倩儿奇道:“这才不到一月,便可涨至这等修为?”  洛耀道:“你莫忘了这老家伙身后的庞大势力,昔日可是与四大宗派齐名的地商家。”  秋德见二人轻声细语,又问道:“不知洛公子可否卖老朽一个薄面。”  洛耀抿嘴一笑,不失风度道:“此人哄骗家妹,洛某本欲给他教训。不过,他即与秋掌柜有渊源,小子自然留情,也与他再无恩怨纠葛,望秋掌柜作证,我洛家人皆诚实,可非好惹是生非之人。”这厮说罢,带着洛倩儿出了南场门。  秋德见他离去,心里骂道:“真是洛横天的龟儿子,性子一般无二。”  天夜遭歹人欺骗,又见万琪无醒转,二人遇难异地他乡,终非故土哪有人情,想至此,已是洒泪痛哭。  井风回过神,见雨滴“啪哒”打在秋德头上,连忙脱了外衣,披在秋德身上。  原来秋德候着众人走光,正欲离去,却见洛倩儿自此少年手上拔出银戒,又见那戒指乃先前贩卖魔核之人所有,故猜测此人应是那携魔核之人,又见他似有性命之忧才喝声相救。  秋德见他身无魂力,又遭人抢了宝贝,心里叹道:“这小子,也着实可怜。不知甚么缘故,竟惹上‘洛生非’一家。”  “嘭嘭!”忽闻两通轻敲鼓声传出。  “哈!”天夜吐出一口血,身上意念渐失,只觉身心皆散了。他抓着最后一丝知觉,将万琪慢慢放躺。  刹那间,他失了意念,两手掌拍在地上,昂首朝天一声怒吼,震开乌云,唤散细雨。  “嘭嘭!”又两通鼓声传入秋德耳里,他登时奇道:“这小子,体内有怪声传出。”  “甚么怪声?”井风,井木二人不曾在意,故而不知。  秋老沉思片刻,突惊悟道:“那洛倩儿使得可是昔年冬家功法,玄冰掌。”  “玄冰掌?”井风二人哪曾听过。  秋德自顾自道:“玄冰掌。此功法甚是奇妙,若招它打中,也无甚伤势。只是击中处脉络冻上一层冰,遇魂愈冻。那洛倩儿方才打中他魂泉,只怕便冻住了魂泉穴。”  “冻住魂泉穴?”他二人面面相觑,不明其意。  “嘭嘭!”又两通敲鼓声传出。  此时,他二人皆听得明,井风问道:“是何处敲鼓,做喜事丧事?”。  秋德看着天夜,道:“非是敲鼓声,这小子体内不知发着甚么怪声。说来也奇,这厮无甚魂力,却哪找来魔核,助我晋入灵念境。”  “魔核?”井风看向天夜,顿时惊悟:“他便是那携来魔核,又得我地商家相赠项链之人?”  “应是他。我方才见洛倩儿从他此处抢去的戒指,便是昔日那携魔核之人所有。”  “啪!”  “嘣!”  周边忽一声巨响,三人唬得一跳,见那地砖竟被他双手拍得粉碎。  “嘭嘭!”忽两通重击鼓声传出,三人听得心里凉飕飕,只觉有大事将生。  原来他魂泉穴被玄冰掌所冻,却有股魂力已破封而出,又遇着冻结,便冲击起来,故而发出“嘭嘭”撞击声。  “我等速速后退,你二人将女娃扶起,这少年不知生了什么事,不可贸然动......”  秋德话未说完,只见天夜头磕着地,右手捂着魂泉处,左手猛地一抓,竟徒手掀起了一列百年石砖。  “咻!”  一股劲风忽从天夜身上冲出。  “哈!井风,快!”秋老大声一喝,却被突袭而来的劲风冲退几步。井风,井木二人艰难地扶起万琪,迅速退至秋德身旁。  “轰!”地一声,天夜所在处,砖板皆破碎。  井风指着天夜,道:“当家,那是何物?”  秋德定眼一看,只见两道蓝白光从其身上窜出,又肆意一番,渐渐笼住天夜身躯,将那落下的雨滴排开。  秋德瞪大了双眼,惊道:“这雨,竟避开了......咦,是那两道光,将雨排斥在外,使雨近不得他身。”  那两道光围着天夜旋转,末了,一同扎入其身,那光乍看似水流般柔,却又似电闪般迅速。  “这光,即快又慢,想是我眼花了,快慢皆分不清了。”井风奇道。  井木瞧出端倪,道:“快的,是白色那道;慢的,是蓝色那道。”  秋德盯着蓝白二光,见已消入少年体内,再无异样,正欲松下心。  忽听“嘭”地一声,一股强风又自其体内冲向四周。  “当家,我动不得身矣。”只听井风井木二人哀嚎道。  秋德闻言,便欲踏步上前,却现腿脚重如石,移步似撼山。  “是甚么情况?我通身如遭电击,痛麻交加。”秋老心里惊慌,又嘶吼一声,费足劲力跨出步,靠近二人,拽住井风井木连同万琪一同退下场台。  几人方脱台而下,便听“嘣!”地一声巨响,台上砖板皆碎如沙石,蓝白二光自其身上窜出,好似脱缰野马肆无忌惮,一道劈甩墙壁,一道毁刮场地,又缠绕似大蟒相厮,纠缠如巨蚺斗身,二光齐舞。  顷刻间,这洛城百年历史之地,便被此二光轻易毁成废墟。  秋德见那二光肆意破坏,唬得失声道:“这二光,好似有灵性。”。  霎时间,只觉有神灵俯视,秋德身似负石,他搂起万琪正欲再退,忽见井风二人仿佛失了魂,他几声呼喊皆无作用,只得将二人拽出两丈。  井风二人回过神,见秋德额上大汗淋漓,气不顺神不满,便跳起身扶住秋德。井风低头道:“当家,您可有大碍。我二人不中用,还连累当家。”  秋德摇摇头,道:“你二人实力不高,抵不下也无须自责。这不知是甚么力量,连我灵念境都莫能抵抗。”  井风二人转头看向天夜,见那台上狼藉一片,便问道:“当家,这场,只怕是没用了。”  秋德摇头苦笑,道:“这场也有百年之久,却遭此人二光顷刻间毁得虚无,若是遭洛横天逮住,定会生祸事。”  井木喃喃道:“这是甚么光?有这等毁坏力。”  秋老冥思半晌,道:“方才我细细感知,此二光,只怕是魂力!”  “魂力?魂力怎可脱出身外这等距离?”井木诧异道。  “而那企图锁住我三人的,应是魂念。”  “魂念!”井风井木二人惊道。  井木道:“我也曾见识过,若神魂境强者将魂念一释,强时可压倒破束境修为之人,弱时亦能压制灵念境。可此少年,无魂......”井木忽现他周身魂念,便改口道:“虽有魂力,却非神魂境。”  秋德道:“是极!昔年老祖魂念一释,我虽无气力撑住,也是因他修为已至强。可这少年不知有何力量,这等令人胆寒。不过,我曾听老祖讲起,除修为强于他人几线可以魂念相压,又有一种可不分修为压迫。”  二人齐问:“何种?”  秋德道:“那种压制来源于:魂力奇质。”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salon365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御刀夜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