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春秋第五章 宏图大志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章 宏图大志

小说:大宋春秋 作者:寒漠孤月 更新时间:2018-01-12 09:11 字数:3940
  午时,母亲婵真已回来,王羽裳即与母亲一起做饭,王御则听着李云飞述说后世的奇闻趣事,当闻之后世有武器坦克,外表覆盖尺许厚的合金钢甲,有数万斤重,却能日行千里,震惊不已。再闻有飞机、导弹等可以上天之物,更是刷新了王御的世界观,对他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钢铁制成的重物居然能载人上天!导弹更是能制敌于万里之外的大杀器,还有日行数千里的汽车、电脑、电视、网络等等更是让王御惊叹连连,感叹进步竟如此之快。  “兄弟,你这些话若是去说书,必然能闻名天下,真是可惜了。”王御听了些许,心中惊异,笑着打趣道。  “这些话要说出去,别人岂不是把我当成疯子了!啊?哈哈哈!”李云飞笑道。  “那也是!”王御笑答道,“我华夏有如此武器和技术,岂不是纵横天下?”  李云飞听了,顿了顿,道:“要真是就好了,大概六百年后,我华夏闭关锁国,落后于世界,以至于被其他国家欺辱,甚至那东瀛倭国,也能欺我华夏。”李云飞说着怒意渐盛,过了一会才好,“不过好在我华夏后来得到复兴,虽然还不是世界第一,却也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强国,真正的对手不过寥寥几个国家,他们恐惧我华夏发展,再外拼命压制,却也难挡我华夏崛起之风。”  “好!”王御原来听得还大是愤慨,心想子孙后代如此不争气,后来听得华夏再次复兴,大叫出声了。李云飞被吓了一跳,急忙伸手示意小声,王御也急忙压住声音。  聊有一时,午饭做好,因招待客人,把昨天王御带回来的野味尽皆煮了,还有知县赏赐的那另外一两白银,也被婵真派王羽裳去买了许多吃得来,像是过节一般。本不该如此,一来王御帮忙除了大虫,乡邻皆知,婵真还听闻知县要参王御做个都头,心中高兴。二来李云飞是远道来客,为人也知书达礼,相貌端正,身体魁梧,婵真见他为人也本分,听闻李云飞父母双亡,王御又与他相处的好;倒有心收他为女婿,只是疼爱女儿,又不知王羽裳心意,不忍心就此强行嫁出,还得观察一阵再说。  饭后婵真听闻王御欲养幼虎,大惊失色,见得幼虎在后院,活蹦乱跳,又不敢近前,对王御兄妹呵斥道:“你怎敢私养这杀人畜牲,古语云:养虎为患,养虎为患。你自幼也读了不少书,怎不知这点道理?休要多言,即刻将它送去县衙,交给官府处置。”  “母亲休要如此,若交与官府,这幼虎难逃一死,不如便养下,母子亲情,世间皆有,昨夜那母虎伤人也是为了保护这小虎,虽闹了一场,但毕竟没有伤人性命;母虎为幼虎而死,如此亲情与我们人又有何异?我们若害了这幼虎性命,造罪孽啊!”王御苦劝道。  “是啊!娘,哥哥说的不错。这小虎十分可爱,我也喜欢它,便留下它罢!我们将它养大,它也必认得我们,必然不会伤我们,”王羽裳拉着母亲衣袖,撒娇道。  “大娘,恕我多言,常言道:虎毒不食子。可见老虎也是有感情的,我们将它养大,必然不会把我们当成敌人,岂不闻佛曰:万物皆有灵。留下它又有何妨,等它长大后或许还是一大助力,若遇土匪山贼,它也能帮我们。”李云飞也出口劝说。  三人虽如此说,但婵真只是不肯,再三苦劝,婵真坳不过三人,只得同意,最后只留下一句话:“它以后若是伤了人,即便赶它出去。”  三人皆喜,时至午后未时三刻时分,婵真伴着几个街坊大娘,复去子午街缝衣裳了,三人留在家里,王羽裳则是兴趣大起,饭后便在后院逗着那母狗和幼虎,王御和李云飞也坐在后院看着。  “即收下了这幼虎,就该给它取个名字罢!”王御提议道。  “嗯!是该给他取个名字。”王羽裳抱着幼虎,看了看,笑道:“都说,云从龙,风从虎,虎啸风生。不如便叫啸风,如何?”  “啸风?不错,很好的名字。”李云飞笑道。说罢小声对王御道:“兄弟,我在后世时,常闻如今大宋朝是最接近我哪个时代的,人也比较开明,女子出门学文学武也是常有之事,今日一见羽裳妹子也有些文采,果不其然。”  “哦!当真?你不是说大宋不过三百年,你在八百多年后,中间隔了几百年,怎么反倒是我大宋最接近了?莫不是金人南下灭了我大宋?”王御疑惑的问道。  “那倒不是,后面的朝代虽有金人,但大宋灭亡却也不是金人之祸,反倒却是金人北边的鞑子,是他灭了大宋,而且还不单单大宋,大宋朝周边金、西夏、西辽乃至更远的大食到西北边的一些西方国家,惧被蒙古人征服,其疆域为世界数千年史上最大,方圆万里,其疆域之大,左右来往需一年以上。”李云飞有些懊恼的讲道。  “哦!蒙古人竟有这等本事?竟能摧垮了我中原的富裕,以至于后面数百年不如现在!岂有此理,若我日后杀到北漠,必要叫他们好看,似霍去病将军那般,封狼居胥,扬威漠北,传我大宋名声。”王御愤慨的说道。  “诶诶诶!兄弟且住了,莫要如此说,其实蒙古诸部后来好杀也是有原因的,后来统一蒙古草原的领袖成吉思汗,其人幼时也是苦不堪言,遭人欺凌,也许是如此,才造就了他后来滥杀成性。到后面又有金国压迫,教他们年年进贡且不与安抚,也使得蒙古诸部难以支持,才会起如此恨意!以杀止杀,最终自己亦会反遭所害,若我大汉在北,必能安抚蒙古诸部,使后面之事不会发生,他日我们收复失地,打服北方诸夷,使他们不敢再争,教与他们耕地方法以及我中原先进技术,安抚其心,传我华夏文化,使其不再那么野蛮,后面诸般事情即便发生了也不会那么惨烈了,我们对外族也不能赶尽杀绝不是,有道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不过有一点我是赞同的,愿入华夏者,便为友。”李云飞见王御义愤填膺,急忙劝说道。  王御好不容易才止住,喃喃道:“如此说来,教人好不痛快。”  李云飞有意岔开话题,看了看王御,道:“我观兄弟你乃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之子,忠烈之后,实非常人,目下金人猖獗,连高宗皇帝都逃亡至海上,我华夏百姓被受欺压,朝廷无力,英雄辈出,不知兄弟你日后有何打算?”  “哎!我父亲先辈奸臣所害,后保家卫国,战死沙场,以至于我一家流落至此,我只想报父仇,去投军,重振我大宋国威,达到昔日汉唐之强盛,报靖康之耻!可惜!想我王御,空有一身本领,却只能困在此地,报国无门!”王御闻言,神情凄然。叹道:“天下恶人太多,我一人力不能敌,若有本事,俺恨不得杀尽天下恶人、恶鬼!”  “兄弟志气远大,却也不错,但还是有些迂腐!”李云飞却突然拆台,说道。  王御闻言,又惊又有些怒,“云飞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云飞微微一笑,看了看天空,笑道:“兄弟你志气不错,可是确有些迂腐!报国固然不错,但何谓国?何为家?国家不是任何一个政权,而是一种意义,国家是指被人民、文化、语言、地理区别出来的领土或者地区。国家乃人民之事业,而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基于理念和理想的一致和利益的共同而自愿结合起来的集合体,却不是任何一个朝廷。打个比方:“国家”如同这片土地,“朝廷”则是住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无论历经多少沧桑,历经千万年的演变,住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不知换了多少,但这片土地仍旧在这里,依然还是土地,最多只是土地上曾住着不同喜好的人而已。你只知道报效朝廷,殊不知那贪官污吏、豪强地主能够欺压百姓,其中却有朝廷纵容,我实话告诉你,就现今抗金英雄岳飞将军,日后也是被高宗皇帝和那奸相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处死!”  “什么?岳飞将军可是国之忠良,高宗皇帝怎敢如此?”王御大惊,差点叫出声来。  “那可不是,岳飞率军连连击破金人,想要迎回微、钦二帝,二帝一来,如今的高宗皇帝岂不皇位不保?何况这大宋朝廷历来重文轻武,武将备受积压,以至于国力衰微,空有天下十之八九的财富,比外族多十倍的人口,却无力守护家园,岂不可笑?兄弟你别忘了,昔日你父亲王教头一身武艺,却被高俅迫害而逃至延安府,与你父亲齐名的梁山好汉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也是如此,甚至比你父亲更加凄惨。大宋朝廷软弱无力,以前向契丹、西夏俯首称臣,年年进贡,甘为下国;靖康之耻你难道忘了?如今皇帝虽不说昏庸?却也不是英明之主,你意欲以热血身躯效命沙场,可你就算杀尽金人又有何用?大宋朝廷严防武将,战事需要委以重用,战后不是遣散回乡便是取其性命,如此朝廷,又何必报效于他,相反,你外出抗金,造福的更多的只会是当今朝廷上的贪官污吏,而不是天下百姓,你的大义又何存?”  王御被说的哑口无言,李云飞所言句句在理,实在无法反驳,弱弱的说道:“可是不报效朝廷,抵御外辱,却又该如何?”  “如今的大宋朝,其不过是窃取了后周的江山,又攻下了他人的江山罢了,太祖皇帝赵匡胤陈桥兵变夺取大周政权你岂不知?往上几百年,唐、隋、晋、汉、秦,俱是华夏正统朝廷,你又该报效、忠于哪个?岂不闻太公《六韬》中言:天下非一人之天下,唯有道者处之。今皇帝无力,华夏百姓倍受欺凌。岂不见,汉末无道,天下八州百姓并起,黄巾起义;唐末无能,先有裘浦,后有黄巢,皆是揭竿而起的百姓。他们又因何而反,若是他们常年劳作能吃得饱饭,家中还有余粮,又岂有造反之理?究其根底,却是皇帝失德,民心尽失,此乃天意!如今大宋虽然富裕,却仍是有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之事。我所在的八百年后你可知道,全国十数亿百姓温饱不愁,无论男女皆可上学,除我大汉,周边五十五民族绝大多皆和平共处,为民者,但凡能知道自己所擅长之技,愿努力向上者,皆可富贵,你难道不想这等太平盛世早点到来?”李云飞一气呵成,脸都涨的通红。  王御哑然。  “今天下正值动荡之秋,而乱世必英雄辈出,如今纵比不得春秋、汉末,却也不差多少,我等皆有一身本领,何必屈身受制于昏庸的朝廷?岂不闻,时势造英雄,英雄亦造时势时也。今天下各处皆募兵征乡勇抗金,正是大展宏图之时。那时天下是谁人之天下,还尚未可知也。”  “如此,兄弟不愧是后世来人,当真是才高八斗,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兄弟莫不是有意争夺天下?”王御闻言如重见天日,猛然开悟,连连点头,思量一时,问道。  “我正有意向,本来只是想平淡生活,保家卫国,就此过完一生。但造化弄人,使我来此,正好实现宏图志!却奈何我独立难撑,单丝不成线,独木不成林!”  “如此甚妙,如若兄弟不弃,王御愿相随。”  “小女子王羽裳亦愿意跟随!”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salon365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大宋春秋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