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锋的幻想世界第一章:老无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章:老无

小说:陈锋的幻想世界 作者:江河百川 更新时间:2018-02-12 22:29 字数:2566
  导语:再没什么可说的,他不再知道人们对他说什么,人们什么都不再对他说,他自己心里什么都不再说,心说没什么可说的,再没什么可说的.  地心世界深处,在一处小洞穴里,一颗神秘水晶竟然悬浮在洞穴半空。  老无和陈锋纷纷打量着这颗水晶。  “真是不可思议,任何地方都没有受力,竟然就这样悬浮在半空之中,老无,这次我们赚大发了,这绝对是个宝贝”,陈锋说道。  “老无?”,见老无没有回应陈锋又问道。  “啊!”,这时老无抱着头一声惨叫。  “怎么了老无?”,陈锋关切的问道。  “我看见了,我看见它了,就在那元晶里面,它是活的,它有生命啊!”,老无惊道。  “谁?它是什么?”,陈锋也是不解地问道。  “它……它就是……它就是……....”,老无支支吾吾说不清楚。  “好了,不要多想了,我先把它拿走了再说,这种好东西放这里真是暴殄天物”,说着陈锋把它收到了自己腰间的小携物袋里。  “走吧老无,目标以达成”,陈锋说道。  但老无自从看到那颗元晶后,就好有了点变化,有点诡异,好像是被蛊惑一般,走在陈锋的后面,神秘地笑着。  突然在距离一个悬崖不远处时,老无突然疯笑了起来,一个劲的往悬崖那边跑,陈锋发现了老无的异常,连忙跟上去拉住了他,呵问道,“你他妈是不是疯了,不要命了是吧?”。  “嘿嘿,我是不要命了,我要跳下去,我要下去”,老无说着就猛然挣脱陈锋的手,继续向前冲去。  “老无,你这是怎么了啊!”,陈锋大叫一声紧接着跟去。  眼看就要来不及了,只见这时陈锋一个弹跳,也不顾自己了,直接跳到老无身前,一个猛推,把老无推了回去,自己却因为本就已经很大的惯性力和老无的回撞力,竟是直接被撞下了悬崖,老无这时才醒悟过来,大骂道,“该死的,被它蛊惑了”。  老无连忙爬到悬崖边,焦急的寻找啊锋的身影,看到下面那岩浆火海后心凉了半截,可这时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老无,我在这里”。  “啊锋?”,老无喜极而泣。  只见陈锋已是悬挂在悬崖半空中一块凸起岩石上。  “你可真是吓死我了呀!千万别乱动,拉住绳子,我来拉你上来”,老无道。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只见地心世界突然开始震动,老无所在的峭壁附近已经开始塌陷了。  老无在绳子那头焦急的喊道,“快爬,快爬啊!这里马上就要坍塌了”。  “老无,你快走,不要管我,快走啊!”,陈锋喊道。  只见陈锋突然松开了绳子,就这样让自己掉入了那岩浆深处。  “啊锋,不要啊!”,老无突然坐起身子,他那斑白的头发就这样披散在肩上,喘着粗气,“四十多年了啊!你已经走了这么长时间了,哎!”老无一声长叹,再无睡意,摸索着衣服慢慢腾腾的起了床,然后就坐在床上,打开了床前的老式台灯,看了下时间,“嗯,凌晨12点差5分”,老无喃喃的说道。  老无住在衢潭村一个四面环山的小村子,属于通山县通羊镇,老无不喜欢说话,村里人也很少跟他交谈,村里人只知道他是20多年前过来的,具体从什么地方来的,没人知道,甚至没人知道他真正的名字,只知道他叫老无。  实际上这名字也确实跟他挺般配,他什么都没有,没有父母没有家人没有方向,老无那间破房子和少有的几件家具都是村里好心人送他的,哦!忘了提了还有他那老烟杆。  老无的生活很单调,早上起来会吧叽几口他那老烟杆,然后就一直靠在门前发呆,中午吃完饭就去干农活,至于吃的,他那田里倒是种着一些大白菜、土豆和红薯。  他那片十几平方米的田地也确实没什么好打理的,但他会一直在哪里呆到天黑再回来,晚上他会坐在门前的石凳上仰望星空,嘴里会不时嘀咕点什么,或许他在推演天地万物?或许他只是单纯的喜欢这种时间就如同静止了,什么地方也去不了,什么地方也回不去,平静又带点迷茫的感觉。  自从25年前他就一直住在这里,这是第几次做恶梦他自己也已经数不清楚了,但这一次似乎梦到了不同寻常的东西。  老无就这样静静的坐在床上,仿佛在沉思什么,一双浑浊的老眼仿佛透过了时空看穿了过去,就这样呆滞在哪里,嘴里嘀咕着,“啊锋你怎么这么固执呀,当初你怎么就不听我的话,你要是没去碰那个水晶,地下宫殿也不会坍塌,你也就不会.....就不会.........哎!,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我能感觉到我也快走了,到时候我们在那边好好聊聊,不过现在还是去看看你,告诉你一些事吧”,犹豫踌躇了半刻,仿佛做了什么决定。  老无起身打开了房门,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夜已经很深了,老无拿了把旧油布伞,往口袋塞了几叠黄纸,提着手电筒就出去了。  一路借着手电筒微弱的光,向后山的方向走去,在离他那块田地不远处,有一片杂草横生的地方,他拨开杂草走了进去,走向草丛中间那块刻意被打扫过的地方。  那里有一座坟墓,他蹲在墓碑旁,把口袋里的黄纸拿了出来,在风雨里费劲的点燃,他把旧油布雨伞靠在墓碑旁遮挡住了雨水不让火苗熄灭,自己站了起来,摘下了帽子,露出了他那苍白的长发,他仰望着天空任凭雨水打在他那满是皱纹的脸上。  “啊锋,我快疯了,它快把我逼疯了,自从在地下宫殿里看到元晶我就知道,那是不能动的,它不会让你动的,它不会让我们活着离开的,我的梦很准的你是知道的,在我们打算进入地下宫殿的前一晚我就知道,这一去我们可能回不来了,我不停的劝你,你就是不听劝,你让我不要跟去,我怎么可能抛下你,我们从小一起在孤儿院长大,你是我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老无神情落寞的说道。  “可你为什么要救我,你为什么要救我啊!我眼睁睁的看着你掉入岩浆中,我宁愿死的那个人是我,你知道吗,小雅走了,到死她才说出她喜欢的人是你,以前一直跟你争风吃醋,想想也挺有意思的,你个呆瓜只知道追求?